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 第1274章快把他抓起來!
    p>    沈浪回蠻荒的首要任務,就是突破結丹后期!之后,再想辦法潛入元合海域,修復荒島的那座九宮神行陣。

    不多時,沈浪到了雷鳴峽谷,找到了地下山谷的那處幻影移形陣。

    在陣法中央放了幾顆小天晶石。

    整個人沐浴在一層白光中,瞬間就被傳送了出去。

    “嗖!”

    下一刻,沈浪被空間拋飛,來到了一處叢林。

    烈陽高照,四周如原始森林一樣,綠樹成蔭,植被異常茂盛。

    沈浪深吸一口氣,明顯感覺到空氣中有著五行靈氣的存在,較為微弱,但完全區別于沒有一絲五行靈氣的林海天山。

    “這地方是十萬大山無疑了。”沈浪心中暗道。

    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人皮面具帶在了頭上,背上依舊背著那個裝有混元珍珠傘的劍匣。

    普通的結丹期修士或許看不出他的偽裝,但元嬰期修士就一眼能看出來了。

    在林海天山的兩年中,混元珍珠傘沈浪也嘗試煉化過,但是依舊沒有辦法把這件洪荒靈寶收進儲物戒指中。

    “公子,你身上這件洪荒靈寶確實是個大麻煩。這種法寶的靈力波動比較特殊,劍匣很難藏住,元嬰期修士應該能看出端倪。公子,你一定要低調一點,不要被元嬰期修士發現了。”靈獸袋中的小柔提醒了一句。

    沈浪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小柔,你以前說,想要催動煉化這洪荒靈寶,還需要一種專門的法訣?”

    “嗯,小柔以前聽母后提及過洪荒靈寶,好像催動這種法寶需要一種特殊的法訣,且每種洪荒靈寶催動法訣都不一樣。公子只需等修為到元嬰期,煉化此寶時,這混元珍珠傘中應該會自行出現這種靈寶的催動法訣銘文,就和說明書一樣。”小柔解釋道。

    沈浪皺了皺眉:“好像很復雜一樣。唉,元嬰期離我還很遙遠,暫時還是不考慮這些事了。小柔,關于這洪荒靈寶,你還知道些什么?”

    “小柔知道的都已經告訴公子了。我對洪荒靈寶也知之甚少,畢竟這種可以引動天象的大神通寶物,在我們疾風大陸也從來沒有過流轉。可能你們人類修士的大陸中,有著極少部分的流轉吧。”小柔微微嘆氣。

    “好吧。”

    沈浪也沒有多問,這混元珍珠傘太過神秘,至于到底有什么能力,還是要等以后慢慢發掘。

    當務之急,沈浪想找一處僻靜之地,先突破結丹后期再說。

    沈浪第一個想到的是去沖霄殿突破后期,但考慮到去沖霄殿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想想還是放棄了。他可不想陰溝里翻船。

    突破結丹后期,身體需要吸收一定量的五行靈氣,對環境要求也沒有那么嚴苛。只需要一處僻靜點的荒山,四周的五行靈氣不至于那么稀薄即可。

    沈浪沖天而去,化為一道流光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為了避免引人耳目,沈浪并沒有變身成雷鵬。大概飛行了半日,離開了十萬大山,來到了蠻荒大陸的地界。

    沈浪放出神識,尋覓著合適的荒山。

    誰知道,荒山沒有找到,卻引來了三個人。

    沈浪剛一飛出十萬大山的地界,就碰到了三名結丹中期修士,如同驚鴻一般朝著自己這邊飛了過來。

    三人都穿著紫金色長袍,統一服飾。

    沈浪大凜,心想這tm不是聯盟修士的打扮嗎?自己剛來蠻荒,竟然就撞上了聯盟修士,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三名結丹中期修士的神識,鎖定在沈浪身上。

    沈浪臉黑的像鍋底,他沒有逃跑的意思。這個時候一旦露出破綻,反而更容易遭到懷疑。

    “請問三位道友有什么指教嗎?”見三人飛來,沈浪正色說道。

    “這位道友,請出示我們聯盟發放的令牌。如若沒有令牌,就跟我們走一趟吧!”為首一名老者語氣冰冷的說道。

    “什么令牌?道友可否明言。”沈浪好奇道。

    這話一出,三名結丹期修士面色驟然變得陰寒起來。

    老者面無表情的道:“這位道友倒是面生的很!元合海域數月前力破妖族,大獲全勝。聯盟正在剿滅一些通緝的奸細和叛黨,現追查到了蠻荒大陸。還請道友配合一二,跟我們走一趟,若查明你的身份無誤后,我等自會放你離開。”

    “聯盟還真是威風啊,在下貌似沒有得罪過三位吧,你們這樣行事未免也太放肆了。”沈浪冷笑道。

    “哼,老夫奉勸道友不要挑釁聯盟的權威,否則你定會吃不了兜著走!”老者兩眼一縮,威脅道。

    沈浪面色陰晴不定,淡淡說道:“可以,反正在下也沒有做過什么虧心事,就順便跟你們走一趟吧。”

    “早這樣,也省的老夫多費口舌。快把他抓起來!”

    老者一聲冷笑,還以為沈浪怕了,臉上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是!”

    兩名結丹期修士立即上前,準備將沈浪擒住。

    就在這時。

    “小柔!”沈浪面無表情的拍了拍腰間的靈獸袋。

    “是,公子!”

    靈獸袋飛出一道白光,小柔現身,俏臉肅然,當即施展出血魅神光。

    “嗡!”

    一團血光如同旋風般的朝著三名結丹中期修士飛去。

    三人來不及反應,就被血光擊中,神魂受創,抱頭慘叫,面孔扭曲之極。

    “哼!”沈浪單手一伸,滄溟戈握在手中,青光大漲。

    滄溟戈橫起一揮。

    “噗嗤,噗嗤!”

    正欲靠近沈浪的兩名修士的頭顱被滄溟戈給斬落了下來,鮮血如同噴泉一樣飚射而出,空氣中彌漫起了大片血霧。

    憑借小狐貍的血魅神光,沈浪瞬殺兩人,收回了兩人的儲物戒指。并施展純陽劍訣,滅殺了兩名結丹期修士的元神。

    做完這些事后,剩余的那名老者才從剛才的頭疼欲裂中恢復了過來。

    見兩名同伴瞬間慘死,老者嚇得魂飛天外。這是什么神通,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沈浪舉起滄溟戈,指著那名老者的喉嚨,威脅道:“道友,老子只想問一些問題,你最好乖乖配合,否則送你歸西!”

    感覺到滄溟戈戈尖九陰寒焰的恐怖威能,老者渾身冷汗直冒,如小雞啄米般的點起了頭,道:“道道友神通蓋世,饒命啊,老夫保證知無不言!”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