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七十二章 真嚴
    演武臺的觀臺之上,各門各派的高層皆已入座。

    元山城城主邱曦見時間差不多了便走至觀臺左側,拿起槌擊響了鑼架上的銅鑼,低沉洪亮的鑼聲響徹東郊,原本嘰嘰喳喳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

    邱曦又行至觀臺中央,以靈力擴音,朗聲道:“今日方壺群英匯聚一堂斗法切磋,旨在交流道法,所以點到為止即可,切不可傷人性命,若有違者,將逐出元山城,永世不得參加群英法會,希望在場的各位道友謹記!

    “哈哈哈哈!币粋如洪鐘般響亮的男聲從空中傳來,“邱城主還是一如既往的的菩薩心腸,與其修道,不如修佛來得更適合!

    空中傳來飛馬的嘶鳴聲,一輛金光燦燦的馬車在觀臺前停了下來,一位身著玄袍的中年男子從馬車中走了出來,微笑與眾人打招呼道:“派中事物繁忙,我來晚了!

    落花門的一位化神期女修眉頭微皺,譏諷道:“張晉成你遲到了還擺什么排場,就你那念山派總統沒有幾個人能忙什么?”

    “也是,我念山派不比你落花門繁忙,怪不得云道友你臉上的皺紋都多了幾道,想必是操勞過度了!睆垥x成笑道,他也是化神期的修士,所以對上落花門老妖婆用不著留什么面子,對拼起來誰輸誰贏還說不定呢。

    “你......”云綠籬已是化神期修士,眾人無不對她恭恭敬敬,何曾受過這等氣,抬手就欲教訓張晉成。

    而一旁的邱曦這時候趕緊走過來隔開兩人,打圓場道:“群英會即將開始,還請兩位前輩不要傷了和氣!

    二人看了邱曦一眼,這小子雖然只是元嬰后期的修為,但是其身后的元山城絕對不容小覷,是以都決定各退一步,賣邱曦一個面子。

    云綠籬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張晉成則是理也不理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這邊的騷動自然引起了臺下修士的好奇,因著觀臺上皆是方壺中的頂尖強者,他們自然不敢隨便使用神識探查,只能抬著脖子、瞪大眼睛往觀臺中看去。

    邱曦再度回到觀臺中央以法擴音:“每座演武臺之上都設有評判的傀儡,他們會根據演武臺中的每個修士的狀態做出判斷,并且每五座演武臺就會有一位修為高于你們的修士坐鎮,是以也不用擔心傀儡評判有誤。辰時已到,我宣布群英會正式開始!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震動了起來,一座座演武臺從地中升起,俞愔粗略一估覺得數量應該有兩百座以上。

    參加人數遠遠大于演武臺的數量,是以不可能所有人都一同開始斗法,只能分批次進行,且第一輪的淘汰階段便足足需要進行五天。

    俞愔的第一場比賽面對的是一個練氣四層的男修,所以很快便結束了自己的比賽,眼瞅著天色尚早,她便從商販那里買了一本方壺群英榜看了起來。

    “哇——!”遠處的演武臺傳來一陣驚嘆。

    俞愔好奇地尋著聲源走了過去。

    演武臺上,一位年輕的女修士用著雙刀將對面的佛修逼得節節敗退,刀法精準絕妙,引得眾人尖叫連連。

    “咦?這和尚不就是十天前在任務點處見到的那個!笨辞辶搜菸渑_中二人的樣貌之后,俞愔立馬認出了那個處于劣勢的佛修便是十天前在任務點遇見的那個奇怪和尚。

    一位打扮華麗,手搖折扇的年輕修士道:“這落花門的白時初這手雙刀耍的確實好,很少見到女修用刀能如此行云流水,不帶一點猶豫的。這佛修雖然也有些手段,但恐怕不是白時初的對手!

    一位丹鳳眼女修聞言冷笑道:“你知道那佛修是誰嗎?”

    “誰?”

    “古佛宗的佛子真嚴,天生適合修佛的天才,古佛宗將他藏的極深,是以方壺之中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他如今修為練氣九層你知道他用了多少時間嗎?五年,僅僅用了五年時間!”

    聽得此言,周圍響起了一陣吸氣聲。

    如今修仙界二十年內筑基便可稱之為資質上佳,十年左右筑基便已是天才中的天才,而若是按真嚴修煉的這個速度,怕是群英會一結束他便可以筑基了,五年筑基這可是連單靈根的天才修士都不一定敢想的事啊。

    也有不服女修所言的人說道:“白時初可是群英榜練氣組排名第七的高手,你口中的真嚴佛子在她面前還不被打得節節敗退毫無反手之力!

    眾人看了一眼演武臺的情況,便有一些人贊同地點點頭。

    “我也覺得這場比賽應該是白時初贏下了,也許真嚴佛子確實是個修煉的天才,但是他畢竟只修煉了五年而已,白時初的經驗可比他多的多了!

    俞愔聽著他們的談話,又看著演武臺上的比試,她倒是和丹鳳眼女修一個看法,覺得真嚴會贏。

    雖然明面上看起來真嚴好似被逼的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但實際上白時初的刀都被他巧妙的身形躲開了,并且連他的一片衣角都劃不破,更遑論傷到他本人了。

    眾人的爭論還在繼續。

    丹鳳眼女修啐道:“你們是看落花門女修長得好看才這么說的吧,你等著看!

    “快看!”有人驚訝地喊道。

    眾人將視線集中到了演武臺中。

    原本劣勢的真嚴徒然御著佛珠向上空沖去,演武臺的邊緣處出現了許多密密麻麻的金絲,而這些金絲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網,而金絲的源頭赫然就是真嚴手中的佛珠。

    白時初就這樣被牢牢地網在其中,她不甘心地拿著雙刀對這金絲網狂砍,但是卻連一根絲線都沒有砍斷,她又使用了火球術進行攻擊,金絲網沒燒掉,倒是自己因為空間太小,頭發不小心被燒掉了一半,好不狼狽。

    真嚴握著佛珠用力一拽,金絲網便帶著里面的白時初一起掉出了演武臺外。

    眾人紛紛閃躲,白時初就這么摔在了地上,不禁痛呼出聲。

    評判修士的聲音響起:“第四十七號演武臺,真嚴獲勝!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