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三十四章 嫌疑
    俞愔與戚文然練完劍回去時,發現眾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a>

    蔡涵別著腦袋,氣鼓鼓地坐在一旁。</p>

    方澄和趙況一臉茫然。</p>

    而陸明霜則是尷尬在同蔡涵解釋:“蔡道友,我真的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p>

    蔡涵眼眶發紅:“我蓬萊蔡家會差你這一支發簪嗎?你這是在施舍我?”</p>

    陸明霜急的雙頰通紅:“我、我真沒”</p>

    “蔡道友,我覺得陸道友只是一片好意,你誤會她了!壁w況出來打圓場。</p>

    陸明霜聞言急忙點頭:“對,我沒別的意思的,送你簪子只是想感謝你之前遇見狼群時救了我!</p>

    蔡涵卻不領情,委屈道:“你們個個優越無比,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子看不起我,我蓬萊蔡家也不比別人差,不需要你們可憐!</p>

    見自家師姐急的掉眼淚,戚文然趕緊問道:“這是發生什么事了?”</p>

    從陸明霜和趙況你一言我一語的解釋中,俞愔和戚文然才了解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p>

    原來他二人離開后,方澄與趙況討論起了陣法,二人均是陣道高手,聊得倒也算投機,陸明霜對陣法也略通一二,后面也加入了討論之中。</p>

    蔡涵中途嘗試過插話,但無奈她對陣道真的一竅不通,半點話也插不進去,就有些憋屈,躲到一旁生悶氣。35xs</p>

    方澄和趙況到底是男子,不明白蔡涵敏感的小心思,但是陸明霜是個心思細膩的女子,她看出來了,所以想要去安慰蔡涵。</p>

    因著之前遇見狼群時蔡涵幫助過自己,陸明霜對蔡涵頗有好感。</p>

    想到蔡涵之前夸過自己的簪子好看,就打算送給她當作之前救自己的謝禮,這簪子也是件筑基期法器,外形十分精致,陸明霜覺得這簪子作為禮物也不算丟人。</p>

    沒想到蔡涵自尊心十分之強,一提謝禮就炸毛,覺得陸明霜送簪子是在可憐她、施舍她,覺得眾人認為她又窮又沒見識。</p>

    然后就是俞愔和戚文然回來見到情形了。</p>

    戚文然聽完來龍去脈后說道:“蔡道友,你這是真的誤會了。我師姐從小就愛這些首飾,一般人她根本不會送,肯將簪子贈與道友,定是將你當作了親近之人!</p>

    蔡涵一臉懷疑:“真的嗎?”</p>

    戚文然失笑道:“自然是真的,不然我師姐怎會一直同你解釋,她是將你當作朋友了,所以才會如此在乎你的心情!</p>

    “對對對,就是戚師弟說的這樣!标懨魉B忙點頭附和道。</p>

    眾人好說歹說才挽回了蔡涵敏感脆弱的自尊心。</p>

    ——————</p>

    第二日,東方初曉,一聲尖叫打破了山間的寧靜。</p>

    發出尖叫聲的是蔡涵,眾人趕到時只看見陸明霜倒在地上,脖頸處插著一根簪子,身下是一大片血跡。</p>

    陸明霜死了,是被人殺死的,并且殺死陸明霜的兇手多半就在他們幾人之中。</p>

    眾人之間的氣氛變得詭異。</p>

    戚文然受的打擊最大,抱著陸明霜的尸體直接紅了眼眶。眾人也是唏噓不已,知他到芥子空間時被人追殺,師弟在追殺之中殞命,好不容易又遇見同門師姐,這還沒多久又被人殺死。</p>

    方澄蹲下身摸了摸地上的血跡:“這血已經滲進土里了,陸道友昨晚應該就已經遇害了!</p>

    趙況點頭贊同:“不錯,而且我懷疑兇手就在我們之中!</p>

    這個結論被他如此直白地說了出來,眾人皆是一陣沉默。</p>

    良久,戚文然放下陸明霜的尸體站了起來,說道:“我一定會找出兇手為我師姐報仇!</p>

    言罷,目光卻是死死鎖住蔡涵。</p>

    蔡涵被他盯得心里頭發慌,辯解道:“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想說我是兇手嗎?”</p>

    “可我師姐昨日與你發生爭執,今日就被人殺害,殺死她的兇器還就是昨日的那支發簪,這不得不讓我多想!逼菸娜徽f道。</p>

    蔡涵像是受了奇恥大辱一般,怒火中燒道:“誰會為了這點小事就殺人?”</p>

    戚文然針鋒相對:“那也是你為了這點小事鬧脾氣與我師姐起爭執!</p>

    “我昨天深夜看見蔡道友躡手躡腳地往外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來的!壁w況若有所思地說道。</p>

    蔡涵聞言面色卻是更加蒼白,眼神有些飄忽,口中卻還是說道:“我只是晚上睡不著,出去透透風!</p>

    “這林子里還不夠透風嗎?我看就是你心中有鬼!”戚文然反駁道。</p>

    “總之我沒有殺你師姐!”蔡涵嘴硬道,說到生氣時還跺了跺腳,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要說昨天晚上出去的,方道友和俞道友也出去過一段時間,還有你戚文然也沒有一直待在這里吧!”</p>

    蔡涵一番話卻讓眾人啞口無言。</p>

    確實,昨夜所有人都離開過,并不能因為蔡涵動機比較高就這樣斷定她是兇手。</p>

    爭辯了半天也沒爭出個所以然,最后趙況提議先將陸明霜入土為安,再做后續打算。</p>

    眾人合力挖了個土坑,將陸明霜埋了進去,戚文然尋了塊石頭,在上面刻上陸明霜的名字,勉強當做墓碑。</p>

    戚文然正在祭拜陸明霜,俞愔遠遠地看著。</p>

    “你覺得兇手是誰呢?”耳畔傳來方澄清越的聲音。</p>

    俞愔垂眼:“不好判斷,目前嫌疑最大的是蔡涵沒錯,但我覺得就算她心思敏感至極也不至于為此殺人!</p>

    方澄負手走到她身側,與她并肩而立。</p>

    “關鍵點在于殺人動機,我想不出陸明霜有什么必死的理由!</p>

    “我疑惑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你所說的殺人動機,還有一個是蔡涵深夜出去到底做了什么!庇釔秩粲兴嫉卣f道,“蔡涵并不是一個善于隱藏心思的人,她說謊說得太過明顯了,她一定有什么東西瞞著我們了!</p>

    “嗯,接下來多注意一下她的行動!</p>

    雖然不能這樣斷定蔡涵就是殺人兇手,但是她的嫌疑的確是最大的,于是眾人決定瞞著蔡涵,輪流監視她。</p>

    到了后半夜輪到俞愔監視了,她靠在樹上假裝休憩,眼睛卻沒有完全閉上,而是一直用余光觀察著蔡涵的一舉一動。</p>

    夜深,蔡涵見眾人已經歇下,提著裙擺小心翼翼地往外走去。</p>

    </p>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