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七十一章 有孚
    俞愔再次清醒的時候已是隔日,她發現自己倒在客棧的地板上,手邊是那把吸盡她所有靈力的銹劍,防御法陣仍舊安靜地運行著,四周也并無異常。

    若不是她空蕩蕩的經脈與丹田在提醒她到底發生了什么,她甚至產生自己只是在地板上睡了一夜而已的錯覺。

    銹劍不知何時已經從俞愔手中脫落,此刻正安安靜靜地躺在地上,看起來沒有什么變化,仍是那副銹跡斑斑的模樣,仿佛把俞愔靈氣吸盡的并不是它一般。

    醒來后的俞愔先是用神識將身體探查一圈,確認了自己只是靈氣枯竭,并無受傷之后,便原地開始打坐恢復起靈氣來。

    半個時辰不到,俞愔便睜開了雙眼,眸中是掩不住的驚喜。

    她發現自己回復靈力的速度比之之前快上了些許,正常的練氣期修士回復靈氣往往需要一個時辰或是更久,而俞愔因為自身是重修的關系,所以回復速度較之原本練氣期時就已經快上許多了,往往一個時辰不到便可完全恢復。

    但這次在被銹劍吸干靈氣之后,她卻發現自己竟然可以在半個時辰左右就將靈氣完全恢復,這不可不謂是個巨大的驚喜。

    靈氣的回復速度越快說明她吸收靈力和運轉靈力的速度越快,別人將靈力運轉一個大周天需要一個時辰,而她卻只需要半個時辰就夠了,這意味著她的修煉速度會比常人快上許多。

    不過這是在銹劍吸盡她靈氣之后她才發現的,難道這和銹劍有關系嗎?

    俞愔的目光移到了銹跡斑斑的長劍上,她心下一橫,再度握住了劍柄,然后朝劍中再次注入靈氣。

    果然,昨日發生的事情又重現了,這把銹劍再次將她體內的靈氣吸得一干二凈,然后方才從她手中脫落,不過比起昨日要好的是,在體內靈氣被吸盡之時她卻沒有昏迷了。

    俞愔又再次打坐回復起來,良久她睜開雙眼,自言自語道:“這次又快了一些!

    雖然回復速度的提升十分微小,但俞愔確切感覺到了,這讓她如何能不驚喜,有了這個方法,她在這十天之中修為再晉一階絕對不是問題。

    于是俞愔就用著這個方法開始修煉起來,本來她的修為就處于隱隱要突破的狀態,到了群英會開始的前一天,她的修為竟然連晉兩階,已然到了練氣六層。

    只是到了后期,這個方法也有些疲軟了,回復靈氣的速度提升到三刻鐘后便無法再進一步了。

    俞愔猜測讓她修煉速度變快的并非銹劍的本身,而是吸盡靈氣、再回復修煉的這種方法。

    銹劍把體內的靈氣吸盡,將身體逼到極限狀態,然后進行修煉就會大大提升自己的上限,頗有一些破而后立的味道,而三刻鐘應該就是目前的她所能到達的極限了,所以繼續使用這個方法,她的修煉速度卻沒有再繼續提升了。

    俞愔舉起這把銹跡斑斑長劍仔細觀察,這九天里它日夜不停地吸收著自己身體里的靈氣,此時的它終于產生了一絲變化,劍身處有一塊指甲蓋大小的地方褪去了銹跡,就像一塊褐色的染布上多了一個白點,微小卻又顯眼。

    “難道這把劍是在吸收我的靈氣修復自身嗎?”俞愔不禁暗道。

    若是如她所想,那這把銹劍要恢復昔日模樣,所需的靈氣之大,簡直超乎了俞愔的認知。

    這把劍實在太過奇異,若是它能不分對象地吸收靈氣那倒不失為一個殺手锏,但若只吸收俞愔自己的靈氣,那便有些雞肋了,根本發揮不出劍本身的作用,只能作為她修煉時的輔助工具。

    心里這么想著,俞愔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塊下品靈石,然后將銹劍的劍尖對準刺入靈石之中。

    不過片刻之間,原本晶瑩的靈石瞬間失去了靈光,并且在地上化作了一堆齏粉。

    這......這說明它是不挑靈氣的!

    俞愔不免有些心潮澎湃。

    她又拿出了一些含有靈氣的靈物與之接觸,但這回銹劍卻沒有繼續吸收他們的靈氣,之時如普通的長劍一般將其切作兩半。

    在經歷過各種試驗后俞愔得出了結論,這把劍的口味還有點挑,只吸收精純的靈氣,是以在試過那么多不同的靈物后,竟然只有靈石中的靈氣它愿意吸收,還有少數含有精純靈氣的靈物能獲得它的青睞。

    俞愔推測恐怕面對修士之時,這把劍也是一樣的......非靈力精純著不吸,這還真是挑食......

    但是看向一地被銹劍吸完靈氣化作齏粉的靈石和靈物后,俞愔不禁神色微凜。

    這把劍太過霸道了,面對靈氣之時,與其說是吸走接觸之物的靈氣,更像是吞噬,不留任何余地,將對方的最后一絲靈力吞噬干凈。若是將這劍作用在修士身上,自己恐怕是要被他人當作邪修不可。

    不過這劍所透露出的氣息浩然純正,并沒有一絲邪魔之氣,可見并非魔劍,但這作風太過霸道,又兼得來歷不明,俞愔心下決定,在自己沒有一定實力之前,不到萬不得已之時不會使用此劍,以免遭人覬覦和受到誤會。

    “我不知道你原本的劍名,不過既然認主于我,我就有權力給你起名了吧!庇釔治罩P劍喃喃自語道,“需卦卦辭為: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孚者,信也,你便叫作有孚吧!

    俞愔看向手中的有孚劍笑了起來,又繼續投入了修煉之中。

    第二日,卯時紅色木牌中便傳來了消息,通知各位修士群英會在辰時便會準時開始,而地點在東郊的演武臺,參加者遲到半個時辰便視作放棄比賽。

    因著所住的客棧處于元山城的最西邊,而演武臺卻在元山城的城郊,一東一西相距甚遠,俞愔在破曉之時便從客棧出發前往演武臺。

    到達之時離群英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但演武臺周邊卻已經擠滿了參加群英會的修士,他們三五成群地交談著關于今天比賽的信息。

    更有一個俞愔熟悉的聲音在人群中喊道:“方壺群英榜,俗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畨K下品靈石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