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七十九章 眼盲
    俞愔覺得自己的后腦勺有點疼,她下意識地摸了一下疼痛的地方,只覺地腦后一片濕漉漉的,她將摸過腦袋的手放到鼻子下一聞,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她得出結論:她摔到腦袋了。

    許是腦袋受到了撞擊,導致俞愔對摔傷前的記憶有些模糊,她呆坐在原地回憶了好久,終于想了起來,今日她上山來是為了給母親采藥的。

    俞愔的父親早早離世,只剩他們母女二人相依為命,而俞母的身體一直不好,平日就靠藥吊著命,買藥自然少不了銀錢,但俞愔母女的生活本就不寬裕,所有的經濟來源就是靠母女二人做些繡品,吃飯尚且有問題,更別說是買藥了,總是買了這回,下回就買不起了。

    眼見著娘親的身體一天天地衰弱下去,這可愁壞了俞愔,最后還是醫館的大夫見她可憐,教了她如何識別草藥,讓她自己上山采去。

    好在俞愔對這方面也頗有天賦,學得十分之快,學成后便開始自己上山采藥了,不僅解決了母親的用藥問題,有時候甚至還能多采一些賣到藥材鋪里,又為家中減輕了一些負擔。

    昨日發現剩余的藥材已經不多,于是今日一大早俞愔便來到山上采藥了。

    本來藥材采得差不多時俞愔就準備回去了,卻不想她在山崖邊上發現了一株靈芝,就算是不懂藥材的人都知道靈芝的珍貴,若是能采到這株靈芝那她娘這一年的藥材都不用愁了,說不定還能換一間好點的房子,改善一下家里的居住環境。

    想到這里俞愔的面容不禁帶上了一絲喜色。

    她用麻繩的一端綁住了自己的腰,又將另一端綁在了不遠處的一顆樹的樹干上,她拉著麻繩一點一點地順著懸崖往移動。

    就在她的手要觸碰到靈芝的那一刻時,麻繩卻突然斷了,她就這么直直墜下了山崖。

    想清楚了事情的的經過,俞愔不禁苦笑起來,這么高摔下來竟然只是腦袋受了點傷,這也算是他福大命大吧。只是現在已經到了晚上了,這么久沒回去娘親一定擔心她了。

    俞愔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勉力站了起來,剛起身時頭還有些暈,她下意識地想去尋找身邊能倚靠的東西,卻發現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她咕囔道:“這山里的夜也太黑了吧,啥也看不見我咋回去?”

    但她馬上就發現不對勁了。

    當她抬頭望天之時,她竟然也看不到一絲光亮,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

    好奇怪啊,今天是陰天嗎,可這也太過黑暗了,怎么什么也看不見啊。按正常來講,就算是陰天也不至于如此黑暗,就算是在山林之中也應該可以看見樹木模糊的影子,可今日就是什么也看不見。

    俞愔心底莫明地生出了一股巨大的恐慌。

    她顧不得四周的漆黑磕磕絆絆地向前走去,她看不清路,更辨不清方向,就像遭遇海難的受難者,不知所措地在漫無邊際的大海中游蕩,尋找一根可以抱緊的浮木。

    “砰”的一聲,慌亂間俞愔的額頭重重地撞到了一棵樹上,本來后腦勺的傷就讓她覺得頭暈不已,這額頭又再次受傷對俞愔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

    但她卻無暇顧及自己額頭上的傷,一個恐怖猜測從她的心頭浮現——

    或許不是星月被烏云所遮,也不是山林中的夜色太暗,只是她自己的眼睛看不見罷了。

    俞愔只覺得有一股涼意從腳底心直沖腦門,眼睛看不見了對于她來說和斷了活路也沒有什么區別了,無論是做繡品還是上山采藥都離不開她的眼睛,看不見就意味著她掙不了錢。

    母親那般病弱,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再加上一個變成瞎子的她,那生活會變成什么樣,俞愔連想都不敢想。

    并且現在最大的問題還不是回去后如何生活,而是她要如何在看不見的情況下走出這座山。

    路她可以靠摸索,但是方向她就真的無法確定了,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往前走,只要能遇見人她就有救,她可以用身上僅剩的錢托人將她送回家。

    突然變成瞎子讓俞愔很不習慣,就算她的每一步都邁得格外小心,還是不免被山石或是枯枝絆到,摔了好幾個跟頭,手更是在不斷的試探摸索中磨出了血泡,不一會兒就渾身是傷了。

    “咕嚕......咕嚕......”俞愔的肚子叫了起來,從早上出門后她就沒再吃過東西,現在倒還真有些餓了,但現在的她又要怎么吃東西呢?

    野味就不要想了,俞愔現在滿腦子祈禱的就是不要遇見野獸,不然她恐怕就要命隕此地了。太高的野果也別做夢了,瞎子還是別想爬樹了。思來想去就只能找些長勢低矮的果子果腹才是正理。

    但找果子也很講究,因為畢竟不是所有果實都是可以食用的,若是一不小心摘到了有毒的果子,那她的這條小命也是不保了,所以俞愔的雙手能不能摸出這些野果究竟是不是可食用的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不過山林之中的野果也不是隨處可見的,俞愔一路摸索了許久愣是什么也沒找到。最后虧得是此時正是春季,給她尋到了野生的竹筍,這才讓她得以果腹。

    俞愔一邊哭著一邊將竹筍往嘴中塞去,她必須得堅持下去,只要能回去,就一定會有辦法的。跟著大夫學習了一段時間,她也有了一定的醫理知識,她知道她眼睛看不見的原因八成就是后腦勺受傷的緣故,回去尋大夫看看未必治不好。

    所以,她一定要堅持下去。

    怕后續尋不到食物,她又拔一些嫩竹筍放進了衣襟里作為儲備的糧食。

    因為看不見,所以就沒有辦法分辨白天和夜晚,也就無從計算時間,俞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反正餓了就在山林中尋找野果,困了就直接以地為床。

    慢慢地她也習慣了自己眼睛已經看不見了的這個事實,并且她發現自己的各類感官在眼瞎之后變得更為靈敏。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