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一百零四章 善意
    俞愔這一打坐就用了整整兩天。

    之前從千花寶塔之中出來后,她的心境就獲得了極大的提升,她練氣七層的修為早已經有所松動了,要不是因為遇見黑金八爪魚,她此時在寶船之中可能就已經突破到了練氣八層。

    所以當她終于有時間靜坐修煉之時,就順其自然地突破到了練氣八層。

    “俞道友,恭喜了!

    俞愔一醒來就看見溫良和穆端雅與她道喜,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俞愔也不例外,剛突破的她眉角眼梢都是喜意。

    “謝謝!

    不過溫良二人的下一句話就馬上讓她開心不起來了,因為他們說——

    “綿綿鯨迷路了,我們現在在一片迷霧之中,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俞愔環顧四周,果真如他二人所說的,四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明明綿綿鯨一刻沒停地在游動,但這白霧硬生生給了他們一種在原地打轉的感覺。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這片白霧的范圍確實非常廣,所以讓他們尋不到出路,而另一種是他們的直覺沒錯,他們就是在原地打轉。

    無論哪種,看起來都是危機四伏。

    “什么時候開始的!庇釔珠_口問道。

    穆端雅說道:“應該是前日晚上,我和師兄修煉了一會,一睜眼就在這迷霧之中了,見你在突破,我們又不敢叫醒你,只好輪流值守,以防有什么危險!

    “但是根據這兩日的觀察,這里除了濃霧一片,就再沒別的異常了!睖亓冀釉挼。

    “先觀察看看吧!庇釔终f道,現在再慌亂緊張也沒有用,只要他們一直待在這片白霧之中,總有機會找到真相的。

    “哎,還好我們帶的辟谷丹夠多,不然真不知道怎么熬下去了!蹦露搜拍钸兜,“啊,對了,俞道友你的辟谷丹夠嗎?不夠我勻一些給你!

    俞愔聞言怔怔地看著面前秀麗的少女,她的目光純澈,語氣真摯,似乎在說著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是俞愔此刻卻說不出心里那種復雜的感受,只是愣愣地回答道:“我、我還有,不用了......”

    穆端雅沒有在意她的反應,只是專心致志地數著自己的小金庫還剩下什么東西是在這海中能用上的,她隨口道:“要是不夠的話就找我要,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相逢即是有緣,吶給你!毙」媚镒彀湍钸读艘欢阎,翻出了一個瓷瓶拋給了俞愔。

    俞愔伸手接。骸八崴?這是什么?”

    穆端雅還未說什么,溫良就搶話道:“不值錢的玩意,捉弄人的東西!

    穆端雅白了溫良一眼,同俞愔解釋道:“這丹藥確實經常被人拿來整人,不過那是他們不懂酸水丹的真正用處,吃了酸水丹的人會渾身散發出一股酸臭味,皮膚表層還會冒酸水......”

    “看吧,就是捉弄人的東西,我以前就騙她吃過!”溫良插嘴道。

    穆端雅危險地瞇起了眼睛:“師兄,你要是再打斷我的話......”

    溫良想起自家師妹那天生的怪力,身子不禁抖了抖,然后乖覺地閉上了嘴巴。

    穆端雅轉頭又繼續說道:“這種酸臭味恰巧是大部分海獸都討厭的,遇見海獸時要吃了這個,說不定真能爭取到一線生機!

    俞愔聽得也是雙目放光,覺得這東西再好不過了,心里甚至還盤算了起來,此番若是得以逃出生天,下次出海的時候她要多買幾瓶這酸水丹,好歹是個逃命手段。

    “當然,這東西只對部分海獸有用,我沒又一一試過!蹦露搜盘嵝训。

    俞愔將這酸水丹收了起來,又從包里拿出了之前療傷剩下的上品回春丹道:“這就當作是我的回禮了!

    穆端雅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上品回春丹幾個字,當即道:“酸水丹不值這個價,你快收起來!

    “可是若是能在海獸口中救得我性命,一瓶上品回春丹又算得了什么!庇釔质强粗械乃崴ぴ诂F在這種情況之中的價值,更是感于穆端雅的一片善意,她真的太久沒有感受到這種純粹的善意了。

    她們沒有任何的利益糾葛,穆端雅也只是單純地給了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善意,就只是這么簡單的關系,但就是因為這樣,在俞愔眼里才顯得愈發難能可貴。

    至少,她現在覺得,修仙界的修士也不全是那般冷漠。

    “不要!蹦露搜艙u搖頭說道,“你以后要是遇見什么好玩的又便宜的東西記得給我帶一份就好了,這幾塊下品靈石的東西不用太在意啦!

    俞愔見她態度堅決,也就不再堅持,笑道:“謝謝穆道友!

    雖然晉階了,體內的濕氣也排除了很多,但是容貌卻也不可能馬上就恢復,所以俞愔此時的臉還有一些黑腫,看不出本來的面貌。

    但穆端雅卻覺得俞愔笑得十分好看,那是一種從內到外的清雅疏朗,并不需要美貌來體現,舉手投足自有一股風流。

    “你很好看......”穆端雅呆呆地朝俞愔說了一句。

    俞愔對自己現在的模樣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面前少女的話語絲毫不似作偽,認真無比,她不由得綻放出了一個更加燦爛的笑容。

    ————————

    修改中,購買的可以稍后再看。

    因為之前都是穆端雅和溫良在值守,俞愔醒來后就讓他們先休息一下,自己來守夜。

    夜里,四下寂靜,白霧迷蒙。

    俞愔注意著迷霧和

    “你很好看......”穆端雅呆呆地朝俞愔說了一句。

    俞愔對自己現在的模樣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面前少女的話語絲毫不似作偽,認真無比,她不由得綻放出了一個更加燦爛的笑容。

    俞愔對自己現在的模樣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面前少女的話語絲毫不似作偽,認真無比,她不由得綻放出了一個更加燦爛的笑容。

    雖然晉階了,體內的濕氣也排除了很多,但是容貌卻也不可能馬上就恢復,所以俞愔此時的臉還有一些黑腫,看不出本來的面貌。

    <br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