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予你傾世溫柔 > 第578章 從此便是陌路
    他抿唇,“我會想辦法帶她去做一次徹底的檢查!

    燕南頷首,認同這個想法。

    “這幾天,公司的事,交給你處理!彼{宇楓看著燕南,“有什么大事,隨時給我電話!

    “好的,先生。您放心休養。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燕南恭敬的承應。又轉頭和已經進門的梓歌點了點頭。

    “左叔叔就走嗎?”小豆子仰著天真的小臉問。

    “你們一家人度假,左叔叔還留下,就是礙眼的電燈泡了!毖嗄蠐崃藫岷⒆拥念^頂。

    一家人?

    度假?

    這兩個詞語,都讓梓歌下意識想要反駁,可是,看著孩子欣然的笑臉,終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燕南走到門口的時候,又想起什么,折回來望著沙發上始終沉靜的某人。

    “對了,先生。蘇小姐一直給我打電話,想要問您的行蹤!

    “你處理!彼{宇楓只是簡略的回答,視線,卻不自覺的在梓歌臉上逡巡了幾秒。而她……

    只是專心的低頭在和孩子說話,神情間掛著的溫柔笑意,沒有一點點減弱。

    很顯然……

    她根本,一點,都不在意……

    突然覺得很無趣,藍宇楓只是頹喪的揮了揮手,示意燕南離開。

    燕南已經走了,別墅里,一時只剩下兩個大人和一個孩子。

    她在房間里收拾行李,他則坐在壁爐前利落的生火。孩子穿著她的拖鞋,‘咚咚咚’的從她房間里跑出來。

    “爹地……”

    怯怯的童音,在他身后響起。

    回頭,就見到小豆子站在沙發邊上,似乎是緊張,小手不斷的攪弄著沙發上的流蘇。

    胸口,微窒。

    孩子對他的疏遠,再明顯不過。

    自從那晚情緒失控,將怒氣全發泄自己孩子身上后,他們父子之間,似乎就有了一道隔閡……

    他,從來就不擅長道歉,或者解釋。況且,現在在孩子眼里,他一定是個狼爸爸。

    “怎么了?”他問。盡量讓自己的神情不顯得那么嚴苛。

    “我要陪媽咪一起去超市買菜,爹地你要一起去嗎?”孩子問。

    “媽咪讓你來問的?”藍宇楓將火點燃,橙黃色的火苗,籠罩著他的俊頰。

    小豆子搖頭,“不是,是小豆子自作主張問的!

    “哦!彼是有些失落,又看了眼孩子!澳悄阆氲匾黄鹑?”

    “想!焙⒆記]有猶豫,點頭。

    藍宇楓提唇,涼薄的唇角終于有了點點笑意。

    雖然想,可是……孩子的緊張卻還是很明顯……

    “爹地不去了,你們去吧!彼拇嬖,不過是讓他們一大一小都不自在罷了。

    所以……

    他,何必呢?

    “真的不去嗎?”小豆子又確認的問了一次。

    雖然……

    是真的有點怕爹地啦。上次他兇自己的樣子,他到現在都還記得。

    可是……

    很難得爹地媽咪都在一起啊,他就好想一家三個人一起出行呢!

    “小豆子,既然他說不去,那就我們兩個一起好了!辫鞲璧穆曇魪纳砗髠鱽。她看也不曾看一眼藍宇楓,只是走過去,直接將孩子抱起來,沖孩子笑得燦爛,“時間不早了,我們不能再磨蹭了。要不然,一會兒你就該餓肚子了!

    “那好吧!小豆子是真的好餓了!焙⒆与p臂摟著她的脖子。

    “媽咪也餓呢!”懷里滿滿的溫暖,讓梓歌空蕩許久的心,終于有了安慰。

    “可是,媽咪有錢嗎?”孩子很擔心。

    “當然了!媽咪很聰明的,下飛機就換了錢!彼呀浂,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誰也不能依靠。

    所以,她會把所有事都做得滴水不漏。

    “爹地不和我們一起去,那我們要自己坐車么?”孩子又拋出個問題。

    “嗯!

    “可是,我和媽咪都聽不懂他們的話耶?我們會不會被賣掉丫?”

    哦。他可真是個多慮的孩子!

    “放心,媽咪會好好保護你的!一定不讓你被賣掉!

    他們邊聊著,邊走出了別墅。獨獨剩下,藍宇楓一個人呆坐在壁櫥邊。

    火舌,燃燒著,散發著強勁的熱氣。

    可是……

    莫名的,他卻只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涼意將他籠罩。

    冷……

    鉆心、刺骨的冷。

    梓歌牽著孩子回來的時候,別墅里,異常的安靜。

    沙發上,安靜的躺著一抹頎長的身影。他睡著了,可是,神情間的疲倦和憔悴,卻異常的明晰。

    梓歌怔忡的看著,竟覺得呼吸吃緊。

    孩子沒有察覺,剛要說話,她俯首在唇上豎了根手指。

    “噓。輕一點!彼崧曁嵝押⒆。

    小豆子小心翼翼的探頭往里頭看了一眼,又乖巧的頷首,輕聲輕語:“爹地在睡覺!

    “嗯!辫鞲钃Q了鞋子,將小豆子抱進屋子里。

    “媽咪去做飯,你就在廳里玩燕南叔叔給你帶來的游戲機。但,前提是……”

    “我知道!毙《棺有ξ拇驍嗔藡屵涞亩,“前提是,不要吵到爹地睡覺!

    這句話,從孩子的嘴里說出來,梓歌還是震了一下。

    這,確實……是她想說的。

    不!不是關心!

    不過是職業習慣而已。他是她的病人,所以,這樣的照顧再理所當然不過。

    這樣一想,梓歌心里反倒是釋然幾分。進房間將孩子的游戲機拿出來,視線,落在床上的毛毯上,想了一下,還是順手抱在手里。

    梓歌在廚房里忙碌,偶爾會探頭看向廳里。他還在睡覺,孩子就坐在他身邊殘留出來的小塊位置上,玩著游戲機。

    偶爾,揪眉。

    偶爾,舒暢笑開。

    偶爾,念念有詞。

    出神的望著孩子,梓歌心里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難以言說。

    垂首,撫了撫自己仍舊平坦的小腹,難以想象,這里又開始在孕育一個新的生命。

    視線,再落到那安靜的男人時,很快的別開了……

    他們之間,相當于兩條相交線。有過交集后,從此……便是陌路……

    而且,是越走越遠的陌路……

    這樣,是再好不過。

    是的,再好不過……

    藍宇楓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孩子坐在自己身側。暖暖的小身子,緊緊貼著他,讓他沉迷,不想起身。

    動了動睡得酸痛的身子,身上的毛毯稍微滑動了下,讓他微微愣神。

    “爹地,你醒了?”感覺到動靜,小豆子從游戲機里抽回神來。干凈的大眼,看著他。

    “嗯!

    “是小豆子吵醒你的嗎?”小豆子有些歉疚的看著他。

    “不是。爹地睡飽了!彼麚u頭,又垂目,看了眼身上的毛毯,抿唇,問:“你替爹地蓋的?”

    “嗯!是的!”小豆子鄭重的點頭。

    他笑一下。

    想什么呢?

    早該知道,不會是她。

    也,不可能是她。

    “不過,是媽咪拿過來的,讓我替爹地蓋上!毕乱幻,孩子的話,讓他一愣。

    眸色驟然深重了幾許。

    心潮,重重的撼動,漾出一圈圈漣漪。

    “你媽咪呢?”他問孩子,心情突然好了許多。

    “在廚房里給我們做飯!焙⒆又噶酥笍N房。

    藍宇楓掀開被子,坐起身來,往廚房里走。廚房里,有細微的動靜,他并沒有進去,也沒有打擾她,只是站在廚房門口安靜的看著她忙碌的背影。

    就這樣就好……

    離得太近,反而會被身上的刺刺傷。

    “唔……”顯然是被燙到了,她端著湯,手一顫,滾燙的湯全灑在了地上。鋼鍋跌落在地上,發出鏗鏘的聲響。

    熱燙的湯飛濺到她身上,弄得狼狽得很。

    看著這一幕,藍宇楓微微皺眉,沉了目。

    蹲在地上,梓歌看著被燙得發紅的指尖,痛得皺眉。亂糟糟的地板,讓她不由得有些沮喪。

    都要重新煮過了。

    “讓我看看!焙鋈,一雙長腿出現在她眼里。不等她抬頭,被燙傷的手指已經被一只溫暖的大掌抓了過去。

    他看了她一眼,直接將她扯起來,不由分說將冷水龍頭打開。她燙傷的手指,被他直接塞進冷水中。

    這種天,水涼得有些刺骨。

    梓歌倒是一下子清醒過來,抓回一些理智。

    “你干什么?”她掙扎著,要抽回手。

    “不要每次都問這個問題!彼{宇楓沒放手,只是淡淡的側目瞥了她一眼。

    他們離得很近。

    她的手,還被他握在手里。溫熱的體溫,讓她不由得想起曾經他陪自己做螃蟹時的畫面。明明過去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卻像過了半個世紀一樣長久。

    梓歌再次掙開他,因為動作太大,以至于冰涼的水飛濺到雙方臉上,頭發上。

    他僵住。

    雙目暗沉的盯著她抵觸的神情。

    水‘嘩啦啦’的響著,她只覺得心煩意亂。伸手將水閥扣上,她撐在素潔臺上,也不看他,只冷冷的說:“請你出去!

    他立在那兒沒有動。

    望著她的神情,添了幾許寒意。

    梓歌深吸口氣,抑制住自己亂蹦的心。好一會兒,她轉頭看著他,“藍宇楓,拜托你,和我保持距離……”

    她有些有氣無力。

    藍宇楓雙手握緊。

    她繼續說:“我是誠心的懇求你拜托,別靠我太近。藍宇楓,就像你說的,我們只是普通病人和看護的關系,所以……”

    她燙傷的手指,曲了曲,藏進掌心里。

    火辣辣的,像火燒過一樣。

    指尖,幾乎掐進肉里。

    她抬起頭來,直視著他,“所以,別管我的手指,也不要管我!”

    “我睡著時,身上的毛毯是不是你蓋的?”沒有回她,他只是兀自問了自己的問題。

    梓歌一愣。

    而后,她冷靜的點頭,“沒錯,是我。我是看護,你是我的病人,我有義務負責你的腿的健康狀況!

    “僅僅,只是這樣?”他雙目緊緊凝著他,不給她任何回避或退縮的空間。

    “不然,你以為我是在關心你?”她笑了一下,“我還會那么傻嗎?”

    他望著她。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