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在炮灰的邊緣掙扎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氣運
    看著俞愔和有孚劍的互動賀煦南無奈地笑了笑,俞愔見狀滿臉歉意道:“有孚劍的態度雖然差了一點,但是以后絕對不會去支使流光劍搗亂了,我保證!”

    賀煦南搖搖頭道:“這我是相信的,只是我想搞清楚這兩把劍之間的聯系,若我沒猜錯的話,他們之間應該是認識的!

    這也是俞愔想搞明白的,但是她這邊有的情報實在是太過少了,俞愔說道:“我也想弄明白他們之間的關系,但是我在找到有孚劍的地方就只發現那塊刻有劍冢二字的石碑,其他再無特別之處了,實在是有心無力!

    賀煦南沉吟了一會,道:“流光劍是我家老祖在一處上古修士戰場中找到的,那處戰場煞氣極盛,就算是我家老祖已經是化神期的修士,在那里面也是險象環生,使用了兩件十一階的極品法器才僥幸從其中逃脫!

    十一階的極品法器在當今修仙屆已經算得上是頂峰一般的存在,只有少數煉器宗師才能制作出這種品階的法器,目前為止俞愔也只見過一件,那便是在方壺見到的那座千花寶塔。

    只一座千花寶塔便被方壺一眾修士看作至寶,連化神期修士都甚為眼紅,而賀家老祖這一出手便是兩間十一階的極品法器實在是身家豐厚啊,不過由此也可以見得那上古修士戰場是何等的危險。

    俞愔道:“那上古修士戰場竟然如此兇險!”

    賀煦南點頭:“那流光劍是我家老祖從那戰場中帶出的唯一東西,但是無奈流光劍已有劍靈,并不能為他所用,倒便宜了我。并且據老祖宗所言,那處戰場隕落的修士的修為絕對不止化神!

    賀煦南的語氣很平靜,就像是在述說意見稀松平常的事情,但里面所包含的內容卻是讓俞愔震驚非常,化神之上便是飛升了,賀煦南的意思是......

    “你是說...流光劍出自上界修士之手?”俞愔抑制不住自己的震驚問道。

    賀煦南給了俞愔一個肯定的目光:“毋庸置疑,流光劍來自上界!

    “流光劍來自上界,那有孚劍豈不是......”俞愔喃喃道,她知道有孚劍的來頭很大,但是卻不知道能大成這樣,并且流光劍對有孚劍那般敬畏,這更證明了有孚劍的不一般。

    所以她這是撿到寶貝了?俞愔兩眼放光地看著有孚劍。

    也許是她的眼神太過熾熱,有孚劍從沒見過自家主人有過這樣的眼神,害怕地將劍身往后移了移。

    “你這有孚劍絕對不一般!辟R煦南說道,“但是你也不必太過擔心,這種靈劍都有劍靈,會自行擇主的,一般人就算殺了你也認主不了它!

    “噗!

    賀煦南的話讓俞愔的心稍微安了一些,但是這兄弟平時說話都如此直白的嗎?有時候真有點讓人猝不及防。不過和這種直來直去的人交往倒是輕松,不需要猜來猜去,更不會產生滿腹疑慮,因為在你產生疑慮之前,他就會將這些疑慮全部打消,相處起來著實很愉快。

    這樣的賀煦南讓俞愔說話都放松了一些,“我都懷疑我所有的運氣是不是都來遇見有孚劍了,你跟我說它是把寶劍,我現在都還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賀煦南挑眉道:“此話何解?”

    俞愔支吾了一下道:“我這個人運氣有點差,就是乘船就遇見海難,做個低階任務就遇見變異妖獸,走個路都能遇見打劫的......你乍然給我說,我隨手撿到的破銅爛鐵可能是存在于上界的寶貝,這種感覺真的是很微妙,已經不是天上掉餡餅能形容的了,我就怕、就怕......”

    “哈哈哈哈!辟R煦南忍不住笑出了聲,“就怕什么?”

    “就怕這等好事會讓我接下來倒大霉,我一直覺得運氣這東西是守恒的,得到了這般厲害的東西,我心里有些不安!庇釔謱擂蔚卣f道,其實她心里甚至擔心起了接下來的奪旗戰,按照她的運氣守恒定律來說,這場戰斗注定是不會平靜的。

    賀煦南仿佛聽到了什么稀奇事一般:“你這叫什么?運氣守恒定律嗎?改明兒我找個擅長六爻八卦的修士給你算算!

    對于修仙者來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擁有氣運的修士就仿佛是天道的寵兒,就算資質平平,但是架不住天才地寶往他們儲物袋里跑,躺著都能結成元嬰。

    這種人雖然少見,但也不是沒有,就像他們紫宵宮里一位師叔,那可是五靈根的廢材資質,卻一路順風順水地修煉到了金丹后期,估計等他這次奪旗戰結束那位恐怕就要晉階元嬰了。

    俞愔擺擺手道:“不用了,算與不算都一樣,就算我注定是個衰命,那也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都要按算出的命走,那人生還有什么意思,修仙還有什么意思?”

    俞愔的話讓賀煦南的一雙杏眼冒出了晶瑩的光:“你果然很有意思!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既然是逆天,那么算出來的天命就是用來逆的啊!庇釔终A苏F恋奶一ㄑ鄣,她說這話時神情自然,姿態灑脫,就像是在說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

    “明明是一堆歪理,但我聽著卻覺得沒毛病,你很有想法,我很喜歡!辟R煦南歪頭說道。

    俞愔可以感覺出賀煦南的這個喜歡并不是什么愛慕的意思,只是在表達自己覺得她是個有趣的人罷了,所以會心一笑:“當然這些也只是戲言,我只是懶得去算罷了,修道者既要順應天道,又要逆天而行,兩者其實并不沖突,順的是天地法則,而逆更多時候只是修道者的意志體現,敢于與天道爭,才能在仙道博得一席之地!

    俞愔每說一句,賀煦南的眼神就多亮一分,他發現俞愔的很多想法都和自己不謀而合,并且還有一些是自己根本沒有想過的點,二人就這么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論道,直至夜深賀煦南方才道別離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