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予你傾世溫柔 > 第273章 他想干什么
    好在,阿豐搖頭,“那倒不是。應該是被凍著了,頭昏腦脹的,有些發燒的樣子!

    那還好……

    雅情想去看看他,又抬目望了眼阿豐,“研研在他房間里嗎?”

    “你說舒小姐?”

    “嗯!

    “她一直沒在呢!”提起舒研研,阿豐也這才想起她,頗有些奇怪的說:“剛總裁要去后山的時候,她還在?珊髞砦胰フ揖仍犃,回來就沒再見著舒小姐人了;蛟S是住在了哪個房間里!

    “哦……”雅情輕輕應了一聲,想了一下,“那我去看看他!

    阿豐興味的笑,“趕緊去吧!總裁肯定就等宋秘書過去了!

    雅情被他打趣得有些臉紅,邊出門邊搖頭,“他才不會等我!

    “總裁對你的心思,我和舒小姐可都看得明明白白了!

    阿豐的話,讓她心頭一跳。

    “明明知道一會兒雪崩總裁還往山上跑,若不是喜歡宋秘書,還真不至于這樣。舒小姐哭著也沒能攔得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總裁往山里跑!

    雅情鼻尖微酸,沒再繼續回話,只說:“我先去看看他!

    話落,便帶上門,快步往蕭錦羽的房間里奔去。

    手,搭上門把的時候,心跳,從前沒有這樣快過。

    會不會真的如阿豐說的那樣,其實,他對自己……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有感覺……

    如果這樣的話,那么……研研呢?

    ……

    推開套房的門,穿過大廳,走到臥室。他房間的門沒有關上,雅情探頭進去,便見已經有醫生在里面了。

    她才出現,蕭錦羽就已經發現了她的存在。微微別過臉來看她一眼,她便走進去,輕問:“還好嗎?”

    “一點也不好,頭昏腦脹!彼谏嘲l上,穿著厚重的睡衣,臉色看起來并不是太好。

    房間的暖氣開得很足。

    醫生同他正說著什么,雅情聽不懂日語,只能擰著心站在一邊。等了好一會兒,醫生在側身拿藥,她邊細聲問:“醫生說什么了?”

    “有些發燒。要吃點退燒藥!

    雅情趕緊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心驚他的高溫。他就不該穿著睡衣和拖鞋就往雪山里跑,要是再呆一會兒,只怕會凍出傷來!

    沒有打針,醫生只是開了些藥丸,囑咐他吞下去。一會兒,醫生便離開了。

    整個房間,一下子只剩下蕭錦羽和雅情兩個人。

    雅情轉身就往外走。蕭錦羽以為她要就這么離開,心底無端涌起一抹失落,幾乎是下意識探手抓住了她,擰著俊眉,“宋雅情,我可是因為你才被凍成這樣,你就這么不管我了?”

    語氣里有幾分不滿,幾分抱怨,像生病中的孩子一樣。

    雅情忍不住‘噗嗤’一笑,垂目望著一連不滿的他,“我是打算給你倒水過來吃藥!

    蕭錦羽怔了一瞬,望著她的笑,他面上浮出一絲尷尬。大掌這才緩緩松開,將視線別過去,沒再看她,臉色頗不自然。

    雅情笑著去倒了水,將藥剝開遞給他。他正半靠在沙發上,閉著眼小憩。

    “先吃藥,吃了藥去床上躺一會兒!毖徘檩p推了推他,提醒。

    他乖乖的將藥吞下,望著她,突然正了正身子,臉色難看:“你哪兒不好跑,居然往后山跑?知道不知道,如果我晚到一步,現在你就怎么樣了?!”

    被他斥責,雅情心里仍舊很開心。

    “我還沒謝謝你!

    去她的謝謝!

    “誰稀罕‘謝謝’這兩個字!”

    蕭錦羽揪起的眉頭,愈深。

    雅情突然認真的問:“為什么你明知道會雪崩、明知道有生命危險,還要往山上跑?”

    問這句話的時候,雅情幾乎連呼吸都屏住了。自己,在期待什么,再清楚不過……

    可……

    他沒有回答,只是瞇了瞇眼,眼眸深邃的凝著她,“那你呢,為什么哭了?宋雅情,你在吃醋!”

    最后一句話,幾乎是篤定的語氣。那眼神,深邃銳利得仿佛要將她整個人看穿。

    雅情一怔。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抿著唇,別開臉去。

    蕭錦羽卻探手就握住了她的下頷,讓她直視自己,雙目盯緊她,問:“舒研研為什么會在我房間里?”

    雅情清澈的眸子里涌出薄薄一層霧氣,“這不是應該問你才對嗎?你們……都在一起了……”

    “什么叫在一起了?”

    雅情有些惱。

    他這分明就是明知故問!

    她拒絕回答,掙扎了下,要掙開自己的下頷。蕭錦羽卻陡然俯首下來,他的唇幾乎就貼上她的。彼此的呼吸離得很近。

    雅情一怔,心跳亂了好幾個拍。一時,連掙扎都忘了,只能怔忡的凝著他。

    他,想干什么?!

    “我和她,什么也沒做……”

    雅情一怔,心跳亂了好幾個拍。一時,連掙扎都忘了,只能怔忡的凝著他。他,想干什么?!

    “是不是你讓她過來的?”他緩緩開口。因為發燒的緣故,熱氣如火,唇,若有似無的擦過雅情的面頰。

    小臉,一片潮紅。雅情仿佛連呼吸都凝在了鼻腔,幾欲窒息。嫣紅的唇動了動,才說:“她……給我打了電話……”

    蕭錦羽瞇起眼,“那你知不知道,我……”

    他火熱的指腹緩緩摩挲著雅情輕顫的下頷,暗啞著嗓音開口,誘惑力十足,“我以為那是你!

    因為她的話,雅情驚愕的瞠目。

    他的意思是,他抱著研研的時候,以為抱的是自己?

    那么……

    她驚訝到瞠目結舌的樣子,看起來可愛極了。溫軟的面頰,帶著淡淡的潮紅,越發動人。溫軟細嫩的肌膚就在指尖下,讓蕭錦羽早已經心猿意馬,難以自持。

    他,想吻她!

    很想,很想!

    這么一想,下一瞬,他已經俯首,深深的勾住了雅情的唇。

    雅情心里顫動得厲害,他的氣息猛然襲過來,她心下一悸,身子虛軟的往后靠去。

    小手,下意識扣緊了身下的沙發。

    ====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