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萬古第一狂帝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極境強者洞府
    “可惡,這是怎么回事,為何我們會讓人擋住了力量?”

    天魔教的長老,此刻的神色有些的陰沉。<a href="https://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https://www.kan121.com</a>

    “報……”

    一名魔族的武者從外面,快步的走到了天魔教長老的面前。

    “何事?”

    那天魔教的長老有些不耐煩。

    “長老,外面在傳一個小道消息,在華云戈壁,有一處極境強者的洞府。”

    那名魔族的武者恭敬的道。

    “什么,極境強者的洞府?”

    天魔教大長老有些吃驚。

    “沒錯,外面是這么傳的。”

    那天魔教武者低著頭道。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個華云戈壁我們去定了。”

    沈濤長老咬著牙道。

    “沈兄,你說這里面,會不會有詐,這北荒域在整個天武大陸就是一處驅逐之地,怎么可能有極境強者的洞府?”

    在沈濤長老邊上,一名身上氣息不在沈濤之下的長老嚴肅的說道。

    沈濤卻是搖搖頭說道:“這可不一定,這北荒域又不是一早就是驅逐之地,在上古紀元之前,這北荒域不是這樣的,出現極境強者的洞府,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也是。”

    邊上的天魔教長老聞言,微微頷首。

    “更何況,絕對的力量下,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笑話。為了極境強者洞府的寶物,這個險值得冒。”

    沈濤篤定的道。

    “長老,我們怎么做?”

    天魔教長老都很是興奮了起來。畢竟如果真的是極境強者的洞府,對他們也很重要。如果能得到一絲資源,他們也有可能突破。

    “整合所有的力量,前往華云戈壁!”

    沈濤嚴肅的道。

    “什么,所有的力量?”

    邊上的天魔教長老有些詫異。

    “自然是所有的力量。”

    沈濤神秘一笑的說道:“你們可曾想過,這消息既然傳出來,到時候,估計整個北荒域一些強大勢力的武者,都會前來。到時候,我們完全可以一勞永逸,一網打盡,這也省的我們分散力量,被各個擊破。”

    “沒錯,的確是如此。”

    那天魔教長老眼眸一亮。上頭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這一次,即便是沒有這神秘|洞府的存在,能在華云戈壁,將北荒域的強者,一網打盡,這也是不錯的收獲了。更何況,那極境強者的洞府,說不定真的存在。

    ……

    百元帝國柳城古元宗

    龔野來到了君逸飛的面前。

    “老龔,怎么樣,我讓你做的?”

    君逸飛淡淡的看著龔野。

    龔野看著君逸飛,大咧咧的說道:“我你就放心吧。老大,你讓我放出的消息,我全部放出去了。”

    旋即,龔野看著君逸飛說道:“老大,到時候,估計在華云戈壁,會匯聚北荒域絕大多數的強者,這樣,不是讓天魔教有機可乘。”

    “哈哈哈,我就是要讓天魔教有機可乘。”

    君逸飛神秘一笑。

    “老大,您的意思?”

    龔野看著君逸飛。如果對方不是君逸飛,龔野都會以為他是不是叛變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我們需要做這后面的獵人。”

    君逸飛淡淡一笑。

    龔野也不是傻子。反而,他是貨真價實的聰明人,在君逸飛這么一說,他頓時明白君逸飛的意思了。君逸飛這是想借此次的機會。干掉天魔教在北荒域的人。這個計劃的確是很強大。如果實施好的話,的確是可以一勞永逸。

    但是對方是天魔教啊,實力比起地魔教強大的太多了。君逸飛為何這么有自信。

    “好了,你無需擔心,我自有辦法。”

    君逸飛自然知道對方在擔心什么,但此刻,他也不說破。

    十日后

    整個華云戈壁聚集了整個北荒域絕大多數真氣境以上的武者。

    在兩年前,北荒域真氣境的武者,雖然不說屈指可數,卻真的說的過來,但在君逸飛打破了地魔教當初的封禁,讓整個北荒域修煉環境改善了十倍。讓原本不少武者厚積薄發,紛紛進入了真氣境。可以說,現在真氣境以上的武者,在北荒域并不少。這就是原本北荒域的底蘊。

    上千名北荒域真氣境以上的武者聚集在了華云戈壁。這些都是北荒域各大勢力的武者,甚至三大帝國的皇室都來派出了強者。

    此刻,這些武者,神色都有些的焦慮。

    “奇怪,不是說華云戈壁有極境強者的洞府么,為何我們到了,什么都沒有發現呢?”

    在場的武者,此刻神色都極其的迷惑。

    “興許是出世的時間未到吧!”

    有武者道。

    “嗯,我們再等等。”

    一干武者都忍住了。

    “轟!”

    就在此刻,華云戈壁遠處傳來了天搖地晃的聲音。

    “什么,地震了?”

    在場的武者皆有些吃驚。好在都是真氣境的武者,他們全部飛上了虛空。

    “你們看,前面有一道光柱。”

    “這是寶氣沖霄,看來是洞府出世了。我們去看看。”

    在場的武者都很是激動,全部向著那洞府的所在飛掠而去。

    “天極府?”

    “這真的是極境強者的洞府。我們快進去,打開它。”

    在場的武者都很是心動。

    極境強者的洞府對在場的武者來說,都是莫大的誘惑。極境啊,那可是傳說的境界。

    “桀桀桀……”

    就在這個時候,虛空傳來了蒼勁的聲音。

    “什么人?”

    在場的強者都看著虛空。

    只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上百名的血袍武者,為首的是三名天魔教的長老,他們身上的血氣環繞。

    “不好,是天魔教的武者。”

    在場的武者皆感到壓力巨大。如果是天魔教的武者出現了,對他們來說,可能就真的沒有機會了。不但是沒有辦法得到這極境強者洞府的寶物,反而有可能沒命,是以,對在場的武者來說,在這里看到天魔教的武者,都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辦?”

    “我們這么多人,不是沒有辦法抵抗。拼了,興許我們還有生的希望。”

    一名真氣境的武者叫囂道。

    雖然如此,但是在場的人都很清楚。此刻天魔教的武者出現,絕對會有準備的。

    “殺!”

    十幾個真氣境的武者,帶頭殺了出去。

    “垂死掙扎!想走,還要看我們愿不愿意。”

    天魔教的長老冷哼了一聲,一掌拍了下去。

    這一掌,劃破虛空,所過之處,虛空寸寸炸開。無邊的氣浪,卷動。仿佛一座山一般,從虛空碾壓下來。

    “轟!”

    隨著幾道慘叫聲響起。那三名真氣境武者全部被拍了下來。一個個被拍成了血霧。

    “怎么可能?”

    在場的武者都有些的吃境。那三個武者雖然實力不是他們之中最強的,但絕對都是真氣境的武者,但是在其中一名天魔教長老的面前,直接被拍殺。連一定反抗的余地都沒有。而且他們還只是一個人出手而已。

    絕望的氣息,在眾位武者之中蔓延。

    “怎么辦,難道我們都要死在這里?”

    “大家不要慌,我們上千人,只要向四周突圍,應該還是有機會的。這些天魔教的雜碎雖然實力強,但不可能真的將我們所有人都殺了吧!”

    又有武者道。

    “桀桀桀。給你們一個機會,全部自殺,這樣,還可以少受一些痛苦。”

    沈濤長老聲音冷厲的道。

    “休想。”

    “你以為,你們天魔教可以一手遮天么?”

    在場的武者不乏一些心理強大的武者,立時反駁了起來。

    “垂死掙扎。”

    沈濤拿出了一顆血紅色的珠子。那顆珠子在他的手里,散發出了血紅色的光芒。瞬間,血光籠罩在整個虛空。將北荒域所有武者都籠罩住了。這些血光,瞬間組成了一張大網,仿佛這些北荒域的武者,都是沈濤長老眼里的魚一般。

    “這是什么?”

    “我怎么感覺,全身的血氣在暴動。”

    “不信,必須運功抗衡!”

    在場的武者都感覺那沈濤長老手中的血珠有問題。面色一變,全力抗拒。

    “攻擊,那血色巨網。”

    有武者立馬的喝聲道。

    登時。那些武者全力攻擊那血色的巨網。奈何,這些血色的巨網極為的堅韌。仿佛這些北荒域的武者無論如何攻擊,都無法撼動的了。

    “完蛋了,我們要死在這里了。”

    “大家堅持住,只要我們同心協力,這些天魔教的雜碎。不可能全部殺死我們的。”

    就在這些北荒域武者感到絕望的時候。一道可怕的劍光,從虛空劃破而來,直接的轟擊在了那血色的巨網之上。

    “轟!”的一聲。

    血色的巨網劇烈的震蕩而來起來,緊接著,那血色巨網被轟破了。

    “什么,這是怎么回事?”

    沈濤的面色一變,顯然也是沒有想到,在北荒域還有人可以一劍破掉他的血網,那可怕的劍氣,即便是他,都感到了莫大的威脅。

    “誰,給我出來。”

    沈濤的眼眸,凝視著虛空。

    “哈哈哈,有意思,這么多的魚,這一次,收獲很大嘛。”

    虛空之中,上百道的武者御空而來。為首的正是君逸飛。

    “是你?”

    沈濤沒想到,那破掉自己血網的武者,看起來。這么的年輕。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