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八十四章 恢復
    已經發狂的凌順本欲撲向倒地昏迷的小碧啃咬,但聽到了俞愔的聲音卻又改變了主意,他看向俞愔,低吼著向她撲去。

    俞愔自眼盲之后,其他感官的敏銳程度都有了極大的提高,凌順這一撲亦被俞愔聽了出來,她身體本能地往旁邊一側避開了他的襲擊。

    “小碧?”俞愔疑惑道,因為察覺出了異常,她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得往后挪步。

    不對......這人的氣味和步伐的聲音都不對,這不是小碧!

    俞愔喝道:“你是誰?”

    可惜回答她的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

    沒給她思考的時間,凌順又帶著低吼撲了上來,這次俞愔也躲開了,但同時也撞到了身后的桌子。

    “嘶——”因為疼痛俞愔倒吸一口涼氣,果然眼睛看不見就是處處受制,而凌順更是抓住這個機會抓住了俞愔的手腕,將她一把甩到了地上。

    疼痛席卷了全身,俞愔倒在地上無法動彈,而凌順的身影卻壓了下來。

    她可以聞到面前的人口中的的腥臭味,可以聽到他沉重的呼吸,還能感受到對方隔著衣物傳來的體溫。

    就要這么認輸了嗎?

    仿佛間她好像又聽見了范沛清在她耳邊說話——

    “我不認識你父母,但我認識你。俞愔,你要何時才能破開此局?”

    “我無法幫你更多,記住,你只有靠自己克服眼盲才能破開此局!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靜止了一般,天地寂靜,唯余她一人。

    眼盲之后確實然后讓她處處受限,但轉念一想她也不是沒有收獲的,至少眼盲讓她注意到了很多眼睛沒問題的時候不會去注意的東西。

    眼盲是劣勢,但也不是無法克服的,她可以用其他感官的優勢來代替眼睛。

    心中心思百轉千回,但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瞬之間的事情。

    面前的人口腔的腥臭之味從上方傳來,她的臉龐可以感受到他鼻息的熱氣,這說明他的腦袋是就在自己臉的上方,距離也十分近。

    俞愔心念一轉迅速將發間的銀簪取下,朝著自己估計的位置用盡全力扎下。

    “啊——!”

    凌順發出了凄厲的喊聲,那銀簪正中他的脖頸,深深陷入了皮肉之中,溫熱的鮮血噴灑而出,隨著慘叫聲的停止,凌順兩眼一翻倒了下來,把俞愔壓了個正著。

    俞愔推開凌順的尸體,用手抹了一把臉,一手的濕熱黏膩,這是血。

    她正欲起身,卻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眩暈之感,她搖搖晃晃地又跌回了地上,她覺得有無數光點從腦中浮現,一點一點積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團,然后那光團越變越大,原本一直籠罩在周邊的薄紗就這么被撐破了。

    俞愔睜開雙眼,眸中再無迷茫之色,雙瞳晶亮,滿是堅定之色。

    自此,局已破。

    她想起來了,這里只是千花寶塔所設的幻境,她不是千花城里和母親相依為命的貧困少女,眼盲也只是千花寶塔給她出的題目。

    而如今她已經堪破了此局,所有的記憶也都恢復了,但卻仍舊處在這個幻境之中。

    俞愔眉頭微皺,她想到了之前范沛清試圖直接點醒她,讓她破局而出,這事怕是還要與他見一面才能搞清楚。

    之前一直是眼盲的狀態,加之對甄家人也不太熟,是以俞愔也不知道這個襲擊他的男人究竟是誰,她輕輕嘆了一聲將他怒瞪的雙眼合上,然后去查看小碧的狀態。

    “小碧、俞愔你們沒事吧?”

    范沛清和俞愔皆是住在客房,所以兩人住處也不算遠,他把闖入他房間的瘟疫患者解決了之后,便來看看俞愔這邊的情況。

    結果一進門就看見了一臉血跡的俞愔,和倒地在旁的小碧。

    俞愔聞聲抬眼看向他,那雙眸子亮得出奇,在昏暗的房間里顯得那樣不同,仿佛黑夜里的燭光,熠熠生輝。

    “看來你已經恢復了!狈杜媲逵^察入微,一眼就看出了俞愔已然看破了眼盲一題。

    “嗯,其他的事稍后再談,你先把那具男尸搬出去!奔热挥忻赓M勞動力,豈會有不用的道理,俞愔一邊吩咐著范沛清處理尸體,一邊查看小碧的情況。

    小碧倒沒有被那人傷到,只是額頭磕破了皮,一片紅腫,俞愔把她扶上了床,簡單處理了一下她的傷口。

    那廂范沛清也剛剛處理好凌順的尸體,甄家的小廝就帶著護衛來了:“范公子,你沒事太好了,我家少爺請你到大廳一趟!

    “好!

    “小碧和俞姑娘沒事吧?”小廝問道,冷不丁看見了一臉干涸血跡的俞愔,他被嚇了一大跳,“!”

    “剛才我們遇見瘟疫患者的襲擊了,所以有點狼狽!庇釔植缓靡庖馑嫉亟忉尩,她這才想起來自己滿臉鮮血的樣子可能有些嚇人,

    見范沛清一臉淡定,俞愔也不像被感染的樣子,小廝稍稍舒了一口氣:“小碧沒事吧?”

    “沒事,她只是不小心磕到了頭,受了點小傷!庇釔终f道,然后又轉頭與范沛清道,“我與你一同去吧,我想知道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

    小廝在旁弱弱建議道:“俞姑娘你先把臉上的血清一清吧,太嚇人了!

    俞愔赧然:“那你先去吧,我稍后就到!

    當俞愔踏入大廳之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

    其中當屬平仙韻最為激動:“俞姑娘的眼睛恢復了?”

    她本以為俞愔的眼睛已經是藥石無醫了,卻不想才半日未見,此女竟然無需人引導就獨自走了進來,再觀她眼神清亮,目光有焦距,顯然不是眼盲的樣子,這對于一個醫者來說怎么能不驚喜呢?

    “是的,今日遇險后就突然能看見了!庇釔只卮鸬,同時也在打量著平仙韻,修仙者記憶力超群,俞愔記得面前的這個女子是群英會筑基組的第一名。

    還有坐在主位上的甄嚴,雖然蓄起了頭發,但她不會認錯的,這人就是那個古佛宗的佛子。

    “這真是個奇跡,等會你讓我再瞧瞧!逼较身嵮劬Ψ殴獾。

    俞愔點頭答應,隨后抱著滿腹疑慮入了座,聽他們說起現在的情況。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