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修真小說 > 仙道長青 > 第一百八十三章思錦坐化
    唐疫生的父親唐少陽給張家當了幾十年客卿,當時的張家力量不足,并沒有力量給他搜尋開辟紫府靈物。

    唐少陽勉強沖擊了一次瓶頸,重傷之后很快就坐化而去了。

    唐疫生從小生長在張家,由母親撫養長大,三十歲之后才拜入張志玄門下,到現在已經過了八十載春秋。

    見唐疫生開辟紫府,張志玄這個師父也感到很欣慰,他頷首道:“閉關幾年,疫生總算是得償所愿。在你閉關突破的幾年,宗門勢力一直在收縮,你父母的骨灰也從黑山搬遷到天臺峰張家墓園。你既然已經開辟了紫府,這次就回去祭奠一下唐道友,告慰他的在天之靈!

    張志玄從儲物袋中取出了兩件四階法器,將玄火劍交給唐疫生,金犀燈賜給了吳瑞寶。

    這兩件都是四階上品法器,品質非同一般,價值都在兩萬靈石左右。

    張志玄以前賜予弟子、親族,一般都以四階下品法器為主。

    這次之所以對兩人如此關愛,主要原因是兩人并沒有依靠他的外力突破紫府。

    唐疫生父母都是筑基期修士,生前給他留下了一筆資源。

    他是異靈根修士,無論運氣還是靠山都比康獨鶴強一籌。首次突破使用了紫陽暖玉就一次性就打開了紫府。

    唐疫生開辟紫府所需的靈物,都是自己籌備,除了功法、經驗上的指點,這個弟子幾乎沒用張志玄操心,就成功修煉到這一地步。

    吳瑞寶有老父關照,自有道統傳承,算是帶藝投師,開辟紫府更不用張志玄幫助。

    對門下弟子張志玄向來一視同仁,所以賜予他們一件精良的法器。

    盡管他自己知道,吳家兄妹根本不缺少護道法器,金犀燈到了吳瑞寶的手里,很可能明珠蒙塵,未必會起到應有的用處。

    除了于萬成,他門下的五位弟子都已經到齊,趁著閉關之前,張志玄總要盡到師長的責任,為他們講解一些功法上的疑難,修煉上的經驗。

    剛剛講了幾天,張澤瑞就急匆匆來到了他的洞府,很快思泓與嵐娘都匆匆趕來,思泓的臉上一陣灰白,心中的悲戚怎么也藏不住。

    一見三人的狀態,張志玄心中大感不妙,脫口而出問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是思錦、還是通槐?”

    張家這些年雖然發展極快,年輕的筑基期修士冒頭不少,年老的那一批,也走到了人生最后的關頭。

    思錦、通槐的年紀已經很大,比族長坐化的年紀還大十余歲左右,隨時都有可能駕鶴西去。

    源泰、廣洋、盛皋三個年紀也超過了二百歲,也稱得上高壽,隨時都可能會走。

    就連澤字輩的澤瑞,年齡也快有一百九十歲。

    他們雖然是張志玄的親族,可是靈根機緣不行,張志玄也沒有能力將他們扶持到紫府。

    張澤瑞雙膝跪地,給張志玄磕了個頭,哭訴道:“回稟老祖宗,思錦老姑姑昨天坐化了!”

    聽到這個消息,張志玄頓時一愣。

    他少年老成,與同輩兄弟之間的關系并不算親厚。

    在年少時代,家里與他關系最近的,除了青禪、寒煙,就是老族長與幾位伯父。

    等到了他壯年開辟紫府,成為他左膀右臂的就是思道、思泓、思錦這些子侄筑基。

    思錦這一代修士,與張志玄多有交集。他看著他們長大,少年時曾經悉心教導,筑基時也傾力相助。

    他們一同經歷了潮音山的戰火,磕磕碰碰參與了一次次大戰,懵懵懂懂走過了百年功夫。

    相互之間脾性相投,感情反而遠比同輩兄弟親厚。

    等他從青璃;貋斫Y成金丹,實際上已經很少與家族低階修士接觸。

    在這些年輕的家族修士眼中,他這位老祖已經成為了家族傳說,淪為了符號一般的人物。

    相互之間的感情已經微乎其微,可能路上上偶遇也辨認不出。

    思錦坐化的消息,頓時讓張志玄感受到一陣陣悲涼。

    他的腦海中,忽然回憶起了老族長,回憶起了九伯、四伯、十五叔、孟琴姑姑等一張張面目。

    甚至連他記憶中懵懵懂懂的父親,音容笑貌一瞬間也記得清清楚楚。

    張志玄的壽元已經二百六十歲,二百多年走過來,他童年時的親人,青年時結交的朋友,早已經入了黃土。

    就連比自己年輕的家族晚輩,也熬不過歲月的洗禮,紛紛坐化在自己的前頭。

    這種感情,是多么壓抑?多么難受?

    張志玄壓下了心中的感情,放下了手中的玉簡,對幾位弟子道:“今天到此為止,為師有家事要處理,你們各司其事去吧!”

    送走了幾位弟子,張志玄給青禪、寒煙發送了傳音符,然后帶著張家三位紫府,十幾位筑基修士一起乘坐傳送陣返回靈井山地下洞府。

    澤瑞開辟紫府后,天臺峰家族已經有紫府修士鎮守。

    因澤瑞修煉了純陽寶典,能得到張志玄的指點,在功法上不需要依靠青玄宗幫助。

    不過在修煉資源上,天臺峰家里還不能產出紫府等級的靈物。

    澤瑞只能效仿張志玄等人,成為青玄宗客卿,不過他的重心,大半還放在家族。

    思錦生前,就準備讓他接替自己的職務,還寫信與張志玄溝通。

    可澤瑞不愿意越過思錦這位老姑姑。

    現在思錦坐化了,雖然從資歷上來說,家里還有幾人排在澤瑞前頭。

    不過他們的身體都顫顫巍巍,眼看堅持不了太久。

    為了家里穩定,下一任代理族長非澤瑞莫屬。

    張志玄回到天臺峰后,看著思錦蒼老的遺容,轉頭對通槐問道:“你姑姑有沒有留下什么遺言?”

    通槐的年紀比思錦還大幾歲,走起路來已經步履蹣跚,說話也有些口齒不清,隨時都可能化成一抔黃土。

    通槐性格精細,協助思錦管家基本上沒有出現紕漏。這些年的天臺峰,基本上就他們兩個老年修士當家做主。

    “回稟叔祖,思錦姑姑前幾天身子還比我硬朗,沒想到一覺醒來人就走了,并沒有留下什么話!

    張志玄看著思錦安詳的遺容,長嘆一聲道:“人這一輩子,能安穩的老死在榻上,也算是一種幸福了。

    我們的長輩,能老死在床榻上的,連一半都沒有。就連我的父親,也尸骨無存,墓園中埋葬的長輩,大半都是衣冠冢,他們的尸骨留在外面,只怕也無人去收!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