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二十三章 活人
    “他和別人不一樣,和我幾十年來遇見的男子都不同”

    俞愔敏銳地察覺到蘇晚話語中對這男子的別樣情愫,她問道:“你愛上他了?”

    蘇晚閉上了眼睛,眼角綴著晶瑩的淚珠,凄然道:“嗯,我愛上他了。我不顧家人反對一定要嫁給他,我說過的,我是家里的小霸王,他們拗不過我同意了我們的婚事!

    “可就在我成親前一日,我們家的世仇卻尋上門來!彼E然睜開雙眼,“我蘇氏一族千余人皆被屠戮殆盡,我親眼看著弟弟死在我的眼前!

    蘇晚恨聲道:“而主導這一切的便是第二日就要與我成親的未婚夫!”

    俞愔愕然道:“他為何要這么做?”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這一千多年我時時刻刻都在想,為什么他要這么做,為什么我要喜歡上他”蘇晚有些崩潰地喊了出來。

    “蘇前輩”

    “我靠著早年得到的芥子空間僥幸留得一條命,在這里不分晝夜的苦苦修煉,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尋他問個明白,為我蘇家上下千條性命報仇雪恨!

    “但命運和我開了一個大玩笑,我在這芥子空間內結成金丹后,我就發現我出不去了!

    “什么?”俞愔失聲道。

    雖然俞愔隱約覺得蘇晚一直待在這芥子空間里從不出去有些奇怪,但她萬萬沒想到內情是這樣的。

    “我被困在此處一千六百多年,我現在已經一千七百三十七歲了!碧K晚面色凄然道,元嬰修士一千八百年壽元,若她不能在這六十三年內從元嬰中期晉階化神,那么等待她的只有身死道消。

    而晉階化神談何容易,六十三年的時間她怕是從元嬰中期修煉到元嬰后期都做不到。

    這個芥子空間救了她的命,但也成為了她的囚籠,困了她的一生。

    俞愔之前還納悶蘇晚怎么從不提讓她保守芥子空間的秘密,或是發心魔誓,也絕口不提讓她回去的事,她甚至懷疑蘇晚想要殺她滅口以絕后患。

    卻不想真相是,她出不去,蘇晚也出不去,她們被困在了這個芥子空間之中。

    “但我既然能出現在這個芥子空間中,就說明這空間還是有通道可以進來的!庇釔痔嵝训,“出去也不是毫無希望的!

    蘇晚苦笑,并不言語。

    她內心卻在思考俞愔的話,那把鑰匙或許在俞愔手中才有作用,那自己要不要還給她呢?

    但如果能出去的人只有俞愔的話那又該如何?

    一時之間蘇晚思緒翻涌不定。

    正當二人對被困芥子空間一籌莫展之時,事情卻迎來了轉機。

    落日溶金,暮云合璧。

    知道自己被困在這芥子空間之后,俞愔和蘇晚說完話后便來到了當日她出現的那片樹林里探查,這片樹林處于芥子空間里最高的山峰——白練峰中。

    這名字是蘇晚取的,因為這座山里有道長約千尺的巨瀑飛流從山峰高處傾瀉而下,就像一條白練鑲嵌在這蒼翠山色之中,是以取名為白練峰。

    她被蘇晚撿到的那片樹林處于白練峰的半山腰處,林中草木蔥蘢,枝葉婆娑,山鳥輕鳴,蟬聲陣陣,漫步其中自有一股山野幽意。

    然俞愔并不沒有心情欣賞這山林幽意,她只專心探查,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希望能尋得一絲線索,但這片山林之中確實無一絲法陣痕跡,她不免有些失望。

    不過既然來了,那便探查個清楚,不止這片樹林,附近也探上一探好了。

    于是,俞愔繼續往山林深處走去。

    在這片山林的深處有一汪清潭,那如白練一般的千尺瀑布從山高處飛瀉而下后,便是落于這清潭之中。

    飛流落入清潭之中激起朵朵銀花,清涼的水汽在水潭周遭彌漫開來。

    俞愔一進入這水潭范圍便感覺空氣都濕潤了幾分,深吸一口涼氣,直覺得靈臺清明,連這整日的疲倦都減少了大半。

    她先是檢查清潭周邊,連石頭都沒放過,依舊毫無發現。

    她又將目光投向面前這汪幽幽清潭。

    這潭水雖然清澈,但越往中心看去便會發現它越來越深不可測,這潭水之中可會有秘密?

    撲通——這是物體落水的聲音。

    正在思忖的俞愔立刻往聲源方向看去,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漂浮在水潭上!

    這芥子空間又出現了人?

    俞愔怔愣了一瞬,便趕忙下水朝那個白色身影游去。

    這水潭果然是越到中心越深不可測,改日她必定還要再來探尋一次。

    這么想著俞愔已經游到了那白色身影旁邊,這是一個十**歲的少年,胸腹上皆有傷,還有鮮血在涌出,把周邊的潭水染成了淡紅色。

    她用手指探了探少年的鼻息,還好能感受到他微弱的呼吸,是個活人沒錯了,俞愔不禁欣喜若狂,只覺得離脫離這個芥子空間又進了一步。

    衣物浸水變得愈發沉重,加上還要拖著一個昏迷不醒、身量比自己還要高的男子,俞愔在水中游得十分吃力,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這少年成功拖上了岸。

    俞愔又探查了一下少年的傷勢,發現少年傷得雖然嚴重,但是一時半會死不了。

    問題是她要怎么把他帶回去。

    這里離蘇晚的住所并不近,泅水救人已經用掉了她大半氣力,讓她背著這少年下山顯然有些困難,說不得走走停停大半夜才能回去。

    俞愔腦袋一轉,讓蘇晚來救人可比自己把他帶回去讓她救來得快多了啊。

    她干脆把少年留在了原地,自己連走帶跑地迅速趕回去尋求蘇晚幫助。

    蘇晚此時正斜斜靠在榻上看著俞愔那搜來的話本,卻不想俞愔一臉興奮地沖了進來說:“蘇前輩,我發現了一個活人!

    蘇晚的思緒有一瞬間是停滯不動的,她愣道:“你說什么?”

    “我在白練峰的水潭里發現了一個闖入芥子空間的活人,但他受了重傷,我背不動他,來找前輩求救了!庇釔挚焖俚貙⑶闆r陳述了一遍。

    隨后一陣疾風從俞愔身旁擦過,她下意識地往身側一瞥,回過頭來,床榻只留著一本翻到一半的話本。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