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無限羽箭
    “這假的吧,賀煦南怎么可能輸,還是第一場比賽就輸了?!”

    “外貌可以偽裝,但流光劍偽裝不了,能這樣變換形態的除了流光劍還有什么法器可以做到?”

    “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能打敗號稱瀛洲筑基期第一人的賀煦南。

    從賀煦南被韓銳一筆掃下斗法臺后,四周的議論聲就沒有停止過,連黎漾都忍不住小聲同岑知意嘀咕:“我以為我們和賀煦南組隊是穩贏了,沒想到是比誰輸得更慘,嗨呀!

    在場的都是修仙之人,耳聰目明的,黎漾這些話聲音雖然小,但還是沒有逃過其他人的耳朵。

    岳蕊怒目而視:“你這個修為實力最差的人有什么資格評價賀師兄!”

    實力強又怎么樣,還不是輸了,本質上和他也并沒有什么不同,黎漾想這樣反駁,但是他還是得罪不起紫霄宮精英弟子,于是訕訕道:“是我急了,口不擇言,口不擇言!

    見他一副討饒的樣子,岳蕊也沒心思和他計較,黎漾這人實力不咋滴,眼力更是差勁,和這種人計較平白拉低了自己境界,于是她冷哼一聲,撇過頭去查看賀煦南有沒有受傷。

    因為賀煦南的失敗,俞愔這隊和對面打成了平手,這樣就需要加賽了。

    岑知意道:“加賽對面派出的肯定還是那個筑基大圓滿的儒修,我們是派誰去呢?”

    賀煦南因為什么原因失敗的他們不知道,但是讓一個已經敗過一次的他再去和韓銳戰斗,那贏面可以說微乎其微,岑知意的話讓眾人陷入了沉思。

    岳蕊著急道:“當然還是賀師兄了,他只是一時失誤,你們誰實力能強過他的?要是連他都打不過了,你們覺得你們誰能打敗那個筑基大圓滿的儒修?”

    沒等其他人回答,賀煦南就先道:“流光劍出現了一點問題,現在的我不適合打這場加賽,讓章道友上吧,他的實力應該沒問題!

    劍修的劍是堪比他們性命的存在,流光劍的不穩定造成了賀煦南的敗北,所以在查明原因之前除非必要,不然他不準備再上場了。

    章銘聞言點點頭:“交給我吧!

    沒過多久裁判就喊人上場了,最后的加賽要開始了。

    因為之前的對戰雙方對對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一上場也就不作寒暄,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趁手法器發起了攻擊。

    章銘的法器是一把名叫穿云的長弓,上面布滿了繁復的夔龍紋和云雷紋,整體呈現黃銅色,看起來很古老的樣子,弓箭是遠程武器,需要一定距離才能施展,所以萬萬不可讓敵方接近自己,那樣的話自身的優勢就將蕩然無存,所以章銘一上斗法臺就對韓銳發起了攻擊。

    韓銳的武器仍舊是那支巨大的毛筆和那塊盾牌般的硯臺,一見章銘的羽箭便舉起了硯臺抵擋,羽箭在觸碰到硯臺時發出尖銳的摩擦聲,但是卻無法穿破這厚重的防御,最后只得無力地落下。

    譚盈盈擔憂道:“在戰場上盾牌就是抵御弓箭的最佳方法之一,而韓銳的那塊巨型硯臺正好就起到了盾牌的作用,章道友的武器可以說是完全被對方克制了,這可如何是好......果然還是......”果然還是要賀師兄上場才行。

    但她的余光在瞥見賀煦南陰沉的臉色后識相地閉上了嘴巴。

    不過韓銳的盾牌雖然能抵擋章銘的羽箭,但是架不住章銘射箭的速度快,并且一次還能射好幾支箭,韓銳必須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閃躲之上,根本沒有機會接近章銘,這便是他這種近戰的優勢了。

    弓箭嘛總有個數量的,不可能是無窮無盡的,只要等到章銘的羽箭全部用完,那么就是他能近身的時刻,屆時等待章銘的只有戰敗一條路,被硯臺擋住臉的韓銳嘴角咧開無聲地笑了起來。

    但是很快的他的笑容就僵在臉上了,章銘的羽箭確實用完了不假,但他卻拿出了一個箭囊,那箭囊之中似有吸鐵石一般,將散落在斗法臺上的羽箭悉數吸回了箭囊。

    若是這樣一直循環,那么章銘的羽箭根本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自己接近他的機會就變得十分渺茫了。

    他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就使用那個吧,用了那招,這些羽箭就回不去了,他就能接近章銘,然后一舉擊敗他。

    韓銳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道:“這招我原本想當作秘密武器的,但是你很強,值得我用這招!

    韓銳掐了一個法訣,口中念念有詞,只見他手中的巨型毛筆筆尖逐漸染上了黑色,似乎變得柔軟又濕潤,這是...墨水嗎?

    章銘神色一凝,心知這恐怕是對方殺招,十支羽箭破空襲來意圖打斷韓銳,但為時已晚,只見韓銳將硯臺豎立而放,自己雙手操控著這只巨型毛筆迎上章銘的羽箭,他只用沾有墨水的筆尖輕輕觸碰那些羽箭,那速度極快,威力十足的羽箭就像失去了力量一般,直接落在了地上。

    并且章銘試圖用箭囊回收羽箭時,便發現那些被墨水沾過的羽箭似乎被什么東西封印了一般,根本召不回來,他的無限羽箭被破解了!看來那墨水是有封印之效。

    雖然知道了墨水有封印的效果,但是章銘還是不得不繼續射出羽箭,因為不繼續如此的話,那韓銳馬上就能攻過來。

    那墨水那般厲害應該是消耗品,或者是有時間限制的,不然韓銳不會現在才拿出來,只要能拖到墨水耗盡或是封印時間結束,那么他就可以......

    章銘的猜想確實不錯,這墨水其實是一種消耗品,使用一種名叫黑塵的罕見石頭磨制的,它可以暫時封印法器的靈氣,讓他們和主人之間的聯系暫時切斷,時限為一刻鐘。

    時間雖短,但效果確實出奇的好,修士對法器的依賴可不小,失去法器等于削弱了他們大半的戰斗力,韓銳正是用著這招在自己的門派里闖出了不小的名堂。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