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刑紀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迷亂征程
    感謝:紛封一十七的月票支持!

    …………

    寒風呼嘯,夜色晦暗。

    曾經的千丈山峰與云端的小城,已消失不見,唯有彌漫的煙塵與濃重的血腥,在風雪中久久不散。

    遠近四方,依然混亂不堪。有人忙著收斂族人的尸骸,有人四處亂竄尋找著同伴。

    還有一群人影踏空而立,神情各異。

    為首的兩位老者,正是畢節與垓復子,低頭俯瞰片刻,彼此換了個莫名的眼色。

    “賊人逃了?”

    “賊人逃了!”

    “就此西去?”

    “已逃往青龍郡的方向!”

    兩位長老的對話,像是自問自答,又好似言不由衷,聽不出沮喪、或是責備之意。唯有彼此凝重的神情,表明著圍城之戰的慘敗。

    “此番代價,過于慘重!”

    “二十余萬族人,葬身此地。我的玄鯤鼎,也徹底毀了。”

    “事已至此,但愿值得。”

    “是啊,否則前功盡棄……”

    垓復子與畢節點了點頭,各自心緒莫名,忽又神色一動,雙雙轉身看去。

    數十道虹光,由遠而近。

    轉瞬之間,夜空中多了一群人影。為首的老者,竟是赤蛟郡的普重子長老。只見他手持銀杖,大袖飄飄,踏空盤旋,臉色陰沉。

    垓復子與畢節迎上前去。

    “長老……”

    “我二人正要前去相助,這是……”

    “哼!”

    普重子拂袖一甩,冷哼道:“賊人逃離此地之后,西行兩萬里,轉而往北,使我伏擊落空。”

    垓復子驚訝道:“賊人如此狡詐?”

    畢節也很意外的模樣,催促道:“事不宜遲,你我務必要趕在賊人逃入青龍郡之前將其剿滅!”

    “哼!”

    普重子像是看破了兩位長老的心思,又哼了一聲。

    原界的修士闖入赤蛟郡之后,三家曾經傳信約定,由垓復子、畢節圍攻云闕城,再由普重子伏擊漏網之魚。前后似乎沒有紕漏,誰料結果卻是另一番情景。

    “不過是追殺兩萬賊人,兩位竟然扶老攜幼,帶著三百多萬之眾,闖入我赤蛟郡。如此倒也罷了,重重圍困之下,竟被賊人盡數逃離此地,不知兩位如何交代?”

    面對普重子的質問,垓復子與畢節似乎早有所料。

    “賊人雖然為數不多,卻極為狡詐兇悍,賊首無咎之強大,更是有目共睹。數位長老被殺與數十萬族人的喪命,便可見一斑。”

    “我神族是有仇必報,扶老攜幼而來,只為同仇敵愾,與賊人不死不休。”

    “云闕城之戰,并非一無所獲。”

    “我七郡雖然傷亡慘重,卻也擒殺三位原界的天仙……”

    而普重子似乎無意計較,擺了擺手道——

    “且罷!守護玉神殿,九郡責無旁貸。既然賊人兇頑,我赤蛟郡亦當全力以赴!”

    垓復子與畢節點了點頭,如釋重負道——

    “我七郡聽從長老吩咐!”

    三位長老竟然達成一致,或者說,彼此各懷鬼胎,而心照不宣。

    片刻之后,數百萬的人影、獸影,如同一股瘋狂的濁流,穿過

    風雪迷亂的夜色,就此往西而去……

    ……

    天色漸明。

    一座十余丈高的石塔,矗立在茫茫的雪原之上。

    “轟——”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震動四方。

    石塔隨之崩塌,繼而光芒扭曲,橫亙天地的結界,從中撕開一個數十丈的豁口。

    與此瞬間,千丈之外冒出一位老者。他回頭觀望,感慨道——

    “哎呀,任憑你是高人、還是結界陣法,且一炸了之,神骸俱消啊!”

    另有一位老者就地等候,他身形消瘦、陰氣環繞,彷如已融入風雪,使人難以察覺他的存在。他伸手撫須,漠然道——

    “萬兄不負所托!”

    “呵呵,謬贊了!”

    萬兄,便是萬圣子,他得意一笑,又惋惜道:“一聲大響,上千枚震元珠沒了!”

    “震元珠雖好,物盡其用吧。”

    “鬼兄所言極是!卻不知原界的同道,能否及時趕來!”

    “無咎他算無遺策,料也無妨!”

    “鬼兄莫要奉承他,他也有失算的時候。而那小子著實詭計多端,你譬如說……”

    鬼兄,則是鬼赤。他與萬圣子奉命沖出重圍,便是為了炸開此處的結界,等待原界同道的到來,然后前往青龍郡。而某人對于敵情的預判,未雨綢繆的精明,以及應敵之策的縝密,還有臨陣的決斷,即使老哥倆也是嘆服不已。

    “他沒有弄清畢節、垓復子與普重子的動向之前,并未輕舉妄動,當他猜測到三位神族長老的企圖之后,則當機立斷。不過,你我已炸開結界,半個時辰內,他若是沒有帶人趕來,后果不堪設想啊!”

    “且稍候片刻!”

    “那便是青龍郡的地界。”

    “據說傳過青龍郡之后,便是玉神殿。”

    “你我抵達玉神殿之后,又將如何呢……”

    老哥倆并肩而立,各自期待的神色中透著一絲惶然。

    就此往前,破碎的結界閃爍著凌亂的光芒。透過結界的豁口看去,依然是風雪朦朧……

    便于此時,半空中突然響起陣陣風雷之聲。

    兩人回首觀望。

    一道道亮光由遠而近,從天而降。隨即兩百多具戰車,出現在雪原之上,緊接著幾道人影沖出飛馳而來。

    “萬祖師、鬼赤巫老……”

    是樸采子與幾位原界的高人。

    “我二人已打開結界,諸位道友請——”

    樸采子無暇寒暄,抬手一揮,與幾位高人率先往前。兩百多具戰車緊隨其后,相繼穿過結界而疾馳遠去。

    “呵呵……”

    能夠親手打通去路,幫著原界擺脫困境,萬圣子有些振奮,禁不住撫須微笑。而轉眼之間,除了漫卷的風雪,與破碎的結界之外,唯有老哥倆杵在原地。莫名的荒寂再次籠罩四周,也使得他的笑聲倍顯寂寞。

    “那小子沒來?”

    “他留下斷后,故而來遲。”

    “哼,他又逞強。難道沒了他,天便塌了?”

    “天是否塌了,無從知曉,而沒有他,此行便也沒了指望。”

    “他……他何德何能……”

    萬圣子很想反駁,而話說一半,看向鬼赤,又搖頭

    無語。

    某位先生曾經惡名昭著,四處樹敵。而不知從何時起,他的兄弟遍天下,追隨者甚眾,便是月仙子也成了他的女人。他本人更是成了妖族、鬼族,乃至于原界家族的依賴所在。正如所說,只要他安然無恙,西行之路便也有了指望。否則的話,兩個老家伙亦仿佛失去了主心骨。

    至于他何德何能,沒人說得清楚。

    只知道他亦正亦邪、亦狂亦癲、亦癡亦真的性情,猶如雷火煉獄、或春風化雨,總是能夠改變逆境而不斷的創造神奇。

    便在萬圣子感到落寞之際,一聲叱呵傳來——

    “老東西,又在背后詆毀本先生!”

    “咦?”

    萬圣子微微一怔,猛然轉身。

    數十丈外,冒出一道人影,沒有半點征兆,而他頭頂的玉冠,飄逸的長衫,率性不羈的神態,依然還是往日的模樣。只是他嘴角的笑容,略顯幾分倦意。

    “鬼兄,那小子果然是算無遺策。他約定三個時辰,竟然一刻不差,哈哈……”

    萬圣子放聲大笑。

    鬼赤雖然神情淡漠,卻也微微頷首,嘶啞出聲道:“他獨自斷后,實屬不易!”

    無咎離地數尺,腳步虛踏,飄然而至,含笑道:“兩位及時打開結界,也是不易呢!”

    “哈哈,有老萬出手,你盡管放心。”

    “此地不宜久留!”

    “嗯,神族長老已帶人追來,你我邊走邊說!”

    三位老伙伴再次相聚,簡短寒暄兩句,直接穿過結界豁口,然后騰空而起。

    “畢節與垓復子現身了?”

    “倘若所料不差,應該還有普重子,他設伏落空,又豈肯罷休。”

    “你未卜先知?”

    “云闕城位于赤蛟郡境內,他不會袖手旁觀,之所以遲遲沒有現身,其中必然有詐。”

    “論起狡詐,你更勝一籌!”

    “原界折了三位天仙高人!”

    “啊,高乾他是否無恙?”

    “高乾七人與二十七位鬼巫,皆安然無恙!”

    “如此便好,你我速速追趕原界同道,就此穿過青龍郡,而直達玉神殿,哈哈……”

    三人沒有施展搬運術,而是飛到云層之上,然后施展遁法,往西疾馳而去。

    依照無咎的計策,只要闖入青龍郡,便不作停歇,哪怕是遇到阻擊,也要全力往前。要知道玉神界之行,已過去了一年多,其間橫跨九郡之地,遭遇苦戰無數回。不管是他無咎、還是原界弟子,早已是不堪應付。唯有早日抵達玉神殿,或許能夠終結這場磨難。

    不過,云闕城之戰,處處透著詭異。

    圍三厥一的攻城之勢,顯得頗為拙劣。而畢節與垓復子又非尋常之輩,何必自欺欺人呢?

    還有赤蛟郡的普重子,他修為強大,不用施展詭計,便能輕易摧毀云闕城。他卻偏偏躲在一旁,使得原界家族趁機逃出重圍。他是徒有其表、愚蠢無能,還是另有陰謀,而有意為之?

    此外,垓復子的銅鼎著實厲害。遭難的三位原界高人,只怕是兇多吉少。而普重子與玉介子,同樣持有寶鼎,若是被迫正面較量,他無咎根本沒有絲毫的勝算。

    尤其是玉介子,更為高深莫測。

    如今已來到了青龍郡,與他的較量已無從避免……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