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十七章 木精
    地道口中竄出了一股濃郁的靈氣,只是聞著都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平山道人從袖中取出一個火折子引燃,率先進了地道,俞愔緊隨其后。

    火苗隨著步伐搖曳,二人的影子映照在石墻之上,顯得陰森詭異。

    忽然平山道人覺得這地道內的光變得明亮了許多,轉頭正欲詢問俞愔,卻見著這姑娘手上拿著一顆雞蛋大小的夜明珠正觀察著地道內的墻壁。

    平山道人不禁氣結,真是人比人可以氣死人,在夜明珠的光輝之下,自己火折子上的小火苗顯得幼小又羸弱。

    俞愔借著夜明珠清幽的冷光探查著這個密道,這密道中既無機關,也無妖獸,只是墻面和頂上都有些許藤蔓纏繞,走道之上也是布滿了雜草,有一些甚至已經變異,含著淡淡的靈氣,應該是封印的靈物所導致的。

    沒有多久二人便來到了一間石室,石室長約十丈,寬約七丈,西北角落有一張榻,榻上還放著蒲團。

    東面則有一個占了整面墻的木架,上面擺放著各種藥材,有靈藥,也有普通的藥材。

    最引人矚目的是中央一處高出地面的臺基,上面放著一個蟠螭紋三足丹鼎,而在這臺基之上、丹鼎之旁卻赫然趴著一具白骨。

    平山道人早就四下翻找起來。

    而俞愔則是朝著白骨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取走了白骨下的儲物袋。

    儲物袋的主人已死,禁制早已消失,俞愔很順利地將其認了主,袋中不過幾千塊下品靈石、三件普通法器、十多瓶丹藥,還有一塊玉簡和一些雜七雜八的生活用品。

    并沒有她要尋的靈物。

    而那廂平山道人也發現她這邊的動靜,問道:“俞姑娘在做什么?寶物不是這些靈藥嗎?”

    他懷疑地盯著俞愔,暗想:莫不是她欺他識不得寶物,早就把寶物收入囊中了?

    既然答應了做交易,只要他不使壞,俞愔也不屑于在這上面欺騙于他,于是道:“那邊的藥材雖有靈藥,但遠稱不上靈物二字。這白骨應是此地主人,所以我先從他身上找線索!

    平山道人將信將疑地看著她:“你找到線索了?”

    俞愔笑了笑,從儲物袋中取出玉簡,消去儲物袋上面自己的神識,將儲物袋丟給平山道人。

    “這儲物袋中有靈石、丹藥、法器若干,就先與道長了!彪S后又想起他并不清楚儲物袋為何,俞愔便又補充道,“道長修煉之后就可認主這儲物袋,袋中有十米見方的空間,里面的物品悉數都與道長所有!

    見他還欲說什么,俞愔卻制止了,道:“先抓緊時間尋靈物,其他的事出去了再說!

    言畢,俞愔看向了手中的玉簡,玉簡上寫著“孫潤絕筆”,應該是這具白骨的遺書了,俞愔將神識投入了玉簡之中。

    原來這具白骨生前名叫孫潤,是祁連派的內門弟子,他在一次外出歷險時,偶然獲得了一塊木精,卻遭同伴覬覦,一路追殺。

    孫潤花了很大功夫才逃脫追殺,也虧得他那些同伴只是臨時組隊,并不知曉他家住何處,他成功逃出后便回了家,但他付出的代價是他幾乎所有的壽元。

    這孫家就是普通人家,也就出了他這么一個修士,孫潤怕仇人尋到家中,連累家人,便給家里留下了一個測靈盤和一些修煉物資后,只身回到了鴻途觀后山的密室中。

    這鴻途觀本就是他在凡俗所建的棲身之所,平日就喜歡在這里鼓搗丹藥,然而這些丹藥卻救不了命在旦夕的他。

    他寄希望于木精,這木精雖然是世間難得一見的靈物,但是到底也做不到拯救一個燃燒了大半壽元、生命枯竭的人。

    他——必死無疑。

    知道自己結局的他,用著最后一點靈力將木精封印進了地底,又將木精的靈氣借著汲靈藤引至桃樹處,布下了陣中陣。

    最后他寫下了這封遺書,若是孫家后人得到這木精當然更好,若不是,也希望得到木精的人能幫他照應一下孫家后代。

    此處埋藏的靈物竟是木精!

    修仙界關于木精的信息僅存在于千萬年前的古籍之中,而今日卻讓她遇見了。

    木精,即木之精華。五行之中木主生長,木精乃是萬物生氣之所在,有木精在的地方往往靈氣充沛,長林豐草,生機盎然。

    若能得到木精不但修行事半功倍,丹藥也無需再愁,因為木精可以源源不斷地催生靈植。

    最重要的是,木精的生機或許可以修復她的丹田,俞愔的目光逐漸亮了起來。

    倒給褚閑云那家伙說中了,竟真讓她在凡塵俗世里找到了一線生機。

    俞愔知悉了玉簡內容后便收回了神識,她已從玉簡中知曉了木精的藏匿之處。

    一旁的平山道人殷切地望著她:“怎么樣了,知道靈物的藏匿之處了嗎?”

    俞愔點點頭:“就在那丹鼎下方!

    二人合力將這丹鼎移開,丹鼎之下是石頭砌成的臺基,上面一片平坦,并無其他物品。

    俞愔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匕首,用匕首輕輕敲打臺面,直到敲到一處聲響與別處不同的地方——這應該就是藏匿木精的地方了。

    她將匕首的刀尖插進石縫之中,用力一撬,一塊薄石板翻了起來。

    石板下有一個土坑,而在土坑之中有一玉盒被密密麻麻的汲靈藤纏繞著。

    汲靈藤是一種很奇妙的植物,對于沒有靈氣的凡人來說它們是無害的,但是對于修士來說卻十分難纏,因為只要讓它碰見體內有靈力的人,它就會纏上你,吸取你身上的靈氣。

    只是一般汲靈藤品階也只到二階,筑基期修士便能輕松應對,甚至有些實力強悍的煉氣期修士也能解決它。

    不過這汲靈藤經過木精經年累月的影響,怕是品階上升了許多。

    幸而俞愔如今和凡人也無甚區別,身體里幾乎沒有靈氣的存在,對付這汲靈藤就像割草一樣隨意砍割,這玉盒就這樣拿了出來。

    平山道人眼神炙熱盯著她手中的玉盒問道:“這里面的靈物是什么,你知道對不對?”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