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萬古第一狂帝 > 第七百五十六章 焚天絕地大陣
    “你是何人?”

    沈濤的眉頭一瞥。神色竟然有些不安了起來。

    “那是劍公子,那是劍公子……”

    雖然君逸飛離開了北荒域,但那也才是短短的不到兩年的時間,是以,還是有人認出君逸飛的,畢竟,君逸飛在北荒域弄出來的動靜那可不算小。

    “原來他就是劍公子,有劍公子出現,我們算是有救了!

    在場的武者很是激動的道。

    “你們都退下吧!

    君逸飛懸浮虛空,淡淡的道。

    “君公子,我們也要和你一起戰斗。絞殺這些天魔教的武者!

    一位武者對君逸飛道。

    君逸飛看著那名武者一副同仇敵愾的樣子,點點頭,很是欣慰,看來,這北荒域還是有一些熱血青年的。

    “這是你下的套?”

    沈濤面目陰沉的看著君逸飛。聰明如他,如果還不知道,這是君逸飛下的套,那也就白混了。

    “什么套,說的這么難聽。不過,這個洞府的確是假的。今日,你們天魔教進入北荒域的人,一個都別想回去了!

    君逸飛聲音冷厲的說道。

    “好大的手筆,看來不但是我,就連整個北荒域的人,都被你耍的團團轉!

    沈濤看著君逸飛。

    “為了將你們套進來,這也值得了!

    君逸飛并未否認。

    這一下,下方北荒域的武者都知道,原來這所謂的天尊洞府都是假的,是君逸飛為了引|誘天魔教入轂的手段。雖然這些北荒域的武者心頭的確是有些的郁悶,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面前,沒有人埋怨君逸飛。

    “哈哈哈……”

    “你以為,靠你。就能殺了我們么。你想的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沈濤凝目看著君逸飛問道。

    “殺你,足夠了!

    君逸飛的身子一晃,猶如閃電一般的向著沈濤的所在撲了過去。

    在同一時間,君逸飛長劍出鞘。凌厲的劍光,在虛空閃爍。

    “追魂三劍!”

    “好快的速度!

    雖然沈濤也是神海境的武者,但君逸飛的速度著實太快了,快的沈濤都有些目不暇接的感覺。

    “滾!”

    沈濤怒吼了一聲。

    血紅色的戰刀揮斬而出,在虛空蕩出了一道血紅色的漣漪?膳碌牡稓,仿佛要將整個虛空的空氣都抽干一般。

    “來的好!”

    君逸飛的眼眸一凝、手中的黃泉劍原式不變,在虛空蕩出了一道道可怕的劍花?刹赖膭,直接將沈濤的攻擊全部絞碎。

    “什么?”

    沈濤的神色一凝。知道自己碰上了絕對的強者,再也不敢怠慢。將自己的戰魂召喚了出來。

    這是一只血紅色的種,散發出了妖異的氣息、

    “咚!”

    “咚!”

    那鐘在虛空不住的激蕩了起來、發出了一道道古怪的聲音。

    君逸飛的身法微微的一窒,他自然是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那可怕的鐘聲,仿佛有千萬根剛針扎入自己的耳中一般。讓他神魂激蕩。

    “哼!”

    君逸飛將吞噬武魂施將了出來。一個巨大的氣旋出現在他的頭頂。

    這還是君逸飛第一次將自己的武魂顯現出來。雖然現在的吞噬武魂,還沒有呈現完全戰魂的狀態,但君逸飛知道。吞噬武魂最大的特性。就是一切武魂甚至戰魂的克星。

    “什么。為什么我的戰魂力量被壓制住了?”

    此刻的沈濤,心頭的驚訝非同小可。因為他的血鐘戰魂竟然被對方的武魂給壓制住了。但是這不應該啊。對方只是武魂,甚至不是戰魂,沒有開啟戰斗狀態。為何自己的戰魂竟然會被對方給壓制住呢?這讓沈濤感覺極為不可思議。

    “現在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

    君逸飛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沈濤。

    “該死的!

    沈濤怒吼一聲,身形猶如陀螺一般,向著君逸飛殺來。

    “天劫刀法!”

    沈濤手中的戰刀在虛空對著君逸飛劈殺了下去。

    “地階上品刀法?”

    君逸飛眉頭一凝,卻是不為所動。一劍刺殺了過去。

    “轟!”

    沈濤感覺自己這一刀,強大的氣息,在瞬間被對方一劍冰雪消融。那感覺就仿佛一個充到了極致的氣球,在眨眼之間,被捅破的一般。

    “可惡,怎么會如此?”

    沈濤此刻的神色有些驚慌了。因為君逸飛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傷別離!”

    悲傷,痛苦,彷徨。無奈。無數道負面情緒,一窩蜂的涌入了沈濤的意識海當中。就算是他是神海境的武者,此刻也是根本堅持不了。

    沈濤就算是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但也過了差不多一個呼吸的時間。一個呼吸的時間,往往可以改變很多的事情了。

    “死吧!”

    君逸飛一道冷酷的聲音響起。

    這是毫無花巧的一劍,但這一劍卻是蘊含著極為可怕的速度,和強大的力量。眨眼間在沈濤的身上抹殺了下去。

    “不!”

    沈濤感到對方這一劍的可怕。仿佛一道洪流向著自己所在碾壓而來。頓時大驚失色。將所有的防御支撐了起來。同時向后爆退。

    但是沈濤快,君逸飛的速度卻是更快,那一劍如影隨形的向著君逸飛的所在撞了過去。

    “滾!”

    沈濤卯足了全力,一劍向著君逸飛的所在轟殺了過去。

    “轟!”

    沈濤倉促的一劍自然不可能擋住君逸飛。在頃刻被君逸飛一劍給撞碎了。

    君逸飛那一劍,如影隨形的撞在了沈濤的身上。將他身上的防御給破碎了。

    “哇!”

    沈濤從虛空落下,狠狠的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什么?”

    那些天魔教的武者都感到震驚。神態可是神海境后期的武者,在北荒域不是應該無敵的么,怎么現在被君逸飛猶如死狗的擊敗。那他們這邊雖然還有神海境的武者,但都比沈濤弱,如此這般,還有什么人可以和君逸飛抗衡。

    沈濤狼狽不堪的趴在地上。雖然沒有死,但全身七竅流血,也是遭到了重創。顯然也差不多,該掛了。

    “走,撤退!”

    一名天魔教的副統領,連忙下令。

    君逸飛卻是不屑,背負著手,在地上一跺。冷哼道:“想走。還要看,本公子愿不愿意!

    “轟!”的一聲。

    無盡的能量在虛空爆發了出來。

    一道巨大的網罩從虛空籠罩了下來,將那些天魔教的武者都籠罩住了。

    “這是什么?”

    那些天魔教的武者大驚失色。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上方的虛空。無盡的紫色雷霆劈落而下,向著那些天魔教的武者身上劈殺了下去。

    “!”

    “!”

    一個個天魔教的武者在這可怕的雷霆之下,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全部被劈殺。

    “沖出去!”

    那些天魔教的武者頓時大驚失色。尤其是另外兩名神海境的天魔教副統領,此刻也是毛骨悚然了。他們看著前方看起來和他們近在咫尺的北荒域武者,怒吼一聲道:“沖過去,和他們混在一起,逼對方將陣法封閉!

    那些天魔教的武者聞言,如夢初醒。瘋狂的向著那北荒域武者所在的方向撲去,但就在他們撲出一段距離的時候,一道可怕的壁障擋在了他們的面前。仿佛他們面前,是一座棉花一般。

    登時,那些天魔教的武者,被反彈了回去。

    “垂死掙扎而已。以為這樣,就能破掉我的陣法,簡直是天真!

    君逸飛背著手,神色極為的不屑。

    “老大,這是你布置的陣法?”

    龔野在君逸飛的身邊,看著君逸飛。

    “這就焚天絕地大陣。是專門為這些天魔教的雜碎準備的!

    君逸飛淡淡的一笑。

    “焚天絕地?”

    “宮主,果然是奇才!”

    周沖看著君逸飛很是崇敬的道。

    “嗯!”

    君逸飛看著眼前的周沖,發現果然是厚積薄發。在北荒域打破了桎梏后,這里的修煉環境解鎖下,周沖的修為也達到了元武境,而且還是元武境巔峰。這個跨度不可謂不大。

    “宮主,也就是說,這大陣的攻伐。不但是來自于天上,也會來自于地上?”

    周沖看著君逸飛。

    君逸飛看著周沖,微微一笑的道:“周老,果然厲害,沒錯,這焚天絕地大陣的攻伐手段不全在空中!

    “哦,那屬下愈發的感興趣了!

    周沖道。

    此刻,北荒域的武者都看著眼前一片白色的能量罩內,一個個天魔教的武者,被空中的雷霆劈殺。雖然,這些天魔教的武者看起來和他們近在咫尺,但此刻仿佛卻是來自于兩個世界的一般。

    這讓北荒域的武者一個個都對君逸飛的手段,奉若神明。覺得,君逸飛實在是太強悍了。竟然有如此鬼神莫測的手段。

    “轟!”

    天魔教的武者抵擋著一波波來自于天空的雷霆攻伐。好在,經過一段時間,他們不像剛開始那么的慌亂了。全部聚合在一起,聯手抵擋。這般雖然不能完全的抵擋虛空的雷霆之力。但是,最少也不是毫無反抗之力了。

    “有點意思,這么快就能穩住陣腳,但本公子的焚天絕地大陣,可沒有這么簡單!

    懸浮虛空的君逸飛背著手,淡淡一笑。

    果然,同一時間,從大地之下,無盡的石錐破土而出。

    這些石錐無比的鋒利。那些天魔教的武者所有的速度都聚集在虛空當中。冷不防從他們腳下的大地,竟然有石錐,向著他們沖殺而來。瞬間,損失慘重。哀鴻遍野。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