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四十九章 登徒子
    只是逃出芳華城以后的生活卻不如范柳想象的那般美好,為了不讓流姝發現他和萍兒不得不過上了東躲西藏的日子。35xs幾經周折逃到了蓬萊,以為終于可以過上平靜和美的生活了,老天卻和他們開了一個大玩笑。</p>

    萍兒的姿色雖然不及流姝那般出眾,但也是個嬌俏美人,放到常人中也算是顯眼的了,所以到蓬萊不久后他們就遇見了垂涎萍兒美色的登徒子。</p>

    范柳自是要護著萍兒的,索性那人只是個凡人,最后也只是仗著人多將他打了一頓丟到了野外。</p>

    他只模模糊糊地記得后來有人將他從野外救起,把他帶到了一個昏暗的房間中,然后給他喂了不知名的藥后他就不省人事了,只是范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醒來后人生會被完全顛覆。</p>

    當他恢復意識后,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亂葬崗中,他的胸腹之間多了一條長長的紅色疤痕,但奇異的是他身上的傷已經盡數恢復了,同時他還覺得自己的身體里有使不完的力量。</p>

    然后他發現這不是他的錯覺,他的身體素質和以前完全不同了,速度和力量都獲得了極大的提升,如果說以前的他是個弱不禁風的書生的話,那現在的他拳能碎石,腿能斷樹,比之武道高手差距也只是經驗和招式而已了。35xs</p>

    這個認知讓他欣喜若狂,他馬上找到那個登徒子將萍兒救了回來,這天降的神力也給他的生活帶來了諸多好處,從此以后他們再也不用怕受人欺辱了。</p>

    范柳和萍兒一起開了一家酒樓,二人的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的,他們甚至計劃著明年生個屬于他們倆的孩子,若是男孩子,就由他來教詩詞文章,若是女孩子,就由萍兒來教女紅廚藝。</p>

    但是這個美好的愿望還沒有實現,范柳就發現自己變得有些不對勁,先是脾氣變得暴躁,時不時有些暴力舉動,然后開始間歇性地失去記憶,有時候恢復意識了他發現自己竟然在啃食生肉。</p>

    他心下害怕尋遍了名醫醫治,但是凡人的大夫并看不出什么,都覺得他身體康健,并不不妥之處,只是血氣旺盛了些,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p>

    但是范柳的病情卻在一日日加重,他想這病或許只有修士能看了,于是他尋上了一位在道觀里修道的練氣期修士,卻不那修士一見到就大吼一聲:“何方妖孽?”</p>

    說著就祭出長劍要將他當場斬殺,嚇得范柳連滾帶爬地逃走了,他害怕再遇見這種情況,便不敢再去尋修士為他診治,只好寫信給兒子范沛清,請他來蓬萊一趟幫忙看看。網</a>

    只是范沛清還未趕到,范柳的病就已經嚴重到無法挽回了,他的牙齒開始變得尖利,手指骨節變大,指甲也變得堅硬鋒利,他的外表越來越像一只野獸,而不是人類了。</p>

    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在一次短暫的失憶后,恢復意識的他看見的不是野獸的尸體,而是他心愛之人萍兒的尸體,而殺掉萍兒的顯然是渾身鮮血的他!</p>

    他親手殺掉了自己的愛人,甚至還把她當做食物吃了大半,這種絕望和痛心讓范柳徹底瘋狂,在范沛清趕到時他已經淪落到野外成為了一只徹頭徹尾的野獸。</p>

    范沛清為他驅除了部分妖氣,讓他的神志得以清明,但終究手段有限,妖氣無法徹底驅除,他也回不去當初的模樣了。</p>

    “后來的事你們也猜到了吧,流姝知道了我的狀況從方壺到蓬萊來要將我帶回去,現在就是回去的途中!狈读暤。</p>

    “可這樣看來流姝前輩對你也算是仁至義盡了,非但沒嫌棄你,還千里迢迢從方壺來到蓬萊帶你回去醫治!辩婟g插嘴道。</p>

    “呵!狈读湫σ宦,“一開始我也是這么認為的,甚至還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她!</p>

    范柳的聲音突然拔高道:“若不是我半昏迷之時聽到了老盛和這毒婦的對話,我會一直被蒙在鼓里,可能到死也還認為把我害到如此地步的是那個登徒子!是命運!”</p>

    他面目猙獰如同地獄里爬出的惡鬼,厲聲控訴道:“你們知道那登徒子是受誰指使的嗎?”</p>

    “是流姝?!”俞愔和鐘齡異口同聲地反應道。</p>

    范柳眼中此時充滿了怨毒和恨意,他道:“就是這個毒婦,她早就發現了我和萍兒在蓬萊的消息,她有立馬痛下殺手,而是買通了那個登徒子,讓他拆散我與萍兒!</p>

    “只是她沒想到我在野外的一番際遇,竟然讓我有能力把萍兒搶回來,更沒想到那番際遇會讓我變成如今這副模樣!”</p>

    “若不是她,我何至于此!”</p>

    說道這里他的情緒又開始不穩定起來,眼球布滿了紅色的血絲,呼吸逐漸變重。</p>

    “喂,你還好吧?”</p>

    “范柳?”</p>

    俞愔和鐘齡連續喚了幾聲皆無回應,不一會兒熟悉地嘶吼聲又響了起來,他們知道明心丹怕是已經失去作用了。</p>

    鐘齡估算了一下進來的時間說道:“快一個時辰了,范柳能說的也都說得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p>

    俞愔點點頭:“嗯,先回去再說!</p>

    二人又用黑布將籠子蓋上,吹滅了青瓷燈,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倉庫門。</p>

    見門口的兩個筑基期守衛仍是一臉茫然地呆愣在原地,二人舒了一口氣,看來這鮫人歌聲的迷惑能力還真是不低。為了不讓他們發現有人闖入的痕跡,鐘齡又靠著記憶將陣法復原如初,讓人看不出一絲破綻。</p>

    鐘齡一直未曾展示過自己的實力,這一番探查憑借的都是各種奇異法寶,加之他平時有些吊兒郎當的模樣,不免讓俞愔對他的印象一直平平。</p>

    但這下的復原陣法卻不是鐘齡憑借外力手段達成的,而是實打實地靠著自身超強的記憶能力和對陣法的理解作到的,這下倒是讓俞愔對他有些刮目相看。</p>

    “他倒不是個完全的花架子!庇釔衷谛睦锵氲。</p>

    遙夜沉沉,海風呼嘯,二人就著這黑夜悄悄地摸回了房間。</p>

    </p>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