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吾乃大皇帝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愿人長久
    大堂上。<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travelfj.com</a>

    一口棺材安安靜靜的停放著。

    六個小胖子跪坐在地面上,披麻戴孝。

    這六個家伙,為首的是長孫沖,然后是長孫渙、長孫浚、長孫淹、長孫溫、長孫澹。

    一個個都是胖嘟嘟胖嘟嘟的,很有老長孫家的特色。

    也不知道為何,反正看著一個個都長的差不多一樣。

    歷史上,長孫無忌有12個兒子,這是歷史記載的。

    至于那些沒有記載的,那可就不一樣了。

    記錄史書的人,時常會把一些庶子忘記,若是沒有點名氣,庶子是不記錄在案的。

    看來長孫無忌的兒子應該不少。

    一群長孫家的女人,正在低聲的哭泣著。

    火盤燒起來,紙錢燃燒。

    見到李泰來,長孫無忌趕忙站起來,迎了上來。

    “殿下,有心了。”長孫無忌很是感動。

    還以為李泰知道了自己的母親去世了,所以從西域趕了回來呢。

    “舅舅,節哀順變,雖然外祖母離開了人間,但是卻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中,老祖母在天上看著我們,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她才會開心……”李泰安慰的說道。

    長孫無忌聽聞,淚流滿面。

    青雀啊,我沒有白疼你。

    我們長孫家沒有白疼你啊。

    李泰給高老婦人上了一炷香,然后向后院而去。

    長孫皇后因為太傷心了,所以已經昏迷了過去。

    這讓李泰更加的著急了。

    千萬不要出事啊。

    一間房間之中,李世民和李承乾正在安慰著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已經醒來了,但是很是傷心。

    整個人的精神都萎靡了。

    “娘親,娘親。”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李泰的聲音,長孫皇后抬頭一看,眼中再次的流下淚水來:“青雀,我的孩兒。”

    “娘,我回來了。”李泰趕忙向前,一把捉住長孫皇后的手,說道:“娘親,孩兒回來了。”

    “驚聞噩耗,孩兒也很是傷心,但是,娘親,外祖母雖然離開了人世,可是卻一直在天上看著我們。”

    “她一定不希望娘親生活在悲傷之中的,外祖母那么疼愛母親,一定不希望母親悲傷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

    李泰滔滔不絕的勸著自己的母親,希望她能夠聽進去,不要如同歷史上那樣,因為悲傷而離開了這個世界。

    “娘親,此番從西域歸來,孩兒又帶回來了三十八位夫人,明年說不定娘親你又要有三十八個孫兒了。”

    “難道你就忍心讓你的孫兒看見自己的祖母天天以淚洗面么?娘親,你一定要保住身體,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我們這些兒女,為你的乖孫著想啊。”

    “他們可還需要你的照顧呢,你要是因為傷心病倒了,那可什么辦啊?他們可什么辦啊?”李泰神情的說道。

    “皇祖母不哭,皇祖母不哭,象兒會很快的,象兒給你糖。”李象從外面走了進來,甕聲甕氣的說道。

    手中一塊糖果遞給了長孫皇后。

    看到李象,長孫皇后的眼中多了一絲光彩。

    是啊,自己還有孫子要帶,自己的女兒還那么小,自己一定要振作起來。

    自己不能夠太悲傷了,自己的兒子孫子都看著自己啊。

    見狀,李世民趕忙向前,說道:“觀音婢,現在宮里面的大小事情都需要你,如今宮中的那些孩兒,要是沒有了你的照顧,可如何是好啊?”

    “觀音婢,青雀這混小子那么能夠生,生出來又不管,我們做父母的,也只能多管教管教這些孩子了。”

    “所以,觀音婢,你吃點東西吧,孩子們以后可就靠著你了,你總不想那些小孫子小孫女以后都跟青雀這般混賬吧。”

    “……”

    李泰和李承乾等人悄悄地退出了房,站在屋檐下。

    李世民寬慰著長孫皇后。

    眾人都沉默著,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李世民走了出來。

    “你們都進來吧,你們的母親有話要說。”李世民冷著一張臉說道。

    李泰和李承乾趕忙入了房屋之中。

    長孫皇后的臉色似乎是好了一些。

    “高明,青雀,你們的母親雖然出身于長孫家族,但是自小就沒有過錦衣玉食,你們的外祖父去的早,長孫家的人就把我們一家子趕了出來……”長孫皇后仿佛是回憶一般的說了起來。

    長孫無忌和長孫皇后小時候過的倒是蠻苦的,少年喪父,與母親、兄長被異母兄長孫安業趕出家門,由舅舅高士廉撫養長大。

    現在自己的母親離開了人世,她心里面還是很悲傷的。

    “孩兒,你們可否替母親去為你們的外祖母守夜?”長孫皇后問道。

    “這……”李承乾不由的猶豫了起來,雖然說高老婦人是自己的外祖母,但是自古以來,君臣有別。

    自己可是太子,太子豈能為一婦人守夜?

    這是萬萬不可,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外祖母乃是娘親的親生母親,我們身為娘親的兒子,這是責任之中之事。”李泰趕忙說道:“母親,孩兒今晚就給外祖母守靈。”

    “大善。”長孫皇后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看向李承乾。

    李承乾見狀,趕忙說道:“孩兒也愿意。”

    “你們的外祖母這一生,過的苦啊!”長孫皇后嘆息了一聲,說道:“為娘的想讓他風風光光的大葬。”

    “我長孫家原本是鮮卑王族,雖然如今是大唐了,但是有些規矩不能夠放棄,王族出葬的時候,要有親人抬棺,浚兒他們還小,你們身為兄長的,可要擔當起這個責任來啊。”長孫皇后說道。

    “母親,這抬棺之事,青雀愿意。”李泰趕忙說道。

    只要自己的母親開心,別說抬棺材了,就算是當牛做馬,又如何?

    “這……”李承乾更加的猶豫了,他說道:“母后,兒臣乃是儲君,這抬棺材之事,只怕不妥吧?”

    “兒臣不是不愿意抬棺材,只是兒臣身為儲君,若是抬了,那些御使言官們豈不是又要說三道四的了。”

    “母后,兒臣……”李承乾趕忙滔滔不絕的說道。

    儲君,未來的皇帝。

    誰見過皇帝抬棺材的?

    誰敢讓皇帝抬棺材的?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