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總裁婚妻惹人愛 > 第985章 計中計
    說話的那人順勢一臉的受寵若驚,“我……不敢說可以,但是我愿意幫陳總分擔……”

    話音未落,等發現不對勁。才看見了陸昔年進來了,頓時惱羞成怒。

    “陸總,您貴人事忙,還知道陳總在這里嗎?陳總是公司的最高領導人,你竟然讓她在這里等了半個小時,你知道不知道,你太過分了!”

    陸昔年看了一眼陳曼,陳曼坐在最前面的那個椅子上,雙手環胸,很是置身事外的表情。

    仿佛在說,這不關我的事。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怎么撕!

    陸昔年哼了一聲,“王總既然說了,那我也要問問王總。還記得不記得,我們公司的員工守則第二十三條是什么?”

    王總一愣,“你別跟我打岔!我這是在說你呢!”

    陸昔年淡淡一笑,“王總不會不知道吧?員工守則第二十三條寫的是,上司和公司的公務面前,員工應當以工作為為先。不能因為討好上司而耽誤工作!”

    王總臉色一僵,“你什么意思?”

    陸昔年抿唇,“我沒有什么意思!王總的工作失職,我只是就事論事!

    王總旋即又去看向陳曼,“陳總,您看……”

    陳曼沒吭聲,只淡淡的又看向了陸昔年。

    “陸總是公司現在的領導,不如陸總告訴我,這件事怎么處置?”

    王總一愣,完全不知道陳曼是什么意思。但是,轉念一想,陳曼在這里,陸昔年就算是再囂張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樣吧?

    想到這里,他又提醒道。

    “陳總,我知道您一定都是公正的。十年前,我第一次見到您的時候,我就知道……“

    這是在表明自己的資格了?

    陸昔年勾了勾唇角,轉頭看向了清榮。

    “人事部那邊的手續都辦好了嗎?如果辦好了,就拿過來給王總簽字吧!”

    王總頓時傻眼了,“陸昔年,你什么意思?你要開除我?”

    陸昔年翹起唇角,“抱歉,我本來也不想的。是你自己不肯配合辦離職手續,我只能這樣了。另外幾位也一樣!全部拿過來,簽字!”

    “陳總!”王總頓時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陳曼的身上。

    “陳總,公司絕對不是這樣不管元老的公司!我們是當初陪著公司一起走過來的!公司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們?”

    陳曼仰頭看向了陸昔年,“是!公司怎么可以這樣卸磨殺驢呢?”

    清榮擔憂的看了一眼陸昔年,陸昔年又道。

    “王總,昨天我們競標失敗那件事,你知道吧?”

    王總立刻扭過頭,“那是你私自做主,才會導致競標失敗的!按照公司規定,你應該得到懲罰的!”

    “是!”陸昔年點頭!暗峭蹩,昨天下午,王總和另外一個公司的行政助理糾紛的事情怎么說呢?”

    王總一愣,“你血口噴人!”

    下一秒,陸昔年便直接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將自己拍到的畫面放在了王總的面前。

    “這是我無意間拍到的。這家公司,原來也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本來,王總是答應了他們,將我們的標底告訴他們的吧?只可惜,我們后來完全沒有參與,反倒是半路殺出了一個遠東集團。他們家肯定是不堪被騙,所以才派了人來和你爭執!”

    “這個照片能代表什么?這都是你猜測的?”

    “是嗎?”陸昔年抿唇,“清榮。我剛才叫你準備的所有即將被開除的人的資料和信息,你準備好了嗎?”

    “好了!”清榮將自己查到的資料拿出來。

    “這里都是,王總他的私人賬戶,前天突然多出了一筆百萬以上的匯款。是一個私密賬戶匯出來的!我調查過了,這個私密賬戶,就是那位和他爭執的行政助理家人所有!”

    “他們倒是做的很隱蔽,只可惜,紙包不住火。要是王總你還不愿意承認,清榮……把東西交給警察局!”

    “別!”王總慌忙喊道。旋即又撲通一聲的跪在了陳曼的面前。

    “陳總,我錯了!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了。但是我對公司絕對是忠誠的。我壓根沒有出賣公司!我騙他們的!”

    “哦?商業詐騙??”陸昔年立刻又抓住了一個把柄!扒鍢s,記上!

    王總差點氣吐血,“你……你以為你是什么好鳥?那個照片上的位置是遠東集團附近,你怎么會在那時候出現在遠東集團那邊?那時候可剛好是遠東集團贏的了標底沒有多久的事情,你該不會是去和誰接頭的吧?哦,我懂了。是你出賣了公司!”

    陳曼又笑瞇瞇的轉回了視線,看向了陸昔年。

    “陸總,解釋一下!

    陸昔年輕笑了一聲!瓣惪偳宄,這有什么需要解釋的呢?我的女朋友在那附近上班。我正好過去和我女朋友一起喝下午茶,不行嗎?”

    “你女朋友是宮洺的女兒!你們更加有嫌疑是一伙的!”

    陸昔年勾了勾唇角!瓣惪,既然你要我說,那我就只能說了。這不是陳總您叫我……”

    “好了!”陳曼終于開口,將陸昔年的話堵了回去。

    王總一臉期待的看向了陳曼!瓣惪,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會這樣了。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陳曼哼了一聲,“自己走,還是我叫人帶你出去?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陳曼雖然是個女人,但是也知道這個道理!

    王總手一抖,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

    陳曼雖然看起來是個無害的女人,可是,多年前她的背景也是很厲害的。最巔峰的時候,她在布魯克林叱咤風云。

    是個手段很厲害的女人!

    她要是真的發火了,可能真的會弄死他。算了,算了!

    王總立刻后退了半步,“我自己走!”

    其他的人本來就是以那個王總為領頭的,F在王總都跑了,他們當然也不敢留下來了!

    當即起身,連滾帶爬的跑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陳曼才冷眼看著陸昔年。

    “陸昔年,翅膀硬了!在外人面前,竟然敢威脅我?”

    陸昔年還是那副淡淡的樣子!安桓,是陳總逼我的。不知道我這次的處理,陳總滿意嗎?”

    清榮一臉懵逼的看著兩人,完全沒有懂他們在說什么。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