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八章 靈茶
    俗語云:“小隱于野,大隱于市!

    昆侖派在西臺的凡間據點就是如此。

    自俞府而出,沿著西街直行百步,再于十字口右轉,便是西臺最出名的藥香街。

    從路口處開始,左側是西臺最大香料鋪子——沉香閣,從香材原料到成品香露、香膏,只要是你想到與香有關的,就沒有他做不出的。

    右側店鋪則依次有專治小兒科的趙家醫館,做草藥生意的春來藥鋪,專治疑難雜癥的妙手回春堂和一家不走尋常路開在醫館堆里的東來當鋪。

    而昆侖在西臺的據點便是這家東來當鋪。

    “我找你們掌柜的,就說是西邊來的人!庇釔謥淼綎|來當鋪門口對著正在清點銀兩的小童說道

    小童聞言又再次和她確認了一遍:“您是西邊來的客人?”

    “對!

    “您稍等,我這就去告訴掌柜的!毙⊥玫酱_定答案后就跑上了樓。

    等待間她便四處打量起來,這家當鋪規模不大,但卻十分打眼。

    金燦燦的牌匾已是十分奪目,而門口的藍色布簾上繡的“當”字更是摻雜金線所繡,陽光一照就金光粼粼,從里到外透露出一股土財主的氣息。

    要說這當鋪選址卻是十分妙,人生在世誰能沒有個小病小痛,生了病就要找大夫,找大夫自然要上醫館。

    看大夫要花錢,看有名的大夫就要花更多錢,而這錢卻不是人人出的起的。沒錢了怎么辦,不偷不搶能得到錢的辦法就那幾個,既然借不到,那便只能當賣家財。

    看不起病的人一出門便可以看見“東來當鋪”金光閃閃的四個大字,這心思自然也就活躍了。

    東來當鋪這生意應當做的挺好的。

    正當俞愔感嘆這當鋪主人可真會選址時,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從樓上下來了走了下來,見到俞愔便寒暄道:“這位就是俞愔師妹吧,久仰大名,還請樓上一敘!

    會接駐扎凡間據點任務的昆侖弟子大都是修煉無望之輩,金友財也是如此,今年四十有六,修為卻仍然停在練氣六層。

    確認了身份玉牌后,金友財便和俞愔開始說明現在的情況。

    “一般的俗世小據點都是三個練氣期弟子配上一個筑基期執事,每個月對負責地區進行巡查,平日無事可以自行行動,若有情況可用傳音符聯系!

    “最近西臺的北郊有些不太平,吳師叔和楊師姐去那邊探查了,等他們回來之后我再為你引見!

    俞愔面有難色:“金師兄應該知道我的情況,我無法使用傳音符!

    昆侖那邊早已把俞愔的資料提前傳到了,金友財對她的情況心下有數:“我們給你的傳音符消息應該能收到,你無法發出傳音符的話,有事就讓別人到東來當鋪遞消息,你看這樣可行?”

    他考慮的周全細密,俞愔自是沒有什么不妥。

    “金師兄思慮周全,就如此行事吧!

    金友財忽然有些可憐這個師妹,他雖然晉階困難,但好歹有個期盼,而俞愔這種,只能是絕望了。

    金友財看向俞愔的目光滿是同情,說話間倒給俞愔倒了一杯茶:“俞師妹嘗嘗這茶!

    俞愔接過青色的瓷杯,淺呷一口,這茶口感醇厚,香而不澀,咽下后有些許靈力融入體內。

    竟是靈茶!只可惜對現在她來說有些暴斂天物。

    “好茶!”她夸贊道。

    見她喜歡,金友財笑道:“普通的靈茶罷了,只是在凡俗之中倒也算難得,是我家中小輩從一個道士手上得來孝敬我的!

    也是俞愔趕得巧,這茶他昨日剛收到,今日就便宜俞愔了。

    “倒是一片純孝之心!

    聽見她夸自家小輩,金友財的笑得更真誠了一些:“是啊,這小子是孝順,只可惜沒有靈根!

    靈根是修士和凡人最基本的區別,沒有靈根就沒有踏上仙途的機會。

    只要有靈根,就算是最差的五靈根那也和凡人不同,天資固然重要,但努力和運氣也不可或缺,廢靈根成功逆襲者并非沒有。

    但若是沒有靈根,你連努力逆襲的資格都沒有。

    俞愔想到了自己,修仙界尚有修復丹田的奇跡,所以她不肯放棄。

    但若是她從一開始就沒有靈根呢,她還會像現在一樣執著嗎?她會放棄修仙嗎?

    俞愔有些怔然,望著瓷杯陷入了沉思。

    靈氣在她四周聚集涌動,周遭的雜音皆被隔絕,仿佛偌大天只剩她一人。

    她仿佛看見了第一次和師父天和真人見面畫面——

    六歲時,她隨俞夫人去千乘寺上香禮佛,趁眾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玩耍,卻迷路在山林中。

    那是個冬日的傍晚,細雪如飛花一般穿梭在樹間,滿地清寒,天地一色。

    她被凍得面色青紫,手腳麻木,躲在一棵巨大的山松下瑟瑟發抖。

    天色逐漸暗淡,她的身體愈發冰涼,困意一點一點地侵蝕著她。

    就當她要睡著時,卻有一道銀光從天而降。

    天和真人的衣袂隨著風擺動,踏劍凌空落在了她的面前。

    “您是神仙嗎?”

    他救起了快要被凍死的她,他問她:“你想成仙嗎?”

    “想!鼻宕嗟耐曉谏介g顯得格外清晰。

    天和真人卻嘆息道:“可惜你沒有靈根,這輩子與仙道無緣,還是留在凡間做個富貴閑人吧!

    仙凡之別,猶如天地之隔。

    畫面一轉,來到她十七歲時。

    她長成了一個標準的官家小姐,習琴棋書畫,讀女德女戒,性情溫婉,舉止大方,更有一個家世樣貌相當的未婚夫,馬上就要成親了。

    “三姐,你都快成親了,怎么還老抱著這些破書啊!庇嵝闷沧斓。

    她這個三姐姐從小就沉迷這些神仙志怪的書,過兩天就要成親了,現在還抱著這些書不肯撒手。

    俞愔有些怔然,是了,她要成親了,這荒唐的神仙夢也該醒了。

    她追逐了十一年,試圖從各種典籍中找尋關于神仙的只言片語,然而,一無所獲。

    她清楚的,當年天和道人就告訴她仙凡有別,沒有靈根,她永遠不可能越過那道名為仙途的坎。

    她不過是一直自欺欺人罷了。

    她抱起這些書笑著對妹妹說道:“這些書留著也無用,我正準備燒了它們!

    “你想通啦?”俞忻有些驚訝。

    “嗯!庇釔值氖钟至魬俚孛嗣@些書,才喚來侍女,“把這些書燒了吧,就在這院子里燒!

    侍女應下,拿了火盆到院子里,一本一本地燒了起來。

    盆里的灰燼越來越多,煙塵隨著空氣飄蕩。

    她以為她的執念會隨著這些書的灰燼煙消云散,但內心深處的不甘卻越聚越多,無法抑制。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