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掌歡 > 第414章 好心情
    “王爺!”這一次平南王妃沒有跟著暈,而是撲了上去。

    平南王妃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長子丟了儲君之位被趕回王府,次子喜好男風死不悔改,要是這個時候王爺去了,王府可就真的完了。

    衛羌看著吐血倒下的平南王,清醒過后也有一絲后悔。

    他有些沖動了。

    這么被趕回平南王府,落魄又恥辱,可再怎么樣王府好歹給了他容身之所。

    這個時候父王要是出事,二弟繼承平南王之位,那他就真成了喪家之犬,永不得翻身。

    “大哥滿意了?”涼涼的聲音響起。

    衛羌看向在他身邊停下的衛豐。

    衛豐勾了勾唇角,快步走至平南王身邊。

    良醫正提著藥箱飛奔而來,一番折騰總算拿銀針把平南王扎活了。

    “王妃,王爺身體極度虛弱,以后萬萬不能再受刺激了……”

    平南王妃沉著臉點點頭,等到良醫正退下,目光凌厲盯著衛羌兄弟:“良醫正的話,你們兩個可聽到了?”

    二人沉默著點頭。

    “出去吧,以后不要往你們父王面前湊!

    眼看著兄弟二人走出去,平南王妃眼一閉,熱淚從眼角滾落。

    早知有今日,當初何必費盡心思陷害鎮南王府。

    到頭來,長子不親,次子有怨,所謀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難道這就是報應么?

    平南王妃不愿這么想,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張秀美淡然的面龐。

    那是鎮南王妃,在南地唯一需要她打起精神恭維的人。

    鎮南王妃常說的話便是知足常樂。

    對此,她嗤之以鼻。

    可是現在她為何想起那個人了呢?

    一切的改變,都是源于一開始那份低人半頭的不甘心。

    平南王妃掩面,無聲痛哭。

    衛羌與衛豐一前一后走出去,就看到衛雯紅著眼靜靜立在院中。

    二人皆沒有多少反應。

    衛豐是早與妹妹有了隔閡的,衛羌對唯一的妹妹雖有幾分疼愛,眼下卻沒有心思表達什么兄妹情深。

    見兩位兄長沉默著從身邊走過,衛雯蒼白著臉開了口:“大哥,我有些話想與你說!

    衛羌聲音透著疲憊:“回頭再說吧!

    “與駱姑娘有關!

    衛羌腳步一頓,看向衛雯。

    身形單薄的少女唇角緊繃,脆弱中透著堅持。

    令衛羌改變主意的當然不是妹妹沮喪的心情,而是她提到了駱姑娘。

    衛豐在聽到“駱姑娘”三個字時也停了下來。

    他現在恨不得把駱姑娘千刀萬剮,方解心頭之恨。

    “跟我來吧!毙l羌看衛豐一眼,帶著衛雯往一處走去。

    衛豐盯著二人背影,表情變幻莫測。

    “想說什么?”衛羌停下來,問衛雯。

    片刻的沉默后,衛雯輕聲道:“大哥是因為駱姑娘,才對付駱大都督吧?”

    衛羌神色一震,難掩錯愕。

    衛雯慘淡一笑:“看來我猜對了!

    衛羌驟然冷下臉:“不要胡說!”

    看著變臉的兄長,衛雯沒有退縮:“我哪有胡說了。大哥別忘了,那日在有間酒肆外駱姑娘打了我一巴掌,大哥不但沒有幫著我,還要我向駱姑娘道歉呢。我委屈又難過,尋思了許久也不明白是為什么!

    說到這里,衛雯唇角微彎,噙著譏笑:“現在我突然想明白啦,駱大都督要是倒了,駱姑娘就成了罪臣之女,到時候大哥就能抱得美人歸了——“

    “住口!”衛羌心思被驟然戳破,好似被扒光了衣裳丟到大街上,臉上火辣辣難堪。

    兄長的反應令衛雯越發肯定了這個猜測,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衛羌恢復了些許冷靜,冷冷道:“你一個小姑娘不要胡思亂想,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說罷,他拂袖大步離開。

    衛雯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底的恨意一點點被淚水遮蓋。

    太子被廢造成的轟動似乎絲毫沒有影響到有間酒肆,酒肆主人的心情卻不同了。

    看著駱笙嘴角掛著的淺笑,秀月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姑娘,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駱笙抿唇微笑:“早就說過了,日子還長著,這才剛開始!

    只是把儲君之位吐出來還遠遠不夠,鎮南王府上下幾百口性命,沒有這么不值錢。

    駱笙的云淡風輕卻讓秀月眼淚流得更兇:“姑娘,婢子覺得像在做夢,怎么就……這么快呢……”

    她自毀容貌,隱姓埋名十多年,覺得推倒平南王府與太子這兩座大山難如登天,在郡主這里卻這么快就實現了。

    駱笙寬慰拍了拍秀月手背,只低低說了一句:“是人心變得快!

    帝王的心啊,變得更快。

    她不過是把握住了這一點而已。

    “好了,擦擦眼淚吧,回頭被人看出端倪不好!

    秀月忙點頭,背過身拭淚。

    駱笙若無其事走了出去。

    院中的柿子樹沐浴著晚霞,掛在枝頭的柿子圓滾滾,瞧著十分喜人。

    不過這時候的柿子中看不中吃,駱笙隨意打量兩眼就失去了興趣,吩咐蔻兒端來茶點,坐在石桌旁喝茶。

    衛晗走過來時,看到的便是這番情景。

    古樸的石桌石凳,悠閑喝茶的少女,還有那被柿果壓彎枝頭的柿子樹。

    衛晗想,如果這是一幅畫,那他定會好好珍藏,每日欣賞。

    駱笙聽到動靜抬眸看來,笑著邀請:“王爺要喝茶嗎?”

    衛晗大步走過去坐下,接過對面少女遞過來的茶盞。

    “駱姑娘聽說了吧?”

    駱笙微微點頭:“聽說了,多謝王爺相助!

    “駱姑娘不必這么客氣,本就是我要做的事!毙l晗這般說著,悄悄打量近在咫尺的少女。

    她眼中含著笑,唇邊也含著笑。

    駱姑娘今日的心情應當極好。

    據說,人心情好的時候如果有人提要求,很容易答應。

    面上不動聲色的青年,內心卻火熱起來。

    他要不要試著問一問駱姑娘……愿不愿意做他的王妃?

    正閃過這個念頭,對面少女就笑盈盈道:“王爺想吃什么?為了感謝王爺的幫忙,今日我親自下廚!

    他隨便點菜,駱姑娘親自下廚?

    衛晗剛剛鼓起的勇氣一滯。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