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也曾嗜你如命 > 第322章 不想改變
    莫憂聽不懂他的意思,但卻更氣憤了,她直接將陸晉淵當成了占便宜的登徒浪子,咬牙,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a href="https://www.zhetiantxt.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https://www.zhetiantxt.com</a>

    嘶……

    陸晉淵感覺到了尖銳的疼痛,但他手臂的力道卻絲毫沒有松懈,甚至想著,疼也不錯,疼就代表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妻子,他的溫寧,是真的回到他身邊了。

    嘴里絲絲的鐵銹味讓莫憂迅速回神,猛地松開了嘴,看著面前滲血的部位,嚇了一跳,忍不住皺眉。

    她抿著唇,感受著禁錮著自己,甚至讓她有些窒息的力道,雙眸忍不住染上一抹復雜。

    就算再遲鈍,她也感覺到了,陸晉淵,很不對勁。

    莫憂不在掙扎了,小心翼翼的道:“陸總,您可以先放開我么,我很難受。”

    陸晉淵一愣,心里一慌,立刻松了手。

    但莫憂在他松手之際,猛地推了他一把向后退了幾步,幾乎靠近了門邊,和他保持著安全的距離,眼里全是警惕。

    他忍不住滿心懊惱,心里嘆口氣,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抱歉,剛才嚇到你了吧,溫……莫憂,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你可以坐過來么。”

    莫憂看著他,沒說話,也沒動。

    陸晉淵也不著急,就一直等著。

    幾分鐘過去,莫憂深吸一口氣,慢慢地走了過去,坐在了陸晉淵對面。

    “陸總,您有什么事就說吧。”

    他深邃的眸子深深地看著她,里面的情緒讓莫憂心驚,莫名有種慌亂,坐立難安的感覺。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你一定要認真的聽,五年前……”

    諾大的辦公室里,只有陸晉淵的聲音,他講的很仔細,聲音很輕柔,速度很慢。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莫憂的臉色也從一開始的平靜慢慢產生了變化。

    “就這樣過了五年,直到現在,我依舊沒有放棄尋找她,我萬萬沒想到,原來,她一直就距離我如此近的地方。”

    “一次陰差陽錯,她救了我們的兒子安然,她和我們父子一起去過游樂園,她以母親的身份幫安然解圍,她很有設計天分,她……”

    話說到這里,莫憂猛地站起身,忍不住拔高了音量:“夠了。”

    陸晉淵依舊看著她,將三份鑒定書翻開擺在面前,繼續道:“直到今天,我才確定,她真的是我的妻子,安然的母親。”

    莫憂臉色青白交加,神色驚疑不定,她心跳的很厲害,看著面前的鑒定書,右下角的鑒定結果,讓她眼底一熱。

    她此刻震驚的不知所措,完全沒有料想過,原來,安然竟然是她的孩子,是她五年前,失憶之前生下的孩子。

    難怪,難怪自己每次看見小家伙,都會有一種熟悉和親切感。

    她鼻尖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陸晉淵看著,心里一疼,忍不住起身走過去,將她擁在懷里:“都過去了,以前的記憶,想不起來就不想了,現在,我們一家人能夠重逢,才是最重要的。”

    莫憂這次沒有在掙扎,她感受著陸晉淵的懷抱,聽著他的溫言細語,心底卻沒有太多的波動,垂下眼,她推開了他。

    陸晉淵皺眉:“小寧?”

    溫寧,這個名字,對此刻的莫憂來說,是陌生的。

    今天,她終于知道了自己的過去,知道了自己的孩子是誰,自己的丈夫是誰,但是……

    “陸總,我相信你說的這些,可如此也說明了,我五年前的失憶,我和我兒子的分離,這一切,你覺得在你說的故事里,跟你沒有一點關系么?”

    陸晉淵猛地一震,看著她,瞬間慌亂起來:“小寧,我……”

    是的,他將一切都告訴了莫憂,沒有任何隱瞞,有他們之間的快樂,但也夾雜著不堪。

    “你先聽我說完。”莫憂打斷了他的話,臉色十分平靜。

    “在你說的過往里,從頭到尾,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但你的父母,甚至還有你,卻一次又一次的傷害過我。”

    她嘴里說的,和臉上的表情,對比十分鮮明,就好像說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另外一個陌生人一般。

    事實也確實如此,哪怕聽到了這些,哪怕知道了自己過往受到的種種不公對待,但她因為失憶的緣故,一點波動都沒有。

    莫憂只是很理智的在分析目前的情況:“陸總,不管我們曾經有怎樣的過往,我現在失憶了,那些過往可能我一輩子都不會想起來。”

    “但我還是要感謝你,讓我知道了自己的過去,知道了我的兒子,但也僅此而已。”

    “我現在生活的很好,也有一個未婚夫,我并不想有任何的改變,我很喜歡安然,他是我的兒子,我不會否認,但我們之間,我認為,也許五年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莫憂不是意氣用事,也不是賭氣,她是真的在很理智的分析。

    畢竟,已經隔了五年之久,她有了新的生活,還有了莫天宇,除了滿心對安然的愧疚外,再無其他。

    未婚夫三個字,讓陸晉淵眼底閃過一抹暗芒。

    他怎么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臉色冷沉的可以,甚至有些扭曲,但他更知道,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他,溫寧從來都是無辜的。

    他努力壓制心里的焦躁,看著她:“溫寧,你可以不在乎我,但安然呢?他一出生就沒有母親,現在,你知道了他的存在,忍心讓他一輩子都沒有母親么?”

    用兒子逼迫她,很卑鄙,但陸晉淵沒辦法了,畢竟,如今唯一能讓她心軟妥協的,只有安然,這也是他挽回溫寧的關鍵,他非常清楚這一點。

    果然,莫憂一震,說不出話了。

    陸晉淵瞇眼,勾唇:“這些都不急,我知道今天對你的震動也很大,我會找個時間告訴安然你的身份,他有資格知道這些。”

    “以后的事情,咱們以后慢慢來,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吧。”

    莫憂確實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可以,她當然想要回自己的兒子,但關于這一點,不管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后,她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