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幻化
    也不知流光劍是不是聽懂了斗法臺下的議論,那劍意所化的銀白小蛇委屈得縮成了一團,黑溜溜的眼珠子幽怨地看了一眼臺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俞愔總覺得剛才那只銀白小蛇的眼神好像有些幽怨,而且是往她這個方向看來的,是有孚劍的緣故嗎?

    她低頭看了一眼被自己抱在懷中的有孚劍,只見有孚劍的劍身抖了一下,向她表達了嫌棄的情緒。

    “你嫌棄那把劍?”俞愔低語道。

    有孚劍聞言又抖了抖,表達了肯定的意思。

    “哈哈!庇釔州p聲笑道,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有孚劍如此明顯地表達自己的情緒,她覺得頗有意思,“這流光劍看起來不是很穩定的樣子,倒是那個儒修的武器挺有意思的,光是那支毛筆就已經算得上變化多端了!

    其實俞愔這話是故意說給有孚劍聽的,因為她想到了剛才有孚劍表示不開心好像就是因為她夸獎了那儒修的武器,所以故意有此一說,想試探一下有孚劍。

    果然有孚劍左搖右晃地表示了自己的不開心。

    與此同時,斗法臺上賀煦南和韓銳正打得難舍難分,但流光劍像是突然失控了一般,在眾目睽睽之下從一把劍變成了一把嗩吶,并且還自顧自地吹奏起了喜慶的樂曲。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看得眾人是目瞪口呆,內心全是:還有這種操作?這是劍嗎?

    其實流光劍的特性便是可以操控幻象,還可以根據主人的想法幻化自己的形態,也正因為這個特性,讓筑基期的賀煦南極快地掌握了劍意化形的要領,成為了瀛洲風頭正盛的青年才俊。

    只是現在流光劍自作主張幻化成了一把嗩吶,這是出乎賀煦南意料的,他根本沒有下指令讓流光劍幻化成嗩吶,但是這流光劍卻自作主張地變化了形態,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一個風光霽月的美少年拿著一把正在吹奏喜慶樂曲的嗩吶,這怎么看怎么喜感,斗法臺下有些群眾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賀煦南的臉更是黑得如同鍋底一般,周身的氣壓都沉了下來。

    只有韓銳覺得這是賀煦南要使出真本事了,幻化成嗩吶的劍,這流光劍竟然能如此變化,當真了不得,于是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應對這場比賽。

    俞愔也沒想到這流光劍竟然變成了嗩吶,認真想了想活了這么久她還沒見過用嗩吶當武器的,就算是音修好像也沒聽過有用這個當做武器的。

    你想想,別人都是琴、簫、笛子之類的,風雅得不行,你掏出一把嗩吶吹了起來,感覺氣勢就輸了別人一大截。

    俞愔沒忍住,也低低笑了起來,不過她和賀煦南可是隊友,也不好笑出聲,所以掩飾得極好,旁人都沒有看到她笑了。

    只有她懷中的有孚劍輕微地晃了晃。

    斗法臺上的流光劍像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銀白小蛇的身體抖了抖,然后那把嗩吶又幻化成了一根巨大的黑色狼牙棒,看起來就殺氣騰騰,威力不小的樣子。

    “哇,這流光劍除了變成嗩吶,還可以變成狼牙棒啊,什么都能變嗎?”

    “看起來有點厲害!

    “這就是傳說中的幻劍嗎?”

    盡管賀煦南一直在試圖操控流光劍讓它變回來原來的樣子,但是今天的流光劍太反常了,一直在抗拒他的控制,自顧自地進行著劍身的幻化。

    可能是斗法臺下觀眾的驚呼似乎讓流光劍很是滿意,它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變化一種形態,一會兒變成掃把,一會變成雞毛撣子,還有菜刀、磚頭之類的,以此引來圍觀群眾的陣陣驚呼,好像是在告訴大家,只有你們想不到,沒有我流光劍幻化不成的武器。

    賀煦南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面沉如鐵來形容了,他這個人最是端方雅正,在看見流光劍的幻形在逐漸跑偏的時候,他的臉色就已經由黑轉紅了,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瞪得老大,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俞愔也是看得瞠目結舌,暗暗道:“這流光劍在幻形上的確有點功夫,只是從局勢上看,這劍似乎有些脫離了賀煦南的掌控!

    岳蕊和譚盈盈一直注意著斗法臺上的動靜,起先她們倆也以為這是賀師兄的新招數,但是到后面就發現不對勁了,明明可以一劍傷到韓銳的,但是流光劍卻在途中變換成了菜刀,直接導致攻擊距離不足,讓賀師兄撲了個空,這絕對不是什么新招數了,流光劍失控了!

    “情況有些不秒,流光劍看起來有些不對勁!弊T盈盈開口說道。

    岳蕊擔憂道:“我從沒見過賀師兄如此失態,這流光劍到底怎么了?”

    “如果是流光劍失控的話,這局對賀道友可有些不妙!编w承安說道,“流光劍不停地變換形態會給他的攻擊和防御的判斷造成不小的麻煩,長此以往,對手只要不是傻子都會發現破綻,對方是筑基大圓滿的修士,經驗十足,只要給了破綻,很有可能直接就拿下比賽了!

    黎漾問道:“賀道友身上有備用的劍嗎?”

    譚盈盈搖搖頭:“劍修對劍最是忠誠,劍跟人久了兩者也會產生默契,所以劍修不會輕易換劍,就算是損壞了一般也會選擇修復而不是換一把新劍,更何況流光劍這等寶貝,能損壞它的法器基本不存在,賀師兄自然也就不會去準備備用的劍了!

    黎漾:“這......”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這一戰對賀煦南來說恐怕是難了,要是一般修士也就算了,對方是一名實力不俗的筑基大圓滿修士,境界上本就有領先,再加上流光劍拖后腿,賀煦南取得勝利的概率從之前的六四開,變成了現在的三七開。

    果不其然,在流光劍又一次猝不及防地在攻擊轉換成了一把鋤頭后,賀煦南被韓銳抓到了破綻,韓銳的巨型毛筆橫向一掃,將賀煦南掃下了斗法臺。

    瀛洲公子榜的第一人賀煦南在第一場比賽就敗下陣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