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予你傾世溫柔 > 第207章 二人世界
    奶奶覺得自己的孫女兒怎么都可愛。便道:“這不是慣壞的,這是小東西聰明,還會撒嬌!

    蔣楠將等等抱在懷里,“這撒嬌耍賴的功夫應該是和她媽學的!

    葉果努了努嘴,有些不是滋味的道:“她就是個小白眼狼,也沒見對我撒過嬌!

    等等仿佛是知道媽媽在說自己,小嘴兒一扁,兩只小手就朝葉果伸過去,“麻麻……麻麻抱……”

    剛剛心里還盤踞的吃味,這會兒被這小丫頭一句話,立刻逗得無影無蹤了。她失笑,將女兒抱了過去。

    “看吧,我就說這丫頭和個鬼精靈似的!”俞蘭笑著。

    快吃晚飯的時候,魏良晨和蔣芯一道回來了。蔣芯的孩子也已經好幾個月了,取名叫“釘釘”,釘子戶的意思。當時蔣芯生孩子的時候,在醫院里也是讓折騰得夠嗆。

    挨著的一線病房,都是臨盆的產婦。大家一個個的發作,無論是比蔣芯早的,還是比蔣芯發得晚的,總之,大家都生了走了,她一個人還像個釘子戶似的在那痛著就是不生。

    原本守著她的人不少。兩家人都去好些個,可是,到最后,大家都不呆那兒,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剩魏良晨一人陪著蔣芯。

    蔣芯那會兒抓著他的手,熱淚盈眶,直道:這會兒總算是曉得誰才是真愛了。

    結果,話才落,又是一陣好痛。痛得她恨不能帶著個球滿床的滾。反正,誰都是真愛,肚子里那小東西絕不是真愛!哪里有還沒出來就把媽往死里折騰的?蔣芯更是放話,等這小家伙出來,非得揪著他一頓好揍了。

    結果呢?

    結果一出來,看著那帶著把兒的小東西,蔣芯哪里還舍得揍?一頓‘哇哇’的哭起來,把魏良晨嚇懷里。又得哄孩子,又得哄她。

    兩個小東西,一回家,俞蘭抱都抱不及。得虧有保姆幫忙,才沒那么亂。

    吃晚飯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的大桌子上,蔣芯問葉果,“生了等等你還要生嗎?”

    蔣楠就沒好氣的瞪蔣芯。

    好端端的什么話題不好提,就專門提這個?

    “不生,已經有等等了,我們很滿足!笔Y楠替妻子答了,給她夾了塊肉絲,見她一雙眼懇求的瞅著他,他哼唧一聲,“想都別想!”

    上次生孩子痛成那樣,他這會兒還記憶猶新呢!若是像蔣芯這樣,一痛痛一兩天,那別說她受不住,連自己都要熬不!

    “其實再生個男孩那也不錯,正合和等等湊成一個好字!庇崽m道。人丁興旺,哪個長輩不喜歡?

    “是,我也認同媽說的,回頭等等還有人作伴!比~果立刻附和。

    “現在計劃生育!笔Y楠絲毫不動搖。

    蔣芯道:“你們倆又不在單位上班。再說了,只要你想生,還怕想不到辦法?”

    “你怎么不生了?”蔣楠甩給蔣芯一記白眼。

    蔣芯縮縮脖子,那邊,魏良晨立刻接了話,“我們有釘釘也夠了,不準再生!

    于是,關于孩子這個話題,蔣楠完全不給任何回旋的余地。

    晚上,葉果給等等洗了澡后,等等直接爬到大床上。蔣楠正躺在床上拿ipad看著電影,等等像個大爺似的,直接爬他胸上躺下來,學著他老爸的樣子,將兩腿彎曲,架成二郎腿擱她老爸大腿上。

    邊看電影,邊咯咯的笑。她分明就看不懂在演什么,就是不曉得這丫頭在笑什么。

    葉果自己洗了澡出來,一見這畫面,真是哭笑不得。伸手就把小等等給抱走了,“不準離得這么近看電視,媽媽沒教你?”

    小等等烏溜溜的大眼就看著她老爸,好像是在和老爸訴苦。人家就是學拔拔的嘛,有什么錯?

    葉果一邊把她往奶奶房里抱,一邊回頭和蔣楠說:“以后不許這么看電影了,你女兒壞得很。好樣子是一點都沒學到,壞樣子倒全給她學了去!

    蔣楠好無辜。

    現在可真是家有女兒初長成,凡事一點都不敢怠慢。

    俞蘭把孫女兒抱在懷里,又吻又親,只說:“我們家等等好乖好香!”

    葉果想,這小東西一點兒都不乖呢!回頭睡得時候一準還得哄。

    “來,爺爺抱抱!笔Y志貴伸手要抱孩子。俞蘭寶貝著,不舍得松手。

    葉果也就由他們去逗孩子了,說了晚安后回自己的房間。蔣楠已經不敢在床上看電影了,收了ipad,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過來,給你吹頭發!

    葉果乖乖坐過去,蔣楠給她理頭發。

    如今回想起來,以往的畫面還在腦海里轉,可如今連孩子都長這么大了。

    “蔣楠……”

    葉果軟軟的喚他一聲,頭發已經干了,整個人就仰靠在他肩膀上,睜著眼瞧他。

    “嗯?”他俯首對上她的眼,放下吹風機,掐了掐她的臉頰,憐惜的道:“又瘦了。都說讓你別那么辛苦帶孩子,有些事就分給家里的保姆做就好了!

    葉果懷孕那會兒是長胖了幾十斤,可是,生了孩子后,沒幾個月就瘦了。

    帶孩子那會兒,她真的被折騰得夠嗆。孩子身體不太好,出來的前三個月還好,也不怎么哭鬧,多半是睡著的?墒,三個月一過,從母體帶出來的免疫力降了之后就開始生病。

    一個小小的感冒,就引發肺部感染,嚇得葉果夠嗆。半夜送到醫院的時候,聽醫生說肺炎,她嚇得哭得比孩子還厲害。幸虧身邊有蔣楠,不然,她真不曉得自己能怎么辦。

    “你真不想要第二個孩子了?”葉果問。

    蔣楠將她抱到床上,拿被子蓋好她,自己鉆進去,把她摟在懷里,“你就別折騰了,就等等那小丫頭還把你折騰得不夠?”

    他輕撫著她的細臂,“明天起我休假,打算休10天,有沒有很想去的地方?”

    “真的?”葉果攬著他的脖子,“我申請去海邊,好不好?我喜歡那兒!

    正襯了蔣楠的心。他也喜歡那兒!

    “行,你說哪里就哪里。不過……可不能帶小丫頭去了!笔Y楠親吻她的鼻尖,吻她的唇,輕聲道:“我們好好過過二人世界!

    她媛媛的笑,回吻他,“要是想孩子了怎么辦?”

    “忍著!”

    她輕嘆一聲,“要是忍不了呢?”

    “……”回應她的是蔣楠的熱吻,緊接著,兩個人糾纏一起,睡衣被拋落在地上。蔣楠伸手要去拿小套套,被葉果阻住了,“不要,不許帶……”

    她雙眼氤氳著水霧,霸道又嬌軟的懇求。蔣楠哪里受得住她這副樣子,卻還是強忍著,“乖,別鬧,不能再要孩子了……”

    “不會懷孕的!我都沒吃藥,沒促排……以前也沒戴,不也沒事嗎?”

    她帶著哭腔,委屈得像是隨時會哭出來的樣子。某處更是邀請的靠近他,蔣楠頭皮一麻,什么念頭當下就被拋到腦海。

    “調皮鬼!”

    葉果笑了。

    其實,最近她有偷偷促排,只是,不曉得能不能懷上。

    葉果無疑幸福無比的,這邊雅情陷入了對往事的無盡回憶中……一個聲聲的“雅情……”在耳邊揮之不去,由遠而近,似夢非夢。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