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二章 逃跑
    熹微的晨光透過門縫照進屋子,俞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清楚周身的環境,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新的一天又到了。

    距離顏澤寧離開已有三日。

    這三日她將這間小屋翻了個底朝天,仍是一無所獲,這樣下去難不成真要任顏澤寧這瘋子為所欲為?

    俞愔有些煩悶地甩了甩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定會有辦法的。

    門口的禁制其實不堪一擊,只是她現在沒有破壞陣眼的能力,所以顏澤寧才敢放心將她置于此地,因為他堅信她沒有逃跑的能力,他覺得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越是自信,對她越有利。

    有什么不動用靈力就能出去的辦法沒?

    有,但她不會。

    修仙法道千萬種,有一類修士被稱作體俢,他們以靈氣淬煉**,不斷挑戰肉身極限,血肉之軀卻可比之法器,一身怪力,破壞力極強,對靈力依賴也較小。

    若她是體俢,就算丹田破碎,依靠法器一般的肉身強行破解禁制有很大概率成功。

    只是她是道俢啊,以修煉元神為主,要說強于其他修士的,那大概就是神識了。

    俞愔也不是沒想過直接用神識攻擊顏澤寧,只是覺得他頗有些古怪,且不說修為已至筑基和自己旗鼓相當,就是他那層出不窮的法寶也讓她忌憚不已。

    神識攻擊不比其他,若是受傷,輕則神志不清,重則癡傻瘋癲,這只能作為最后的保命手段,且能不能有作用也未可知,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使用。

    不依賴靈力的方法對了!音俢,音控之術!

    練氣期時她因著好奇研究了一個月的音控之術,雖然只是略通皮毛,但是已經足夠了,她想到了出去的辦法,只是還少些條件需要自己湊齊總歸是有點希望了。

    顏澤寧進屋時,俞愔正在凝神打坐,聽見動靜便睜開眼睛。

    “別白費力氣了!鳖仢蓪幍。

    “不是我喜歡白費力氣,這屋子啥都沒有,你連本話本都沒給我留,我除了凝神打坐還能干嘛?”俞愔抱怨道。

    顏澤寧沒想到她竟然會和自己抱怨這個,看起來似乎接受了自己無力反抗的事實,他奇道:“你這是接受現實了?”

    “沒有,只是既來之,則安之,我想過得舒服些有什么不對嗎?”

    “是我考慮不周,怠慢師姐了,師姐想看什么樣的話本?我去為師姐尋來!彼矏鬯,這點小要求自然會滿足她。

    俞愔撓了撓手臂道:“話本晚點尋沒事,你得先給我施個凈塵訣,我現在是凡人!”

    丹田破碎后,她除了神識比凡人強外,其他皆與凡人無異,修士保持身體潔凈用的凈塵訣她自然也無法使用,用凡人的說法就是她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了。

    顏澤寧尷尬地捏了個凈塵訣給她,抱歉道:“是我疏忽了!

    待凈塵訣施展完后顏澤寧又道:“師姐這幾日可想清楚了?”

    俞愔整了整道袍,轉身一臉無辜地看著他道:“沒有,我還在研究你門上的禁制,我對符陣之道也有所研究,說不定給我找到破解之法了呢!

    她竟然把自己想逃跑的意圖表達得明明白白,讓顏澤寧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沉默了一會才道:“你這么說就不怕我加深防備,讓你難以逃脫嗎?”

    “我不喜歡說違心的話!

    顏澤寧笑了起來:“不愧是師姐,胸懷坦蕩讓顏某佩服!

    “不過,我的耐心快沒有了!彼掍h一轉,說道,“明日我就會進入黃沙秘境,秘境開放一個月。一個月后,我希望師姐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否則,我也不會憐香惜玉了!

    俞愔神色訝異:“啊,你要去一個月,那誰給我施凈身訣啊,你不會讓我臭一個月吧?”

    見她有意轉移話題,他也不在意,等他回來,她就沒有再逃避的機會了。

    “我會將我的靈獸留在此地,它雖不會施展凈身訣,但是給你打水沐浴還是做得到的!

    顏澤寧話音剛落,地上就出現了一只火焰鴉,形似烏鴉,通體漆黑,雙目赤紅。

    火焰鴉為二階靈獸,實力相當于練氣后期,顏澤寧的這只火焰鴉額頭上多了一只眼,顯然是變異所致,那么實力可能已經到達筑基中期。

    他摸了摸火焰鴉的頭,交代道:“小焰,這幾日你負責給她打水燒水,除此之外別做多余的事,給我好好看著她,別讓她跑了!

    火焰鴉親昵地蹭了蹭顏澤寧的手表示知道。

    而在一旁注視著這一切的俞愔嘴角揚起了若有所思的微笑,條件快齊了。

    顏澤寧走之前給她買了許多話本,考慮到她現在的狀況,又給她備了許多日常用品和幾十套衣裳,看著雖是華麗非常,但是這衣裙并無任何防御能力,只是凡品而已。

    俞愔倒是穿得十分開心,一天一件,換得不亦樂乎。

    這一日,她換了一身藕色衣裙,襯得整個人溫柔純雅,柔美動人。

    她對著銅鏡打量自己,自言自語道:“少了些頭飾!

    看了看立在門口的火焰鴉,她眼珠轉了轉:“小焰回來的時候能給我帶幾朵粉色的花嗎?少了頭飾覺得一點也不好看!

    火焰鴉靈智頗高,而小焰又是變異種,靈智更是非凡,它能聽懂她的意思。

    可是主人讓自己不要做多余的事,還是不要理她了,小焰赤紅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就轉身拿屁股對著她,表示沒門。

    “一朵花有什么啊,你就叼幾朵最普通的竹生花,它連靈植都算不上,你就不用擔心我靠著它逃走了啊!

    “嗚嗚嗚”

    “小焰你是不懂打扮對女子有多重要嚶嚶嚶”

    在俞愔不停地哭鬧下,小焰最后還是妥協了,在傍晚打水回來的時候給她捎帶了一支竹生花。

    竹生花顧名思義是竹上生的花,只有一種名叫清心竹的竹子才會生長,清心竹與別的竹子形態上并無區別,只是夏季會開出粉白的花,看著十分清新雅致。

    清心竹并非靈植,竹生花也只是凡品,除了看著好看也無多大作用,在悟言峰更是隨處可見。

    俞愔抱著這支竹生花真心地朝小焰道謝,然后便開始打扮起來,粉白的花朵配上藕色的衣裙確實襯得她更美了。

    不過,她的目的不是這花,而是,這竹枝上稍帶的竹葉,音攻沒有樂器怎么行,這竹葉就是她的樂器,小焰就是她要控制的破禁鑰匙。

    幸而小時候大師兄帶她玩過吹葉子,這下倒是派上用場了。

    她簪好花后,便將桌上的竹葉兩片相疊,放到嘴邊開始吹曲。

    一開始還有些磕磕碰碰的,但是她很快就上手了,悠揚的曲調飄蕩在屋內,火焰鴉一開始沒明白她在干嘛,只是好奇地望著她,等反應過來時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

    俞愔操控著火焰鴉去攻擊禁制,她的曲子若是沒有靈力加持也只能是微微迷惑對手,因此她想到了直接吸收靈力不運轉至丹田,吸收的靈力由經脈直接封在指尖釋放,雖然這靈力少之又少,但對增加音攻的迷惑效果還是有用的。

    她瘋狂地吸收靈氣,但只有手臂的經脈靈氣能勉強供她驅使,其他靈氣經過丹田就散得無影無蹤。

    火焰鴉一步一步得接近禁制,先吐出一個火球攻擊禁制,禁制并沒有受到沖擊,不行,這樣破不了禁制的,得讓它使用更強的攻擊。

    正當俞愔在尋思如何讓火焰鴉施放更強的攻擊時,火焰鴉也在悄悄擺脫她的控制。

    俞愔繼續吹笛,火焰鴉卻佇立不動,她暗道不好,這次若沒逃出去,那以后逃出去的機會就更加渺茫了,她絕不能失敗。

    心下一橫,俞愔將神識附在樂曲之中,直沖火焰鴉的神識攻去。

    她只覺得自己的神識仿佛被火焰所包圍,那熾熱地火焰灼得她劇痛無比,神識受傷了……

    她身形一顫,靠著桌子才穩住,嘴邊的吹奏仍在繼續,只要撐過去,她就能逃出去!

    一旁的火焰鴉也受了重創,赤紅的雙眼仿佛蒙上了血霧,它覺得周邊一切事物都變得不真切,腦袋疼得要裂開來,恍惚間它好像看見了主人,主人摸著它的腦袋說:“小焰,沒事了!

    成了!俞愔心中的大石終于落下。

    小焰的眼睛徹底失去了神采,意識沉沉睡去,俞愔操控著它用最強的攻擊沖破了禁制。

    禁制已破,俞愔停下了吹奏,失去了控制,加上靈識受損,小焰昏迷在門邊。

    一旁的俞愔也好不到哪里去,本身丹田破碎的傷就沒好全,此番又加上神識重創,早已是強弩之末,只是現今處境尚不算安全,她只得強撐著跑了出去。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