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靜默期與警告
    基輔,巫師旅館。

    四周的窗戶已經被黑色幕布遮掩,沒有任何光亮能夠透進來。

    吉德羅·洛哈特面對那名自稱奧托·阿波卡利斯的老巫師,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他身前漂浮著兩張展開的羊皮紙——簽署著花體名字的決斗書,以及一份雇傭合同。

    而在兩人身側,環繞著數十名神色不一的中年巫師,每個人眼里都閃爍著期待的神情。

    作為當今魔法界已知的在一對一的公開對決中,只輸過一場的決斗大師,蓋勒特·格林德沃的魔法造詣已經上升到了一種藝術。

    毫無疑問,所有人都期待著能再次欣賞一下格林德沃的決斗技巧。

    格林德沃瞇起眼睛,手指摩挲著老魔杖上的木痂,慢條斯理地問道。

    “那么,您的決定是?洛哈特先生!

    “阿波卡利斯先生,要不我……”

    站在格林德沃身旁的庫爾特·麥爾皺了皺眉,邁步上前正準備自告奮勇地說點什么。

    “噓,給我一點時間,也給洛哈特先生一點時間!

    格林德沃把一個手指壓在嘴唇上,示意庫爾特保持安靜。

    這手勢就宛如幾十年前的那樣,優雅、充滿保護性,但又透著不容反駁的強硬專斷。

    庫爾特·麥爾對上格林德沃的眼神,嘴唇動了動,順從地退回到了房間的陰影中。

    格林德沃走到吉德羅·洛哈特的身邊,拿起放在男巫手邊的文件,仔細翻閱起來。

    “吉德羅·洛哈特,知名作家,梅林爵士團三級勛章獲得者,反魔法聯盟榮譽會員,冒險經歷遍布全球各個角落……嘖嘖,真是一份讓人肅然起敬的履歷!

    “其實,我最喜歡的榮譽是五次榮獲《巫師周刊》最迷人微笑獎……”

    洛哈特咽了咽口水,臉上擠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從面前那兩張羊皮紙上“阿不思·鄧布利多”龍飛鳳舞的花體簽名上面移開。

    作為從霍格沃茨畢業的巫師,吉德羅·洛哈特自然認識校長的字跡。

    更不用說,在羊皮紙末尾的位置,還加蓋了魔法部和霍格沃茨的魔法印章——無論是“雇傭合約”亦或者是“決斗書”,都是經過了魔法部和霍格沃茨雙重認證的文書。

    很顯然,事情遠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嚴重——魔法部被天命暗中控制,或者一切都是魔法部授意,他很難確定哪一種情況更糟。

    沒有理會洛哈特聲音里的顫抖,格林德沃繼續翻看著手中的文件,輕聲念道。

    “在您的書中,記載了您和各種各樣的魔法生物戰斗的過程,只不過根據有關部門的查探,其實這都是從真正經歷過這些事的魔法師那搜集過來,并不是您的親身經歷,您只不過是使用了遺忘咒襲擊了他們——”

    “我可以解釋!這只是個意外!”洛哈特渾身一抖,下意識大聲辯駁道。

    “噓——別緊張,孩子。這還沒到最糟糕的部分!

    格林德沃微微一笑,豎起手指放在唇邊,不緊不慢地繼續念著。

    “——非法篡改他人記憶,欺騙國際魔法部,冒領梅林爵士團徽章……據說您還打算欺騙阿不思·鄧布利多,應聘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術課教授?那么估計還得加上一條蓄意教唆未成年巫師,顛覆魔法界未來的罪名……當然,即使沒有最后那一條,就憑您之前的所作所為,也足以判處沒收全部非法所得、終生監禁乃至于死刑的嚴重罪名!

    “說到這里,順便自我介紹一下,我目前正好就在霍格沃茨臨時擔任黑魔法防御術課的教授——我可沒聽鄧布利多教授說過,想要解雇我的事情!

    格林德沃瞥了一眼正準備反駁什么的洛哈特,宛如一只盯住獵物的火龍一樣,優雅而緩慢地呼出一口吐息,靜靜地欣賞著男巫的臉龐從紅潤到灰敗的整個過程。

    “至于證據,我想一滴吐真劑,應該就能得到所有了吧?現在,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我同意就是了,同意您提出的所有贖罪處罰!別說了!”

    洛哈特垂頭喪氣地抓過桌面上的羽毛筆,看也不看地在那一疊文書后面開始簽名。

    “噢,這可不是我想要聽到的,你看來還沒理解我的意思!

    “您、您到底想要說什么?!”

    “我所想表達的意思其實是……”

    格林德沃環視了一圈周圍的巫師們,微微點了點頭,輕描淡寫地輕聲說道。

    “雖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將由您來統籌尼古拉耶夫船廠的保密工作,但如果說你在這之中企圖向外界傳遞消息,或者可以消極怠工導致信息外泄——我允許所有天命集團的正式巫師,可以在向我們匯報之前,就地鏟除叛徒!

    格林德沃慢慢揮了揮魔杖,一條小紙條飛到了除了吉德羅·洛哈特之外的所有人手中。

    “這是建立在烏克蘭的安全屋地址,一旦因為泄密出現危險情況,所有人立刻撤離!

    “等等、我呢?”

    洛哈特環顧了一下四周,有些忐忑地問道。

    “放心吧,你用不到這個……我們會保護您的!

    庫爾特·麥爾仔細閱讀完手中的紙條,將上面的內容默背在心中后,揮了揮魔杖將手中的那張紙條化為灰燼,咧開嘴朝著洛哈特露出潔白的牙齒。

    格林德沃滿意地點了點頭,語氣嚴肅地說道。

    “很好,那就這樣,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工程結束……我們都需要暫時保持靜默了。沒有貓頭鷹,沒有會飛的小紙條,沒有飛路網,沒有魔法信使——”

    “嗯?!這一次形式這么嚴峻么?格、鵝波卡利斯先生!

    庫爾特·麥爾微微一愣,咬了咬舌頭,有些好奇地問道。

    “不,只不過……局勢有些微妙,反正謹慎一些終歸是沒有錯的!

    格林德沃目光閃爍了一下,沉聲重復了一遍,“記!從現在開始,除非我親自過來,否則一旦出現書信往來或者是安全屋里面出現你們的身影,我就會判斷為任務失敗!

    按照艾琳娜最壞的推演結果,美國政府可能會與美國魔法國會、美洲妖精聯手。

    如果真的發生那樣的情況,那么魔法界、非魔法界可能都要變天了——剩余的歐洲巫師必須要在第一時間進行反擊,否則等到那些叛徒們聯手開始邁向整個世界,那就晚了。

    就算不是最壞的結果,單從如今的種種跡象來看,美國麻瓜、美國魔法國會和美洲古靈閣妖精們也都已經分別盯上了前蘇聯這一頭分崩離析的龐然大物。

    “這是針對這段時間中,大部分意外情況的應對措施,你們有疑惑的時候就看這個!

    格林德沃從懷中取出一份文件,鄭重其事的交到吉德羅·洛哈特的手中

    隨后,老人揮了揮手,頭也不回地朝著門外走去。

    算一算時間,他離開霍格沃茨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再不回去鄧布利多就要起疑心了。

    “等等,阿波卡利斯先生,我能詢問您一個問題嗎?”

    眼看著格林德沃即將離開,吉德羅·洛哈特站起身大聲問道。

    “為什么一定是我,我身上有什么特質,值得您和諸位這樣重視嗎?

    “好問題,其實這也是我所好奇的問題……希望幾個月之后,你能給我答案!

    格林德沃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那名金發男巫,意味深長地說道。

    緊接著,化為一縷黑色的影子,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