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五十四章 雜役
    起初的兩天流姝并沒有讓俞愔自由行動,而是給她灌輸了許多關于芳華城城主彭萬里的信息,以及恢復她的外貌。

    她給俞愔準備了流朱閣獨家配方的藥浴,再配以美容養顏丹藥輔助,俞愔的樣貌如今已經恢復得有八九成了,跟之前在海中黑瘦狼狽的模樣截然不同。

    這看得鐘齡嘖嘖稱奇,直呼流姝的觀骨之術厲害,甚至還想花錢買下這奇術的法訣,不過流姝就靠這門獨門秘技吃飯的,自然是不可能輕易賣與他人,鐘齡只能無奈作罷。

    到了第三日,俞愔終于獲得了流姝的允許得以自由行動,一大清早她就迫不及待地離開了流朱閣。

    流姝與俞愔約法三章,一是月底俞愔就必須回到流朱閣中,否則她身上的煙就會直入心脈;二是俞愔必須改頭換面,不得讓其他人發現她的本來面目;三是若俞愔惹上了麻煩不可牽連到流朱閣。

    流姝給了她兩粒易容丹,此丹可以暫時性地改變服用者面部骨骼的走向,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的面貌,除非是善于觀氣、觀骨之人,否則用易容丹改變的面容想要瞞過元嬰后期的修士都不是什么大問題。

    這樣厲害的丹藥流姝自然不可能白白贈予俞愔,俞愔忍痛花了一塊上品靈石從她手里換到了這兩枚易容丹,這讓她不禁嘆氣:幫人做事還要自己出靈石,這世道艱難可見一斑。

    恰逢城主府近日要招收一批雜役,于是這日俞愔便頂著一張平淡普通的臉混進了被城主府甄選的雜役隊伍之中。

    城主府的門口擺了一張長方形的木桌,一名留著小胡子的青年男子正坐在桌前為前來應聘雜役的修士登記名字。

    “張二牛!

    “劉富貴!

    ......

    排在前面的人越來越少,下一個就要輪到俞愔了,也不知道流姝準備的假身份到底有沒有用,俞愔心里有些沒底。

    “玉影!绷糁『拥那嗄昴凶哟舐暫暗。

    “到!庇釔稚锨耙徊,學著前面登記的修士把身份玉牌遞給了青年男子。

    這玉牌自然也是流姝為她準備的,她現在的身份是芳華城魚仙鎮的一名散修,名叫玉影,年僅十七歲,父母雙亡,無親無故。

    站在青年男子身后的小廝瞥了她一眼,小聲嘀咕道:“看名字是個美人,怎么本人長得這么普通啊......”

    聲音雖小但青年男子和俞愔都聽的一清二楚,青年男子輕咳一聲掩飾尷尬道:“你是什么靈根和修為?”

    身份令牌并不會記載修士的靈根和修為,它們只是被作為簡單的身份甄別工具使用,但甄選雜役需要了解的卻不僅僅只有身份戶籍,所以在登記的時候城主府的管事會逐一問明他們的靈根修為。

    “金木水土四靈根,如今練氣四層!庇釔侄Y貌地回答道。

    見她沒有為小廝的嘀咕而動怒,青年男子看向她的目光就多添了幾分贊賞:“你是第十七號,站旁邊去吧!

    過了一會兒,所有的候選者都已經登記完畢了,一共有二十五人。

    青年男子把他們用性別劃分成了兩隊人,男的隨著他去了前院,女的則是跟著一名中年女修去后院。

    后院內,包括俞愔在內的十名女修都挺直了身板分成兩排站在了空地上,中年女修眼神略帶挑剔地在她們身上來回打量。

    “我叫沈凌蓉,是這城主府后院的管事!敝心昱弈局樥f道,“你們初入城主府肯定有很多規矩不懂,這塊玉簡把城主府的規矩說得很明白了,你們回去之后好好研讀就行!

    沈凌蓉說著拋出了十塊玉簡分發給每個人,然后繼續說道:“你們可有什么擅長的東西?”

    “我、我擅長照顧靈獸!”一個略微羞澀的圓臉女修磕磕絆絆地說道。

    沈凌蓉看了她一眼道:“既然你擅長照顧靈獸,那就去獸園里當差吧!

    “是!眻A臉女修欣喜應道,顯然是對這個安排十分滿意。

    這下眾人便清楚了這個沈凌蓉是想要根據她們的優點來安排工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等于是讓她們自行選擇差事啊,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院內諸名女修臉上都露出喜色。

    隨后便有一個尖臉女修大膽地說道:“我擅長妝扮!”

    “那便去服侍水仙夫人吧!鄙蛄枞氐卣f出了她的決定。

    尖臉女修聞言喜不自勝,水仙夫人的名號她雖然不曾聽過,但既然被沈凌蓉叫作夫人,那必定是城主的姬妾之一,能夠服侍她便意味著得到賞賜的機會大了很多,命好的話甚至有機會被城主看上,那可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眾女見狀十分歆羨,爭先恐后地說起了自己擅長的東西,沈凌蓉也根據她們的所長給安排了合適的職位。

    “你擅長什么?”沈凌蓉瞇起眼睛朝一直沒有言語的俞愔問道,現在就剩她還沒有說自己擅長的東西了,這個女孩從一開始就十分沉默,讓她不得不多注意了她一下。

    “我嗎?”俞愔指指自己說道。

    沈凌蓉點點頭。

    “我擅長種植花草!

    眾人聞言陷入了一陣古怪的沉默,只覺得這個姑娘老實得過分,她說的是擅長種植花草,而不是擅長種植靈植,她們都可以想象得到她能分配到什么工作了。

    “是花草,不是靈植?”沈凌蓉難以置信地反問道。

    若是擅長種植靈植,沈凌蓉就會把她安排到藥園,但她若只是擅長種植普通花草的話,那只有花匠比較適合眼前的小姑娘了。

    “是的!

    聽到了她確定的回答沈凌蓉也有些怔忡,愣了一會才道:“那你就負責幫助花匠老盧打理城主府的花圃吧!

    每個人都去處都定下后沈凌蓉又厲聲警告道:“你們的去處雖然已經定下了,但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如果你們這一個月內有任何失職的情況出現,那么也只好請你們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了!

    “是!北娙她R聲答道。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