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予你傾世溫柔 > 第596章 苦口良藥
    至少,過去的那些痛苦和仇恨,他也一并忘記了,不是嗎?

    深深的看了眼他的睡顏,梓歌才戀戀不舍的往樓上走。燕南正在搬房間,見她上樓來,忙走過來,問:“孟小姐,你的行李都放哪里了?要不要我去?”

    “我來得太急,也沒想過會突然留下,所以什么都沒帶!

    “那也無妨,晚點列個清單,我去買來就好!

    “嗯!辫鞲椟c點頭,想了一下,“蘇曦,她現在不在嗎?”

    “蘇小姐正好回國了,可能要一個多月才會回來!

    聽燕南這么說,梓歌突然松口氣,忍不住笑了。所以說……這段時間,她可以一直照顧他?

    轉頭,往樓下看了眼,空了半年的心,直到此刻,似乎才滿了一些。

    “燕南,我想求你件事!

    “嗯,你說!毖嗄峡粗鞲。雖然這次先生會落到如今的地步是有梓歌的責任,看著藍門現在終日無首的日子,對梓歌,他心里多少是有些耿耿于懷?墒,終究他不過是個外人,若是先生甘愿,他又有什么好苛責的?

    “關于我和他兩個孩子的事,能不能先瞞著他?”

    燕南有些詫異,“為什么?其實當初我想過,要把小少爺的事都告訴先生,或許能幫他早點找回記憶?墒恰

    頓了一下,燕南俯首看著廳里的那抹身影,眸色微暗,“如果先生回去找小少爺,我擔心……小少爺會難以接受現在的狀況!

    梓歌點點頭,才說:“既然他現在把一切都忘記了,我想試著和他重新開始不是因為孩子的牽絆!

    而只是因為……他或許對自己,還殘存那份愛……

    “當然,如果你喜歡這樣,我一定不會多嘴!毖嗄峡戳髓鞲枰谎,“從前先生過得很辛苦,希望以后能輕松一點!

    梓歌微微一笑,點頭保證,“我不會再成為他的負累!

    燕南再沒有說什么,又去搬房間了。梓歌拿紙和筆,給他列了個清單。

    一切都忙完之后,藍宇楓還躺在沙發上睡著。壁爐的火光,將他的面容照得清清楚楚。

    瘦了……也憔悴了許多。而且,那蹙起的眉心間,哀愁似乎亦沒有淡去……

    心,很疼。

    梓歌撐著腰,挺著小腹,緩步走下去。就貼著他的身軀,坐在沙發上。貪戀的看著那張只在夢中離自己很近很近的睡顏,手指忍不住覆上去,勾勒過他每一個精致的五官。

    其實……失憶了也沒什么不好……

    放棄了過去那些沉重的枷鎖和痛苦的煎熬,對他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兜里的手機乍然響起。沙發上的藍宇楓顯然睡得很淺,一下子就皺起了眉。梓歌心驚的趕緊抽回手,走到一邊去,慌忙將手機掏出來。果不其然,正是柯恒俊。

    “我正想晚一點兒給你電話!辫鞲杪曇魤旱玫偷偷,捧著手機和他說話。

    “怎么像做賊一樣?”柯恒俊奇怪的問。

    “他在睡覺,我怕吵到他!彼呎f著,還不忘邊回頭看了眼沙發上的某人。

    “哦!笨潞憧〉恼Z氣,一下子黯然了許多。但下一秒又揚高聲音,故作輕松的開口:“怎么樣?當真秒殺了蘇曦?”

    “什么呀,蘇曦根本不在這兒,回國了!

    “嘖,那你不是白白擔心了?”柯恒俊頓了一下,下一秒,嗓音微微沉郁了些許,“……不需要我來接你了,是嗎?”

    “我想留下來照顧他!辫鞲鑼⒆约嚎吭趬ι,低垂著目盯著地板,有些暗晦的和柯恒俊說著話,“他現在……腿的情況比以前更糟糕了,而且,還完全沒有了記憶……我看著心里難受……”

    “傻瓜,現在不是有你在嗎?他肯定很快就能好起來!笨潞憧∮X得自己很奇葩,這種時候居然還有心情來安慰她,自己心里都要滴血了。

    梓歌笑,“我又不是藥,哪里能那么快好?”

    柯恒俊也笑了一下,“也許……你真的是藥!

    至少……

    對于他來說,她是。

    雖然,苦口?墒恰兴谏磉叺娜兆,他的心,從不會像現在這樣痛……

    “你什么時候回國?”梓歌輕問他。

    “我護花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就去訂機票,會選最近的航班!比缃,他已經沒有再留下的意義。

    他的任務……

    只為護她周全。

    “那我去送你!辫鞲枰。

    “別,外面那么深的雪,我可不敢讓你一個孕婦來送我。你就乖乖呆著,別給我找麻煩,回頭我還得再送你回去!

    梓歌看了眼外面深厚的積雪,只得點頭,“那我不送了,你自己也要當心點,最好不要再租車自己開,坐出租就好了!

    “我發現你越來越嗦了。果然兩個孩子的媽就是不一樣!

    “喂!”梓歌裝出要惱的樣子。

    柯恒俊在那邊正了正色,提醒她:“你快掛電話吧,別成天把手機帶在身邊,你現在是孕婦,對孩子不好!

    “知道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才掛了電話。梓歌一回頭,只見藍宇楓已經醒了,他正坐在沙發上,雙目涼涼的看著她。

    “我吵醒你了?”

    “過來坐下!彼牧伺哪_邊空出的位置。

    梓歌便依言坐下,看他一眼。他也正看著她。四目相對,心一跳,她率先要別開視線去,卻聽到他問:“剛剛打電話的是你孩子的爹?”

    她點頭又搖頭,“是孩子的干爹!

    “你結婚了?”藍宇楓看著她,壁爐里的火苗,在她眼底一下一下閃爍,照射出瀲滟的波光。

    “沒有!辫鞲钃u頭。

    藍宇楓眸底有思明顯的意外,而后……

    唇角,不著痕跡的揚高了一些。

    視線落在她突起的小腹上,“你現在懷孕了,孩子的父親呢?如果你留在我這兒,他不管你?”

    梓歌凝目看著他,眸子里深情翻涌。半晌,她才輕輕開口:“他爹地現在有新的生活,我不希望孩子打擾他!

    他略微皺眉,“所以,他現在有其他女人了?”

    “……算是吧!碧K曦,算不算其他女人?應該算吧!朝夕相處的時間長達半年,不僅漂亮,還對他悉心照料,作為一個記憶完全被洗牌的男人,應該很難不愛上那樣的女人吧?

    想起這些,她眸色微暗了一些?粗詰n傷的側臉,藍宇楓只以為是自己觸到了她傷心的事,便咳了一聲,轉開話題,“把我扶起來,我睡得有點累了!

    梓歌發現,其與說是自己照顧他,倒不如說是別人照顧自己多一點,F在的她,連上下樓都有些艱難,每次下樓一趟還得讓人攙扶著。

    而且,仍舊嗜睡,過不了一會兒便坐在沙發上睡著了。本以為藍宇楓會對自己的表現很不滿意,可是,出乎意料,他從未說過讓她走的話。

    這一夜……

    藍宇楓讓燕南從書房推著出來的時候,梓歌獨自蜷縮在沙發上又睡著了。電視里還在播放著俄羅斯的節目,她很努力的在學俄語,不過,效果甚微。

    “這么睡著,也不擔心感冒!毖嗄蠐u頭。孕婦竟然也這般不小心。

    “你先去休息吧!彼{宇楓吩咐燕南。

    燕南識趣,應了一聲,便趕緊上樓了。

    整個屋子里,一時變得異常的安靜。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存在。藍宇楓推著輪椅靠近,俯首,定定的凝著那張睡顏。

    這個女人……曾經在他的生活里,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為什么……

    心里的感覺,總是很不一樣?。

    頭,有些痛。他抬手揉了兩下,不想再深想,側身撈過一邊的毛毯正要蓋在她身上。沒想到她卻睡得很淺,毛毯才要搭下來,便倏然醒了。

    他一愣,動作僵在半空中,在她迷糊探尋的眼神下,顯得尤其尷尬。

    梓歌看著那懸在身上的毛毯,再看看他不自在的樣子,忽然明白過來,忍不住就笑了。伸手大方的接過毯子,蓋在自己身上,“謝謝。其實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也常常給你蓋被子!

    這女人,絕對是故意點破的!

    “以后不要睡在沙發上,這里從來就只有我睡過!彼逯,硬邦邦的回她。

    “哦,我知道了!辫鞲枧,決定不再反駁他。其實,這個沙發,她早就睡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你要睡了嗎?我送你回房間!辫鞲杵鹕,推著他往一樓的房間走。

    他躺到床上,梓歌又替他蓋上被子,才準備出去?墒,轉身的時候,他卻忽然伸手將她拉住了。

    肌膚相觸的那一剎那,彼此皆顫了下,仿佛有什么奇妙的東西淌過,鉆入彼此的心尖。

    梓歌頓住,呼吸微緊。

    藍宇楓也僵了下,好一會兒,才若無其事的將手抽回去。

    “明天我要做復健,所以,現在幫我按按腿,有點酸!彼_口,嗓音平緩,自然。像是心里沒有任何波動和漣漪。

    梓歌也才回過神來,忙點頭,“好!

    拉了張椅子在床邊上坐下,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反應很好笑。為什么倒像是個剛剛初戀的小女孩一樣,連牽手也會覺得心跳加快?

    梓歌的手在他腿上游走,即使隔著布料,卻也能感覺到肌肉的僵硬,每一處都像石頭一樣。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樣完美修長的一雙腿,會變得毫無知覺……

    想起這些,她鼻尖有些發酸,卻強忍著不敢落淚。

    “你在想什么?”突然,他的聲音,平緩的響起。

    暗夜里,這樣的氛圍下,那詢問聲仿佛一下子挑動了她脆弱的神經。她只敢搖頭,不敢出聲。

    藍宇楓瞇起眼,看著她。發絲垂下來,她白皙的臉蛋在黑發間若隱若現,光影籠罩下,面上的肌膚白皙似雪。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