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十六章 陣中陣
    這變異桃樹的范圍是以巨石為中心半徑五米內,這顆巨石所在的位置極有可能就是變異發生的中心,俞愔踱步走到巨石旁,放出神識開始探查。

    修士的神識在類似湖水、泥土等介質中會被大大削弱,并且還會因為介質的不同受到削弱的程度也不同。

    譬如你原本的神識能夠外放一百米,那么在水中至多只能探測到十米左右的范圍,而在泥土中則更短,只有五米開外。

    俞愔神識本就比一般人強,就算是現在神識有傷,探測范圍也應該有五米以上。

    她先用神識先把巨石探了一遍,并沒有發現異常,隨后又慢慢將神識伸向了地底,然而還未探得一寸土地,她的神識就被倏的彈開了。

    就是這里了!

    俞愔喚來平山道人:“道長可能將這巨石移開?”

    平山道人聞言便使內力強行將這巨石挪開了去。

    其實他居鴻途觀百年,為求得真相,這片地早就被他翻得都差不多了,這巨石他也不是沒挪過,挪開之后地上只有一塊一米見方的石板,挖也挖不出,移也移不動,仿佛和這土地長到一塊去了。

    他雖然破解不得,但也不主動告訴俞愔,他倒要看看這俞姑娘有幾分本事。

    巨石挪開了以后露出褐色的泥土地面,而這泥土下似乎埋著什么,俞愔也不嫌這泥土臟,直接蹲下身用手撇開了上面覆蓋的這層薄泥。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一米見方的石板,看起來年代久遠,表面上刻著的符文陣法因著歲月的沖刷變得模糊不清,還有幾處出現了深深的裂紋。

    借著微弱的月光俞愔依稀看得出這陣法的大概模樣,她初步推斷這只是一個簡單防御陣法,在有人試圖強行闖入時會變為殺陣,而且經過漫長的歲月,法陣基石都已有碎裂的跡象。

    俞愔站了起來將手上的泥土拍掉,對平山道人說道:“此陣基石不穩,只要道長全力攻擊幾次就可破陣!

    平山道人嗤笑出聲,他還以為這丫頭片子多厲害,破壞石板他不但想過也做過,但是毫無成效,刀劍一下去就仿佛被什么看不見的東西擋住了。

    他干脆從拂塵的尾端抽出一把劍來,當著俞愔的面對著那石板擊了幾次。

    “在鴻途觀百來年我能沒發現這石板嗎?我也曾經試圖物破壞它,但是我發現石板根本無法被外力所破壞,仿佛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保護它!

    俞愔看見他從拂塵中抽出劍就暗罵這老狐貍心眼多,結果又聽得這一番話,更是明晃晃地告訴俞愔他之前對她還有所隱瞞。

    她還是要小心提防此人。

    不過外力無法破壞這石板的話,它為什么會出現裂痕呢?

    俞愔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光亮,不是外力破壞的,那就是內力破壞的!

    也許這根本不是什么防御陣法,而是封印陣。這里面應當封印著一件靈物,且那靈物已經快要掙脫封印了。

    那就剩下保護石板的力量了,也許還有一個她沒發現的陣法就在這桃林之中,她將目光投向這片桃林。

    對了,變異的桃樹!

    俞愔突然張口道:“道長,這變異桃樹活了多久?”

    “在我有記憶起它們就一直活著!

    “除了這幾棵變異的桃樹外,其他桃樹是后來又栽種的吧?”

    “對!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俞愔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她道:“道長,把這幾棵變異桃樹都砍了罷!

    平山道人聞言呆楞了幾秒,不可置信道:“你在說什么?”

    “我說,讓你把它們全砍了!庇釔钟旨又卣Z氣地重復了一遍。

    “為什么?”

    俞愔也知道不給平山道人一個明確的原因他肯定舍不得砍了這幾棵讓他活到現在的桃樹,于是開口解釋道:“一開始我以為那塊石板是個防御陣法,我觀其基石碎裂,陣法岌岌可危,便以為可以通過外力強攻而入!

    “但道長一番話讓我發現,這石板或許不是對外的防御陣法,而是對內的封印陣法,而其中封印的靈物應是快要破陣而出了,才造成這石板出現裂痕!

    “那問題就來了,既然石板上的是封印陣法,且這陣法岌岌可危,那又是什么在保護這石板呢?”

    “我猜這里還有一個陣法,而這石板周圍五米內還有什么能設陣的呢?”

    平山道人恍然大悟道:“變異桃樹!”

    “對,就是這變異桃樹。原本我猜想是靈物的靈氣泄漏引起他們的異變,但是我忽然想到普通桃樹至多不過活個二三十年,而變異桃樹存活至今已百年有余!

    “于是我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如果這些桃樹不是偶然變異,而是人為所致呢?”

    “這樣一切都解釋得通了,這就是個陣中陣,利用封印靈物的靈氣供養這幾棵桃樹,而桃樹又保護著封印靈物的石板,如此循環往復!

    “這陣法構思著實精妙,我觀這封印陣不超過三階,這布陣者大約就是個筑基期修士,如此手法倒是個修陣道的好苗子!

    說到最后,俞愔忍不住感嘆了一下。

    “說到底也只是你的猜測,若這桃樹和陣法毫無關系又該如何?”平山道人質問道。

    俞愔知曉他這是想要保障自己的利益,于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養氣丹,這是她練氣期時用剩下的,這回離開昆侖,她是把全身家當都給帶上了。

    “此物名為養氣丹,適合練氣期修士服用,能夠增進修為,圓融靈氣!

    俞愔將這養氣丹一拋,平山道人穩穩接住,拔開軟木塞使勁一嗅,只覺得清意撲面,倒有幾分像那變異桃樹的果實給他帶來的感覺。

    收好丹藥后平山道人神色一凜,劍光在黑夜中閃爍,幾棵變異桃樹隨著寒光被攔腰斬斷,塵土飛揚。

    俞愔很給面子地鼓了鼓掌:“道長好劍法,這下可以試試攻擊這石板了!

    平山道人聞言照做了。

    劍聲凌厲,不過一刻鐘,石板應聲而碎,一個黑黢黢的地下通道出現在二人眼前。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