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總裁霸愛萌妻乖乖淪陷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悲慘又幸福的盛時年
    白汐汐聽完他字字句句的話語,竟覺得無法反駁。

    因為的確,她不會因為以前愛他,現在就和他睡,和他在一起。

    不禁,她抿了抿唇:“那當我沒問,你早點休息吧,我回房間了!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手腕倏地被他修長的手握住。

    “我話還沒說完!笔r年微微用力,將她一拉,讓她落入他的懷里,眸光灼灼的鎖著她:

    “雖然你不會因為記憶就和我在一起,但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以你現在的認知和我相處,愛上我!

    聲音太過暗沉,語氣太過篤定,好似她是落入他網里的獵物,必定會愛上他。

    當一個有魅力有顏值還有自信的男人說出這話時,并不會讓人覺得突兀,也不會覺得他自戀,反而會深深的動容,心動,局促。

    好似,已經對他心動。

    白汐汐快速移開視線,不看他那雙異?∶烙之惓S腻涞囊暰,局促說:

    “好晚,我真的要回去了,晚安,再見!”

    說完,她就從他的懷里掙脫,跑出房間。

    那小身子,像落荒而逃的小鹿。

    盛時年深深的笑了笑,起身走到鏡子前,再次給自己臉上的傷口上藥。

    這么帥的一張臉,要用來迷惑老婆的,可不能毀了……

    今天是悲慘且幸福的盛時年。

    ……

    第二天早上,白汐汐剛醒,就看到南霆深發來的消息。

    【小汐兒,你到h市了嗎?盛時年傷勢怎樣?】

    【注意保暖,別讓自己感冒!

    【醒了嗎?看到消息回一個,我會擔心!

    三條消息,分別是昨晚,今早的。

    白汐汐這才意識到昨晚只顧著盛時年的傷勢,忘記看手機了,而南霆深,不僅沒有生氣她的匆匆離開,還大度的關心盛時年,這讓她愧疚,過意不去,心里不是滋味。

    快速回復過去:【昨晚和我哥一起過來的,因為忙,就沒有看手機,對不起!

    【盛先生他沒事,只是皮外傷慘重,還有腿有點受傷,不用擔心!

    ‘叮咚!’

    很快,南霆深的消息就回了過來:

    【那就好,他沒事大家都很放心。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去接你!

    白汐汐覺得已經很愧疚了,哪兒還好意思讓他來接她!

    【不用不用,我和我哥一起回來,不會有事的,到家了跟你打電話!

    【南大哥:也行,我在家等你,照顧好自己!

    【嗯嗯!你也是!

    白汐汐發完后,退出微信,趴在床上,心里一片煩躁。

    她應該喜歡南大哥的,也該和南大哥在一起的,可昨晚聽到盛時年受傷的消息,為什么要那么焦急跑過來?心里還那么擔心?

    這樣擰不清,剪不斷,感覺自己像個渣女似得。

    怎么辦?

    好頭疼。

    “汐汐,醒了嗎?我們該回去了!遍T外,傳來薄司衍溫潤的詢問聲。

    白汐汐快速跳下床,起身跑過去打開門,看到外面不僅站在薄司衍,還站在盛時年后,臉色一變:

    “我才醒,先去洗漱,等我幾分鐘!

    說完,就狼狽的跑去洗手間。

    看著鏡子里亂糟糟的自己,煩躁的抓頭發,啊啊啊,太丟臉了,這幅樣子怎么能被他看到。

    一個黑色小幽靈從腦海間飄過,提醒:不是說不需要他喜歡,不用打扮在意外貌嗎?

    白汐汐:額!也是額,她為什么要覺得囧?

    心煩意亂的收拾好,她走出去,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大男人,像一副畫似得,開口說:

    “我好了,我們走吧!

    薄司衍注意到她的煩躁情緒,走過去揉揉她的頭:“怎么了?大清早就不開心?”

    盛時年亦是主動替她拿起包和手機,問:“做噩夢了?”

    白汐汐佇立在原地,看著兩個完美的大男人,把她當公主般的捧在手心,有種穿入進童話故事里的感覺。

    心情好了一點點,搖頭:“沒什么,沒睡好而已!

    “那一會兒在車上再睡會兒!北∷狙軠厝岬恼f。

    白汐汐點頭,跟著他們一起下樓。

    因為盛時年的車壞了,只能搭他們的車回去,而加上蘇南剛好是四個人,于是妥妥的她和他坐到了后座。

    車廂本來挺寬敞的,可莫名的,白汐汐就是覺得狹隘,逼仄,她索性閉上眼睛,假裝睡覺。

    盛時年掃她一眼,察覺到她的躲避情緒,眉宇微微蹙起。

    昨晚還好好的,今早怎么了?

    女人的臉,真是不變的天。

    “小汐!彼兴。

    白汐汐睜開眼,看向他:“嗯?”

    盛時年攤開一只手,手心里放著一顆橘子味的棒棒糖,他說:“剛剛在柜臺結款時順便買的!

    白汐汐這會兒心情正不好,挺想吃糖的,她說了‘謝謝’,就伸手去拿。

    然,讓她沒想到的是!

    一顆拿了以后,還帶著2顆、3顆、4顆……像條彩帶似得,從他的西裝袖子里拉出來,最后足足10顆!

    “這么多!”白汐汐睜大了雙眸,滿是驚喜。

    如果說知道10顆,不會覺得什么,可原本以為只有一顆,卻拉出10顆,就特別特別的意外,喜出望外。

    盛時年勾勾唇:“看小視頻里別人這么多,就學了一下。怎樣,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白汐汐:“……好了!彼能說不好嗎?

    前排的蘇南給自家總裁點贊!

    如果之后討好女孩得手法這么一套一套的,還怕白小姐不上鉤嗎?

    薄司衍也沒想到盛時年那么成熟的人玩這么幼稚的把戲,掀了掀唇,鄙視,便繼續開車。

    兩個小時后。

    車子停在盛時年公寓樓下,薄司衍囑咐:

    “這兩天就在家好好養傷,別到處折騰了,不然我可沒那么多時間去看望!

    盛時年諷刺,說得好像誰稀罕他的看望似得?但這話自然不會說出來,他道:

    “我傷口不太方便,家里也沒人,蘇南又要替我處理公事,薄先生不介意的話,帶我回白家,我繼續住在小屋!

    話語雖是詢問,可卻透著抹篤定的口吻。

    薄司衍微怔,住進白家?嫌現在情況不夠亂?

    盛時年挑眉:“昨晚還說公平,今天就又偏袒了?”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