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十八章 意外
    俞愔在聽到平山道人的話后有一瞬的猶豫,告訴他這靈物究竟為何物的話,只怕平山道人會背棄約定與她刀劍相向,現在的她未必是他的對手。

    欺騙他的話,卻與自己的道心不符,且后續平山道人步入修仙界后,了解的東西足夠多了,自然會猜測到今日她究竟得了什么寶物,怕到時候也是懷恨在心,一場惡斗再所難免。

    俞愔始終還是帶有宗門弟子的驕矜,她的算計都是因勢利導的陽謀,光明正大地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若是讓她背棄約定,以欺騙手段獲得木精,她做不出,她的道心也不允許她做出這樣的事。

    猶豫了一會,她便下定決心道:“木精,木之精華,乃天地異寶,千萬年難有一見!

    俞愔不愿違背自己的道心,也不愿放棄到手的木精,于是將選擇權交給了平山道人。她并沒有說木精的具體作用,只是簡單明了地告訴了平山道人這靈物有多珍貴。

    平山道人若是選擇遵守約定,那她會將所有身家奉上,以后也會盡力尋價值相當的天材地寶補償于他。

    他若是選擇背棄約定,那她不介意和他拔劍相向,用實力決定這木精的擁有者,這樣勝負雖是未知數,但是她卻可以無愧于心。

    平山道人亦沒有想到俞愔會如此直接了當地告訴他這靈物究竟有多珍貴,他并不蠢,他知道俞愔的意思是讓他作選擇。

    但這是千萬年難有一見的天地異寶啊,財帛都能動人心,何況是長生不老的誘惑?

    他沒有猶豫,當即向俞愔發難,一劍刺向了她。

    俞愔早有準備,見到劍光就是一個側身閃開,但還是有一縷發絲被這寒芒所斬,飄落于地。

    平山道人見狀笑了起來:“果然不出我所料,你雖有許多仙家手段,但卻無法完全使出吧!

    “在石板處讓我破陣時我就覺得奇怪了,放著通玄仙法你不用,卻指使我一介凡人替你破陣,我便猜測你不是用不出更厲害的法術,便是不擅武功!

    “殺了你,木精是我的,功法也是我的!

    果然是只老狐貍,本想以仙法的玄妙震懾住他,卻不想這平山道人膽大心細,竟是看出了她的破綻。

    俞愔早已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劍開始抵擋平山道人來勢洶洶的攻擊,但她到底不是劍修和體修,只論這打斗,她確實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幾個回合便已有了頹勢,正當俞愔正在思考要如何擊敗平山道人時,意外卻發生了。

    平山道人揮向她的劍突然止住,他的眼睛瞬間睜大,滿臉的震驚,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便直直倒了下來。

    而出現在平山道人身影后的卻是俞愔怎么也沒想到的兩個人——金友財與徐添榮。

    “俞師妹!苯鹩沿斝Σ[瞇地同俞愔打招呼,仿佛剛才一劍殺了平山道人的人根本不是他。

    “我真沒想到今日能見著金師兄和徐大公子!庇釔掷渎暤。

    “我也沒想到俞師妹和平山道人今日能給我帶來這么大的驚喜,木精可是好寶貝呢!苯鹩沿數,說起木精時一雙小眼睛更是笑得瞇成了一條縫。

    面對平山道人俞愔可能尚有一戰之力,但是面對金友財她卻只能被全面碾壓,練氣六層于她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如今的問題已經不是木精屬不屬于她,而是她能不能活著出去。

    修仙者更清楚木精的價值,所以只會更狂熱。

    她最大的倚仗便是師父給她的五階陣法,但發動陣法需要將作為陣腳的九顆石珠擺成固定的形狀,五顆石珠圍成圓確定陣法范圍,四顆石珠分列圓內四方作為生門死門,而陣眼便是自己!

    若她是陣道高手還可以因地制宜迅速成陣,但她并不精通此道,還是用別人制好的陣盤,只能照本宣科,而金友財怕是不會給自己這個機會,陣法還沒擺好她可能就已經是別人的刀下亡魂了。

    她發現這陣盤在她手中委實用處不大,遇見的都是突發狀況,對手又強于自己,根本沒給她使用的機會。

    還有什么可以利用的?

    俞愔想到了石臺中的變異汲靈藤,用它對付金友財或許還有些機會,只是她離中央處有些遠,她怎么才能在不引起金友財注意的情況下移動到附近呢?

    能讓他分神的東西恐怕只有玉精了。

    她當機立斷,從儲物袋中取出放有木精的玉盒,打開盒子道:“我自知爭不過師兄,這木精俞愔雙手奉上!

    木精長約三寸,狀若枝條,通體翠綠如同玉石。

    玉盒的蓋子掀開后整個密室的靈氣都濃郁了不少,金友財的目光更加貪婪地盯著盒中的木精。

    俞愔拿著木精緩緩朝著金友財走去,但實際上她目的是接近中央的汲靈藤。

    在她快要接近目標時,金友財卻喊住了她:“俞師妹把木精擲過來便好!

    他生性多疑,雖知道自己對上俞愔是壓倒性的優勢,但還是小心為妙,不給她接近的機會。

    俞愔身體一僵,她距離石基尚有一小段距離。

    她咬咬牙,將木精連著玉盒一起拋給了金友財。這木精給了,她才能拖延一下時間,慢慢移過去,再尋找可趁之機。

    趁著金友財確認木精之際,她又不著痕跡地移了幾步。

    金友財打開玉盒確認了是木精無誤之后就把它收進了儲物袋,道:“俞師妹當真個妙人,既然師妹如此識趣,我也給師妹一點獎勵,師妹若是有什么想問的,我定知無不言,讓你死得明白一些!

    如果不是這種不世出的至寶,他不一定會殺了這個師妹,他很欣賞俞愔的果斷和求生欲。

    俞愔臉色一白,這是不肯放過自己的意思了,不過這問問題倒是一個拖延時間的好機會,也讓她有機會接近那汲靈藤。

    況且她也想弄明白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第一個問題,金師兄和徐大公子今日為何會出現在此地?”

    金友財摸了摸自己唇邊的小胡子道:“本來只是來探探這鴻途觀仙藥的秘密,順便盜取一下徐夫人和平山道人交換的寶物!

    “只是沒想到那寶物只是個測靈盤,而俞師妹和平山道人倒是湊在一塊尋寶了,所以我們干脆用了隱身符偷偷跟在你們身后!

    原來,他們的行動從頭到尾都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

    俞愔若有所思地繼續問道:“第二個問題,金師兄和徐大公子是什么關系?”

    金友財仍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上回讓俞師妹頓悟的靈茶便是這小子孝敬我的,他要叫我一聲舅舅!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