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八十五章 商談
    甄家繼劉管事和其他幾名仆役感染瘟疫之后,就再無人被感染了,而今日被感染的凌順等人卻是一個意外。

    原來,因為這瘟疫的傳染極為容易,這幾日千葉城里的感染瘟疫的人數正在成倍的增加,殺了感染者大家又與于心不忍,畢竟這些人的父母親人只要活著就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至親死去。

    這不殺的話,又有許多人會因此被襲擊,從而感染上瘟疫,這讓許多家庭都難以抉擇。

    最后終于有人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將自家感染瘟疫的人趕出了家門,任他自生自滅,這樣既保全了自己,又不用親手了解至親。

    有一個人起了頭,后面面臨同樣問題的家庭也有樣學樣地跟起了風,紛紛把家中的感染者趕了出來。

    但漸漸的他們就發現不對了,原本零零散散的感染者他們帶上武器還能應付,現在這些感染者集聚起來的戰斗力卻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雙拳難敵四手,這些集聚起來的感染者遠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但家中的糧食是有限的,一些家中沒有余糧的人不得不出來尋找食物,面對感染者的壓倒性的優勢,他們只能被同化成為新的感染者。

    到如今,被感染者已經占了千葉城總人數的十之八九了,出門一看,街上晃蕩的全是齜牙咧嘴的瘟疫患者,是以一條街里戶戶門窗緊閉,生怕這些感染者闖入其中。

    甄家因此也加強了護衛,要求護衛們輪流巡邏,不想還是發生了意外。

    凌順在看守后門的時候偷懶了,靠在門邊打了個盹,卻沒想到有感染者從附近的狗洞鉆了出來,直接撲在他身上啃咬,結果當然是感染上了瘟疫。

    失去理智的他又接連咬傷了沒有防備的小廝和護衛,這才導致了甄家今日的混亂。

    感染者已經被關進柴房隔離了起來,那個狗洞甄嚴也已經命人堵上了,但眾人懸著的心卻遲遲無法落下,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終究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這瘟疫的詭異實在是超乎了眾人的想象,平家父女對瘟疫患者進行了多方研究,卻也沒研究出醫治之法。

    城門仍有重兵把守,只要有妄圖強行闖出去的,便會被守在城門上的士兵用箭射殺,千葉城里的活物一個也逃不出去。

    這樣下去,不用多久,這里就會成為一座真正的死城。

    眾人商議后,決定開始縮減吃穿用度,再將后院花圃開墾出來種植瓜果蔬菜,做好自給自足的準備。

    商談結束之后,俞愔隨著范沛清來到了他的房間。

    他們有必要談一談。

    剛才坐的已經夠久了,俞愔選擇站著說話,她瞇起眼睛:“你清楚這是怎么一回事嗎?”

    范沛清搖頭道:“我知道的也不多,本來堪破了自己所選的題目就該被傳送到藏寶閣中挑選寶物,可我們卻被留了下來,記憶雖然恢復了,但卻無法使用靈力!

    這個問題俞愔也發現了,在這里他們和凡人并沒有什么區別,恢復記憶了也只是多了一些對戰經驗罷了。

    范沛清繼續說道:“而且據我所知每個人的幻境應該是獨立的,現在卻全部交織在一起了!

    俞愔神色一凜道:“在這幻境之中要是身亡了的話,我們現實世界的身體也會隨之死亡?”

    幻境分很多種類型,有的幻陣只是單純迷惑對手,根本不具有殺傷力,還有一些幻陣則是處處殺機,不僅會將幻境中受的傷轉換為現實,還會讓人耽溺其中不得解脫,在毫無知覺中死去。

    就不知道千花寶塔是哪一種了。

    “往年的千花寶塔所出的題目并不難,很少有人破不開題目命喪其中,但我記得曾經有一位涉世不深的練氣期修士,因為破不開千花寶塔所設之局,被困死其中,最后身死道消!狈杜媲逡蛔忠痪涞恼f道,神情很是凝重。

    這是具有殺機的幻陣,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如此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會讓他們丟掉性命。

    俞愔眉頭蹙起,沉吟了一會道:“千花寶塔究竟出了什么問題我們現在還無法判斷,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這場瘟疫應該是對真嚴或者平仙韻出的考驗,只有他們堪破自己選的題目,我們才有一線生機!

    “只是這究竟是針對誰的就不好判斷了!狈杜媲褰釉挼,說著揉了揉眉心,他只要想起這些就忍不住蹙眉,“七情六欲......七情......”

    “為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或許等到所有人都解開了自己的題,這千花寶塔的幻境就會自己破開!

    這一切都陷入了僵局。

    ——————————

    夏夜清風,弦月如鉤。

    俞愔在床上輾轉反側,滿腦袋都是關于千花寶塔幻境的種種猜測,只覺得有一團亂麻梗在心中,理不出任何的頭緒,讓她煩躁得無法入眠。

    她輕輕嘆了口氣,決定起身去院中散散步。

    蟬鳴陣陣,更顯得院內寂涼。

    俞愔深深吸了一氣,草木暗香帶著夜的涼意從鼻中進入體內,將她內心的煩悶稍稍沖散了一些。

    她抬頭望向沉沉夜幕,呢喃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有賊人!抓住他,他往東邊去了!”不遠處傳來護衛的喊聲。

    俞愔眨眨眼,東邊不就是她在的這個方向,這是怎么回事,千葉城這個情況大晚上的還有人出來當賊,難道不怕死嗎?

    不過以她的劍術應付普通賊人應該沒有問題,她握住了懸在腰間的劍,等待賊人的到來。

    果然,一個黑色身影正在往這邊跑來,只是蒙著黑色的面巾讓人看不清具體的樣貌。

    俞愔長劍一橫攔住他的去路,那黑衣人微微瞇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也不驚慌,矮身就要從她劍下穿過。

    俞愔哪會就這樣如了他的意,直接揮劍作勢要往下劈去,但這黑衣人身法快的出奇,竟然躲掉了這一劍,這讓俞愔驚訝地挑了挑眉,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反應啊,她的劍術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對上武功高手也是能有一戰之力的,

    不過俞愔反應十分之快,劍鋒一轉把黑衣人的面巾挑了下來。

    黑衣人也沒想到這種情況,不禁怔住了。

    借著清冷的月光,俞愔看清了黑衣人的面貌——

    眉目和善,唇角帶笑,端的是一副慈悲相,此人竟是真嚴!

    ()

    1秒記住愛尚: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