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美利堅縱享人生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地下派對(二)
    第四百四十八章 地下派對(二)

    ()

    ()()

    ()對于眼前這位事業線很深的金發女郎,楊橙明白自己只能看不能吃,除非對方主動發起邀請。

    離派對正式開始還有段時間,楊橙也沒閑著,不斷加深著對這家俱樂部的了解,據金發女郎所說,不是每一名申請入會的人都能通過,大概有20%-30%的申請會被拒絕,即便你有一名背景深厚的會員做引薦。

    “顯然,想知道一個人是否在撒謊,僅僅通過表面判斷是很難的,所以,肯定會有一些本不該被拒絕的人被拒絕了。”金發女郎說。

    楊橙好奇問,“那么你們會保證男、女的基本素質嗎?我可不想跟一位大媽來場yan遇。”

    金發女郎應該不是第一次遇到這類問題,非常明顯的輕笑出聲,“我們俱樂部之所以能夠運營至今,就是因為嚴格的篩選流程,你在party上見到的女人全都符合男人的要求,大多20-40歲之間,如果按百分制評分的話,長相、身材都在70分以上,且都是有一定背景傍身,若是你足夠有吸引力,就有機會引導女方摘下面具見到她們的本來面目,當然,如果對方不愿意,面具是不允許被強制摘掉的。”

    楊橙理解的點點頭,饒有興趣的開始打探女郎的身份,“那么你是專職在這里工作?”

    “不,我是大學生,在這里兼職賺學費。”關于這點,金發女郎倒是沒有隱瞞,很是坦然的承認了自己的境況。

    楊橙也沒懷疑,從女郎為數不多露在空氣中的皮膚狀況來看,確實符合18-22歲歐美女性的肌膚狀態,而且對方的談吐和落落大方的儀態,絕對不是普通的鄉下姑娘能夠表現出來的,光靠培訓也是遠遠不夠的,楊橙猜測她應該還是名牌大學的學生呢。

    他還想繼續問,但金發女郎已經站起身來,指著墻上的掛鐘,“先生,你該準備了,派對從晚上9點正式開始。”

    楊橙聳聳肩,按下了好奇心,在金發女郎的幫助下,做了個簡單的發型換上燕尾服,便在對方的指引下離開房間搭乘電梯來到地下。

    期間還遇到不少參加者都戴著面具、盛裝打扮趕來了現場,大家來這就是為了享受,彼此之間透過眼睛這扇唯一的交流窗口,進行禮貌的問候,同時,已經有許多姑娘們都化了精致的妝,戴著挑逗xing的面具,穿上了bling bling的晚禮服,在各自男仆的帶領下來到會場,大家都自覺地把手機放在了入口處的盒子里,干干凈凈地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整體像是一個裝修華麗的米其林餐廳,通過四角粉紫色的氛圍燈故意營造出曖昧的氛圍,而場地中間則比較暗,光亮僅僅來自于幾枝由鍍金底座托住的長蠟燭,在白墻上投射出有趣的陰影,。

    房間的窗簾是天鵝絨的,但實際上只是裝飾品,地下室就算有窗戶也看不到一絲陽光,四周的墻壁做了隔音措施,將這個地方包裹得溫暖又私密,大家入場后從侍應生的托盤中拿著香檳,也有沒吃飯的點了份龍蝦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按照規矩,晚上9點到11點,是這場派對的參與者們互相聊天,了解彼此的時間,當11點的鐘聲一敲響,地下室的門準時關上,沒有人再能進來了,群體活動就此展開,

    這時候,大家可以除下身上的衣服,開始盡情享受了。

    如果不習慣那么多人一起,也不想隨時交換伴侶,只想單獨玩耍,也可以跟自己的伴侶在11點前離場,回到自己的房間進行深入交流即可。

    不過,9點到11點的聊天時間可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一般來說,在酒吧里,姑娘們完全可以坐在一旁,等待男人跟你搭訕,或者在等酒的時候隨意切入別人的對話,不過在這里,情況完全反過來,所有戴面具的男人們不允許隨意走動,找好位置就呆在那里,等姑娘主動上門搭訕。

    楊橙作為派對的新成員,對這里的一切還顯得很陌生,自然不會隨意亂竄,要了杯雞尾酒靜靜的坐在吧臺邊,看起來冰冷邪惡的鬼頭面具,可沒有好萊塢電影里顯得那么讓人陰險滲人,厚實的面具,讓人很難呼吸,更難從里面看外面的世界,余光什么的都是一片黑暗,連是否有人接近都不知道,郁悶的要死。

    這時,一道似曾相識的身影來到吧臺旁,用略帶著沙啞質感的xing感嗓音,向調酒師要了杯經典的‘血腥瑪麗’,不過楊橙關注的重點不是酒,而是她的聲音,莫名的熟悉。

    藏在面具下的眉頭微微蹙起,眼前這位身著一襲黑色拖地禮裙的女人,渾身散發著如黑天鵝般高傲的氣質,險些讓楊橙意亂情迷,他十分確定,這個女人他見過,但在何時何地卻怎么都想不起來。

    女人在用那道勾人的聲音指示調酒師調酒,血腥瑪麗是一種活潑、新鮮、刺激,成分復雜的重口味雞尾酒,由于其鮮紅的蕃茄汁通紅通紅的,看起來就像鮮血一樣,有點令人不安,故而得名。

    番茄汁有益健康,而其主要成分當中加入了鹽、黑胡椒粉、辣醬油、辣椒汁等調味料,配料可以任意選擇,裝飾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西芹和檸檬,還會有一些讓你覺得不可思議的比如橄欖、小黃瓜、小辣椒,熏肉,火腿,大蝦甚至還有可以有辣白菜!

    總之,一切純憑你的意愿,不過至于口味好壞,就要看你的人品了,總歸是沒那么美妙,如果不搭配其他食物,是很難單獨入口的。

    能生飲血腥瑪麗的人,也絕對不是一般人。

    “男人,你看了我好長時間了,我好看嗎?”女人戴著幾分醉意,忽然轉過頭靠在楊橙的身上you惑道。

    小巧的威尼斯人面具并沒有完全遮住精致的面龐,也就在她轉過頭的一剎那,楊橙終于想起了那抹熟悉感來自何處。

    源自幾個月前,在安娜貝爾俱樂部,愛德蒙伯爵組織的那場蒙面舞會上,正是那位跟楊橙玩了場小游戲的女人啊!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