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花都御醫 > 第181章針法透心涼
    第181章針法透心涼

    秦冰沉默了片刻,忽然是想起來什么似的,有些詫異地看著穆峰,沒有想到穆峰竟然可以使用銀針了,以前不是不愿意使用銀針,怎么現在能用了?

    他一直都能用銀針?

    不過看見穆峰能夠拿起銀針,秦冰的心里還是非常開心的,她現在有些期待接下來的治療。

    要知道。

    一般的中醫,可是從來不敢下針那么快啊。

    這些銀針,就好像是飛針一樣,眨眼間,二十幾根銀針已經是刺入了老人的后背上。

    穆峰的手指在銀針上輕輕撥動著,好像是在彈奏鋼琴一樣,二十多根銀針,齊齊地抖動起來,像是在響應著穆峰的呼喚似的,同一時間,穆峰再一次拿起兩根銀針,向著老人的肩膀刺去。

    “透心涼!”

    方元看見穆峰的針法,也是忍不住地驚呼起來,失傳已久的透心涼針法,沒想到會在穆峰的手中出現,這個針法,可是跟燒山火是一個級別的針法。

    他當初只是在書籍上面看到過,從來沒有親眼所見,如今看見穆峰施展出來,也是非常的激動。

    秦冰震驚地看著穆峰。

    許文清也是驚呆了。

    穆峰所展現出來的醫術,是她們一輩子都無法超越的,不光是針法,還是穆峰對穴位的熟稔。

    當最后一根針刺下。

    老人忽然是開始咳嗽起來,穆峰快速來到右側,將手臂上的繡花針給拔了下來,繼而,穆峰右腳一踢,一個垃圾桶踢到了老人的面前。

    嘔……

    這一刻,老人終于是忍不住了,開始嘔吐起來,嘔吐出來的東西,散發著濃濃的惡臭味,將周圍人都嚇得向著后面退去,不敢再接近了。

    只有穆峰依舊是站在旁邊,仔細觀察著老人嘔吐出的東西,即便是再臭,穆峰也沒有退縮過。

    二狗子有些緊張地站在旁邊,也不敢離開,生怕會出現什么意外。

    三分鐘。

    在這段時間里面,老人不停地嘔吐著,幾乎是將胃里面的胃酸都給吐了出來,直到吐出了鮮血來,老人才好受一些。

    “爹!”二狗子有些著急地走了上去,卻是讓穆峰給拉到了身旁。

    “是不是舒服多了。”穆峰看向老人問道。

    “謝謝……謝謝你了,醫生,我覺得舒服多了。”老人點點頭,起先覺得渾身都沒有力氣,如今好像是力氣恢復了一樣,連說話底氣都足了好多。

    穆峰點點頭,將老人背上的銀針,一根根拔了下來,丟到了酒精里。

    拔光后。

    穆峰坐在了老人的對面,拿著筆說道:“以后家里面有饅頭就吃饅頭,不要去找垃圾堆里面的食物吃,有些食物細菌會超標的。這次算是將命給撿回來了,不過回去后,還是需要好好調理下身子,我給你開點中藥,你去抓……”

    說到這里,穆峰忽然是停頓下來,見二狗子跟他爹欲言又止的樣子,穆峰低頭快速地寫了起來,他開的藥方,全部都是普通的藥材,即便是買也要不了多少錢。

    不過現在中醫順勢漲價,對于他們兩人來說,的確是不小的負擔。

    穆峰將藥方拿了起來,在半空中抖了抖,似乎是想要讓上面的字跡干涸下來,同時,穆峰左手掏向口袋,里面還有八百塊錢,正是他剩下的全部資金。

    “這里是藥方,還有錢。有些藥,我們這邊沒有,不過待會給你抓一點有的藥,回去好好照顧你爸。”穆峰將藥方壓在錢上面,遞給了二狗。

    二狗急忙是搖搖頭,說道:“不……俺不能要,你救了俺爹,俺不能要你的錢。”

    “你拿著吧。”許文清說,“以后不要去吃垃圾箱里面的東西了,趕緊康復,然后可以找個工作,要是沒有錢的話,你怎么買藥,你爸的病可就沒法完全康復。”

    “是啊,小伙子,拿著吧。”

    “小孩,我這邊也有兩百塊錢,你也拿著。”

    “我這邊也有一百。”

    不知道是誰帶頭捐款,旁邊的人,紛紛是開始掏錢,不一會兒,就有三千五百塊錢出現在穆峰的手中。

    穆峰認真地說道:“錢拿著,回家好好幫你爹養病,頂多等你以后長大了,有出息了,記得要回饋社會,知道不。”

    “謝……謝謝各位,我跟二狗在這里給你們磕頭了……”老人拉著二狗就要跪在地上,卻是讓穆峰以及方元給扶了起來,可兩人卻是堅持要跪下。

    方元急忙說道:“大爺,治病救人,本來就是我們醫生的職責,說起來,我們這次義診沒有給你們足夠的藥,也是我們準備工作不到位,這錢你拿去買藥,希望你早日康復。”

    頓了頓,方元說道:“二狗,快扶你爹回去吧,剛剛恢復一點,可不能在外面待太長時間,趕緊去抓藥。”

    “謝謝,謝謝。”二狗終于是接受了大家的心意,不停地對著眾人說著謝謝,盡管方元跟穆峰兩人扶著,但是二狗還是不停地向著四周鞠躬,感謝著眾人的善心。

    本以為是沒有人愿意幫忙治療的,可沒有想到,不光是有人愿意治療,還捐了錢給他們。他陪著父親來到虹川,身上的錢在車上就讓人給偷了,沒有錢只能是吃別人吃剩下的食物,他們本來打算今日就向著家的方向步行回家,沒想到看見了義診,于是二狗就想扶著他爹來試試。

    見二狗終于不再下跪,穆峰跟方元也是松了口氣,松開了雙手。

    許文清將抓好的藥拿了過來,還特地寫了藥材的名字,防止二狗抓重了,浪費錢,還有一名大媽則是從家里提來了幾套衣服,讓二狗給他爸換上,防止上公交車有人不愿意讓他上車,更有人要二狗帶他爸到家里面去洗個澡……一個個善舉,無意間感動著身邊的每一個人。

    二狗千恩萬謝,只是給他爹換了一身衣服,就提著東西,扶著他爹離開了,只是剛剛走兩步,二狗子忽然是停了下來,猛地轉身,跪在了地上。

    砰!

    砰!

    砰!

    二狗向眾人磕了三個響頭,每一次都非常的響亮,直起身來時,他的腦袋已經變得紅腫。

    “快去吧。”許文清跑上去想扶起二狗,二狗卻是不愿意起來,他的目光看向穆峰,懇求地說道,“先生,我想跟你學醫,我也想救人。”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