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予你傾世溫柔 > 第579章 威脅你的把柄
    眸光深邃。

    梓歌卻看不出來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等了好一會兒,他卻只是頷首,什么也沒說,轉身走了出去。

    望著那背影,梓歌只覺得胃里一陣翻滾,她難受得捂住唇。

    生怕他發現自己的異樣,不敢弄出任何聲響來。

    晚飯的時間。

    兩個大人,一句話都不曾說過。氣氛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顯然,孩子也發現了氣氛有些不對勁,原本還會說幾句童言童語緩和氣氛,可是,到后來,連孩子也說不出話來。

    晚飯,就在這樣的氛圍中,匆匆結束。

    藍宇楓起身,走出餐廳之前,似乎想起什么,驀地頓了下腳步。

    轉回頭看著梓歌,面無表情的開口:“盡快把我的復健行程表做出來,最遲,明天一早我要見到!”

    公事公辦的語氣,透著明顯的疏離。

    梓歌只怔了一瞬,而后點頭,“我知道了!

    自從吃過晚飯后,藍宇楓便直接進了自己的臥室,再也沒有出來過。梓歌將電腦擱在桌上,再次回頭看了眼那扇緊閉的門。

    “媽咪,你在擔心爹地嗎?”盤腿坐在她身邊的小豆子,突然揚起頭來問。

    “?沒有。媽咪怎么會擔心他?”梓歌幾乎是立刻否認。

    “媽咪不誠實!毙《棺油嶂^,“從爹地進去之后,媽咪已經看了好幾次了!

    梓歌怔了一下。

    唇動了動,想替自己此刻的行為做出合理的解釋,可是,思來想去,卻終究說不出一個字來。

    終究,只得將電腦移開,將小豆子抱到腿上,“媽咪帶你去睡覺,好不好?時間不早了!

    “好。今晚要和媽咪睡!”孩子趴在他肩上,嬌嫩嫩的說。

    她心里滿足得不得了。

    “是,不止今晚,明晚也是,后天晚上也是……”梓歌笑著覆在孩子耳邊低語。

    只是……

    越往下說,心里卻又止不住憂傷。

    后天,以后呢?

    以后……她和孩子,又怎么辦?他勢必還是會帶走孩子,而她想要和他抗衡,幾乎是完全不可能……

    躺到床上,關上燈,梓歌腦海里不自覺的浮現出曾經自己和藍宇楓一同睡在這兒的畫面。

    那一夜……

    他從后面輕輕摟著自己……

    以為自己全部忘了,可是,現在回想起來,一切竟然還是那樣的清晰。

    清晰得……

    連當初他的體溫,他的擁抱,都歷歷在目……

    心尖一酸,她輕輕抱住孩子。那溫暖,讓她空洞的心,一時變得好受了許多。

    “媽咪……”孩子輕輕喚她。

    “嗯?”

    “以后,你都不和爹地在一起了嗎?”埋在他懷里,孩子稚氣的問。

    “……嗯!彼幌朐衮_孩子。

    “那以后小豆子怎么辦?”

    “……”梓歌說不出話來,只是心酸的將孩子抱緊。她會再爭取的……再極力爭取……

    “媽咪,你真的不愛爹地嗎?”孩子又問。

    梓歌苦澀一笑,點了點他的小鼻子,“小朋友還不知道‘愛’是什么,怎么問這種問題?”

    “可是……我覺得爹地喜歡媽咪!

    喜歡?

    梓歌苦澀的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和藍宇楓之間的關系。

    “在巴黎的時候,爹地晚上睡覺,有好幾次都叫媽咪的名字!毙《棺佑终f了一句。

    她一愣,暗沉的夜幕里,她定定的看著孩子。

    孩子絕不會撒謊……

    這一點,她絲毫不懷疑。

    只是,藍宇楓是在孩子面前做戲嗎?他的演技,要騙到一個孩子,再簡單不過了。

    “寶貝,咱們不談這個問題,乖乖睡覺,好不好?”她不想再去想。

    “媽咪累了嗎?”孩子心疼的問。

    “嗯!彼c頭。累的……不止是身體,還有心……

    “好,那就睡吧!”孩子笑了笑,點頭。閉上眼去,一會兒又睜開來,“媽咪,爹地一個人睡覺,會不會冷?”

    她沒有再應,腦海里卻忍不住浮現出他落寞黯然的背影。

    這個時間,他應該已經睡著了吧?

    她這樣想。

    卻不知道……

    這一夜,另外一個房間,他獨自一人躺在床上,輾轉反則,苦苦煎熬……

    身體不冷,心卻一點一點發寒……

    清晨。

    光線透過云層,籠罩著整棟別墅。

    藍宇楓走出房間的時候,孩子還睡著。梓歌正坐在大廳里,輕聲講電話。

    “你不要這么激動,我有分寸的。真的!”她在這邊,很努力的保證,神情虔誠。

    “分寸?你能再被他騙去俄羅斯,就已經是沒有分寸了!”

    那邊的人,情緒實在是太激動。藍宇楓都能隱約聽到他炸毛的聲音。

    “我沒有被騙。孩子在這兒,我只是來見見孩子而已!彼苷J真的解釋,又笑了一下,“昨晚我就是和小豆子睡的!

    “笨蛋,你難道看不出來嗎?他現在就想拿孩子吊著你。你再這么傻乎乎的,又得栽他手上!

    “別擔心我了,我沒你想的那么笨!

    “不,你比我想象的笨多了。笨女人,這么好拐,你讓我怎么放心你?”那邊的人氣急敗壞!耙,我去一趟俄羅斯,把你和孩子一起接走?”

    對方提議。

    “你說,把孩子也一起帶走?”梓歌問。

    “當然,難道你舍得留下孩子?帶走了孩子,他最后威脅你的把柄都沒了。大吉大利!”

    “可是……能帶走得了嗎?他根本就是個不可能說服的人!憋@然,柯恒俊的提議,她心動了,而且,很心動……

    “不需要和他商量,就像他帶走小豆子也沒找你商量過一樣。你要做的事是和孩子商量,你尊重了孩子的意愿就行。至于其他的事,我來安排!

    柯恒俊補上一句:“要悄然帶走一個孩子,綽綽有余!

    藍宇楓沒有走出去,從始至終,只是靠在墻壁的拐角處,僵立的站著。

    直到此刻,他才忽然意識到,其實,她的世界,已經再沒有他……

    只要小豆子被帶走,她定然也會毫不猶豫的轉身。他的復健,對她來說,或許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墻壁的冰冷,滲進背脊里。他覺得呼吸,都有些艱難。

    僵立在那兒好久,直到她掛了電話。

    呼吸平順,胸口的痛,也漸漸緩和下來,他才走出去。

    梓歌正掛了電話,一抬頭,撞見他荒涼的神情,她一怔,心頭緊縮了下。

    他什么時候開始站在這兒的?

    剛剛自己和柯恒俊的話,他是不是都有聽到?

    “復健表呢?”他卻只是平淡的問。

    梓歌凝神看了他兩秒,發現并沒有什么異常后,才說:“你等我一下,馬上拿過來!

    她轉身,便往自己臥室里跑……

    她不曾回頭,自然沒有發現,身后,那抹暗沉的視線,始終都凝在她身上,落寞,黯然。

    梓歌將復健表已經打印好了,遞到他手上。他只是粗略的翻了下,抬頭望著她,問:“什么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辫鞲枵f。

    又垂目看了他一眼,“因為之前那顆子彈一直壓迫著你的神經,所以現在肌肉和關節的反應會遲緩許多,我們先做關節的復健好了!

    “要怎么做?”

    “先躺下來!彼f。

    藍宇楓頷首,環顧了一圈,而后起身拖著右腿往外走。走了幾步,又回頭,指了指一旁角落里的躺椅,“把這個扛出來,在外面做復健,我需要新鮮的空氣!

    “你讓我扛?”梓歌比著自己,覺得他的要求出奇的無禮。

    “我扛嗎?你覺得我的腿能承受得了這種負荷?”藍宇楓神色平淡,雙目平視她。這種粗活給女人做,他也沒有絲毫的難為情!澳闶俏业目醋o,你有義務負責我腿的安好!

    他把她的這句話,完整的塞回給她。

    她想動動唇,想反駁,終究又說不出一個字來。

    藍宇楓已經拉開門,走進了后花園。清晨的空氣,帶著些許寒意,但異常的清澈干凈。

    他穿著一套居家的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閉著眼,站在風中,貪戀的汲取著新鮮的空氣。晨曦從上而下,籠罩過來,給他鍍上了一層璀璨的金色光圈。

    此刻的他……

    遠遠的看著,干凈得像是一塵不染?善

    有種遺世而獨立的落寞和凄涼……

    梓歌僅僅是愣了一瞬,下一秒,回神,艱難的將躺椅挪到室外。這絕對,絕對是最后一次任他吆喝!只要他可以讓她帶走孩子,她現在什么都愿意做。

    將躺椅擱到他身后,梓歌已經有些氣喘。

    “仰躺下來!鳖櫜坏谜{整氣息,她吩咐他。

    他正若有所思,被她的身影驚回神;仡^看了她一眼,乖乖的在躺椅上躺下了。

    梓歌站到他跟前,輕敲了敲他的右腿,“先抬起來!

    藍宇楓踢掉拖鞋,光著腳,依言將腿抬起。梓歌半跪在躺椅上,認真的指揮他做著一連串的曲腿,壓腿的動作。

    第一次做復健,這些常人輕而易舉就能做到的動作,對他來說卻尤其的吃力。

    膝蓋曲到一定的角度,便痛得冷汗涔涔,無法再繼續。

    “別硬撐。復健這東西是慢慢來,不能一蹴而就!笨粗弁措y耐,卻要勉強自己的樣子,梓歌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

    神色,仍舊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如果你這么著急,又把肌肉拉傷了,要想做復健,就必須得再等一段時間了!

    藍宇楓緊緊握著自己的膝蓋,望著她,“我像正常人一樣走路,大概要多久?”

    “看你的毅力?斓脑,也許是幾個月。慢的話,也許幾年!

    幾年?

    他薄唇抿緊。

    “繼續!彼哉J為,沒那種耐心可以等幾年的時間。

    “休息一下,你做得已經夠多了!辫鞲杪殬I化的勸他。

    他卻不管不顧,自己在空中取起腿來,拍了拍小腿,吩咐她,“幫我往下壓!”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