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95章 分瓜
    涼床一放下來,顏嵐挑開了紗帳鉆了進去,鉆進去之后便開始各種噴各種抹,把身上抹的蚊子都不敢粘這才把花露水,清涼油什么的給邊瑞遞了出來。

    邊瑞胡亂抹了一下,主要是露在外面的部分,曬場上的蚊子并不多,一是因為有風,二是這里通常會有很多蜻蜓,除了蜻蜓之外半高空還有不少蝙蝠飛來飛去的,除了這些天然的除蚊小能手,還有就是鄉親們也會在這時候點上一些驅蚊的蒲草、蚊香什么的。

    蚊子少,但是留下來的都是蚊子中的精英,所以被咬那肯定是被咬的,起包那也是肯定的,一晚上不長一兩個蚊子包,那就不叫納涼,除非像顏嵐一樣一來立刻鉆進紗帳里直接不露頭。好在這里的蚊子毒性不大,咬上一口抓上兩下過兩天也就消了,不會有傷口也不會有什么炎癥。

    納涼對于顏嵐來說是一種別樣的體會,從小她就沒有農村生活經驗,所以一整個村子人的都在曬場上胡扯八道,閑聊打混讓她充滿了好奇。

    邊瑞自然不會像顏嵐一樣,一到曬場鉆進帳中豎著耳朵聽別人聊天,或者躺著看天空中的星星什么的。邊瑞來到曬場第一要務是分西瓜,然后準所備去看看鄉親們打牌,又或者聽一下三爺爺講古經,也就是以前的老故事。三爺爺的故事總是很吸引人的,因為講的故事大多是他的經歷,或都是他認識人的經歷,很多歷史書上沒有的東西他也會講。

    夾著倆大西瓜,邊瑞來到了旁邊不遠的碾臺子旁邊。

    以前沒有打谷機這些東西,想吃米就得用碾臺子,碾臺子是石制的大圓盤子用來放石碾子的,直徑差不多有兩米五的樣子,這樣一個碾臺在以前可是值不少錢的,不說別的只說碾臺子運進村里來,那就得花上不少人力功夫,更不用說還有石匠們的辛苦勞作在上面花的功夫。

    原本上面還有個直徑約八十公分的大石碾子,邊瑞小時候還見過,不過后來也不知道哪一年這石碾子就不見了,不知道是滾旁邊的塘子里去了還是被人給運走了,反正大石碾子不見了,只剩下這大碾臺。

    碾臺沒了用,大家也沒有把它扔掉就這么擺在曬場的一角,到了曬糧食的時候,這碾臺就成了臨時的餐桌,送飯過來的媳婦們會在這碾臺上擺開碗筷,叫自家的漢子還有兒子什么的過來吃飯。

    現在夏天納涼的時候,這碾臺就成了小食堆放所,鄉親們從家里給村里孩子們帶的零食就放在上面,讓孩們隨意吃用,不管飽吃到了就吃到,吃不到那就算。

    邊瑞一手一個夾著兩西瓜到了碾臺子旁邊,發現碾臺上還剩下幾個小香瓜。除了實整的還有切開來了,于是放下了西瓜,隨手抓了一瓣瓜吃了起來。

    “嗯,這瓜不錯”邊瑞說道。

    “喜歡明天嬸給你送幾個”九嬸正好這時走了過來,聽到邊瑞說瓜好吃,開心的說道。

    其實九嬸就是跟著邊瑞過來的,想和邊瑞說說話。

    邊瑞一聽立刻擺手說道:”嬸,不用,我們家菜園子里也點了幾顆,馬上也該能吃了”。

    邊瑞家的小菜園子可種了不少瓜果什么的,小香瓜就有三種,黃的、青皮圓瓜、青皮長瓜,所以家里真不缺瓜。

    去年九嬸家的香瓜賣不出去,邊瑞幫忙賣了,今年九嬸原本不打算種了,但是摩托車車友會的那幫人直接給九嬸下了單子,給了價格九嬸很滿意,他們拿到手覺得也比超市便宜,兩下都得利這生意也就做了起來。

    于是不光九嬸自己家種了幾畝香瓜,還帶著其他的幾家一起種,因此今天村里一共種了差不多二十畝的香瓜。就這二十畝差點還不夠分的,因為胡碩、周政、伍尚彬和徐一峰的公司都多多少少定了一些,除了自己吃就是拿來送客戶,不當正經的禮物就是給客戶們嘗嘗鮮,吃著到現在就沒有說不好的。

    明珠市場上的香瓜一般都是生的摘下運輸過來的,運到這邊擺熟上架,而邊家村這邊的瓜直接就是熟的摘下來的,因為水土的原因,這瓜熟后還可以擺上四五天完全沒有問題。

    而現實的情況一箱瓜也就十個,一家三口人吃最多兩三天就光了

    瓜好味道好,最重要的純綠色一點不用農藥,價格還比超市的便宜,這樣的瓜大家也不在意時不時的買一箱給家人吃。能玩的起幾十萬摩托的哪有窮人?

    “你的是你的,嬸子送的是嬸子的心意”九嬸說道。

    對于邊瑞九嬸內心是相當感激的,沒有邊瑞幫忙別說今年的收入了,去塊就虧的底兒掉了,現在客戶主要是就是邊瑞的那個什么俱樂部的人,九嬸自然要高看邊瑞一眼的。更讓九嬸得意的是,去年擺自己一刀的親戚今年向自己認慫了,這九嬸心中那叫一個通體舒泰。

    “這瓜好,熟的都送了沒?”邊瑞只能這么說道。

    九嬸說道:“送了,走的小十七的車子,昨天早上送了第一車,明天還有一車,再下一車就要等幾天了,湊不夠一車的……”。

    “給的價格還可以吧?”邊瑞又問道。

    九嬸點頭道:“哪里是可以啊,非?梢!以前咱們賣一斤瓜才幾毛一塊的,現在咱們自己賣出去,今年明珠那邊這瓜一個就是十七八塊錢,比去年還貴。咱們這邊就算是給了兩成的優惠,也死賺了!真是沒有想到,以前咱們種瓜辛苦半天都是給販子們打工去了。咱們賺錢了也不能虧了小十七,除了承擔過路的費用之外,每趟也給他封了紅包”。

    邊瑞聽了嘿嘿笑了兩聲,對于鄉親們賺錢邊瑞自然是開心的,更開心的是十七哥這邊居然知道把這賣瓜的生意也接了。

    這些日子,邊十七的生意經那是見漲,每天都有新鮮的菜發往明珠,而他在明珠坐陣,菜到了明珠他再找人連夜分包派送,這樣到了客人的手中的菜都是干干凈凈的,而且還不沾水不打稱。

    總之邊瑞的邊家小鋪老客家中,不說全都吃上了邊家村的菜,但是大半部分還是有的,可別小看到了這些人,一家人最少也得十幾口二十來口人。那廣告的效果更是一等一的,大老板家指定吃什么菜,大家肯定要弄點嘗嘗,這一嘗弄的邊十七這邊生意是紅火的一踏湖涂。

    “只要有東西好,現在就不愁賣,最怕的就是以次充好,不論什么時候都不能砸了招牌”邊瑞說道。

    九嬸點頭說道:“那是自然,我舅今年拐彎抹角的想讓我幫他帶貨,只要一半的錢,我說什么也沒有答應,人家信任咱才買咱的瓜,咱不能坑人,要不然不光是我們沒臉面,小十九你也在人家面前抬不起頭來,放心吧,咱們邊家人臉是無論也丟不得的”。

    “咱們邊家人活的就是這張面皮了”邊瑞笑著說道。

    正說著呢,突然一個小娃子走了過來,看到臺子上的大西瓜,開心的喊道:“有西瓜!”

    邊瑞望著小家伙,只見這小子才四五歲的樣子,上身穿著一個小背心,背心上還壞了兩個窟窿,小肚皮直接露出了一半,圓鼓鼓的一看就知道吃了不少東西,最為關健的是下身啥也沒有穿,光著個小屁股蛋子,挺著個小雀兒一點也不害臊。

    “小狗兒,想吃西瓜?”

    邊瑞開始捉弄起了小娃子,小娃子比邊瑞晚兩輩,就是他爹見到邊瑞也得老實的叫聲十九叔。

    “嗯!”小家伙點了點頭。

    “九太奶奶”小家伙又看了一眼站在邊瑞旁邊的九嬸。

    九嬸也是個有趣的,逗著孩子說道:“想吃西瓜,小雀兒讓你十九爺爺揪一下”。

    小娃兒一聽,立刻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小雀兒,兩條腿拼了命的往中間擠想護住自己的小雀兒,一邊護著一邊扭著往后退。

    退了差不多兩米這才不退了,一張小臉上全是糾結,看樣子想吃西瓜但是不想十九爺爺揪自己的小雀兒。

    邊瑞和九嬸望著小家伙的模樣,忍不住放聲大笑。

    威脅揪晚輩的小雀兒這是鄉下的老長輩們的保留娛樂節目,不光是小狗兒,邊瑞穿開襠褲的時候也不知道被長輩們嚇唬過多少次,說揪都是輕的,時不時有些為老不尊的會勸娃娃們把小雀兒給割了什么的,反正看光腚的小娃娃捂著小雀兒一臉害怕,長輩們就覺得特別的開心。

    邊瑞沒有想到自己也有這么一天。

    碾臺上有切瓜的刀,邊瑞抄起刀隨手就把瓜一切為二,通紅的瓜壤一下子露了出來。

    九嬸見了西瓜說道:“無籽的?”

    “嗯,種的是無籽的,這是第一批熟的,味道還不錯,給大家伙嘗嘗”邊瑞說話的功夫就把瓜給一切了,人數不少兩個瓜盡可能的讓更多人吃到,那瓜就得切的薄一些,鄉親們帶東西來也不是給大家吃飽的,通常都是嘗嘗鮮就完了,因此邊瑞這兩個西瓜一共切了差不多四五十丫子,每一片就兩三指寬。

    捂著小雀兒的小狗子饞著瓜,但是又不敢上前來,生怕十九爺爺真的揪自己的小雀兒,直到邊瑞把一瓣西瓜送到他的手中,小家伙還沒有放棄警戒。一只手拿著西瓜另外一只手攥著自己的小雀兒,那小模樣讓人直想發笑。

    吃瓜的時候這只手換到了那只手,不光是嘴吧吃了瓜,小雀兒也‘吃’了不少,看的邊瑞又是一陣大笑。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