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刑紀 > 第四十二章 仙子妹妹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cmxsw.Com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天刑紀最新章節!

    感謝:鳴i、百里渡、mitenike、小豬乖乖貓的捧場與月票的支持!

    ………………………………

    此情此景,使得姐妹倆錯愕不已。

    一個凡夫俗子,一介文弱的書生,竟然真的敢與修士為敵,并如此的所向無懼。且不論那五位玉井峰的管事有沒有全力以赴,至少他真的擋住了對方的去路。若非親眼所見,絕難叫人相信!

    葉子似有嗔怒,隨聲道:“你……你還敢喚我妹妹……”她本想發作,卻又看向身旁的紫煙,圓潤的小臉上帶著一種莫名的神色:“他……竟然喚我仙子……”

    仙子,意味著絕美佳人!但凡女子,誰又不喜歡自己的容顏被人夸贊呢。哪怕送上贊譽的是個壞人,是個乞丐,都不妨欣然笑納!

    紫煙卻是沒有吭聲,只是默默打量著那衣衫襤褸的身影。

    葉子已是忍耐不住,抬手祭出一把短劍:“姐姐,那人說的或有道理,權且一試……”

    隨其手指一點,短劍瞬間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兩丈外的洞壁而去。“砰”的一聲,山石震動,玉屑迸濺,轟鳴聲在洞穴內回響不斷。而那個半人高的洞口卻在瞬間塌陷數尺,才將蕩開的積水猛然回流、且去勢緩緩加快!

    “葉妹妹,你好厲害呦……”

    無咎站在原地,以防木申再次逼來,終于見到葉子出手,忍不住出聲贊了一句。而那石壁的背后有沒有出路,或許只有天曉得。事已至此,別無他法。不過,那葉子雖為女子,卻是正兒八經的修士,輕松一劍,便抵得上自己的半日之功!

    葉子扭頭還了個白眼,手上卻不閑著。隨其法訣驅使,尺余長的短劍便如游魚般靈巧,且又迅猛凌厲。緊接著又是一陣轟鳴,石洞愈來愈深。而洞中的流水,也隨之漸漸加快。

    紫煙已從遠處收回眼光,隨即有所察覺,也不多言,長袖輕拂,一道水銀般的劍光滴溜溜盤旋而出。隨其纖纖玉指輕輕一點,劍光倏然飛入洞口……

    無咎見紫煙也跟著動手了,咧嘴笑得更歡。

    木申雖然一時不得往前,卻將四周的情形看在眼里。他見那開掘的山洞愈來愈深,唯恐有變,忙回頭示意道:“此處不宜施展法術,飛劍卻有奇效,還請各位相助一臂之力,切莫讓那小子得意……”

    戈奇站在洞口的不遠處,抱著膀子托腮沉思;余下的三人已從洞壁與靈威的縫隙中退了出來,同樣是面面相覷而意外不已。這幾位玉井峰的管事,早已知曉此地的兇險,卻見有人安然無恙,各自不免疑惑重重。筑基以下的修士,沒誰不怕靈威。而那只是一個沒有修為的弟子,緣何能在靈威之下神氣活現?

    向榮與幾位同伴換了個眼神,抬手祭出一道劍光。

    無咎正在癡癡看著紫煙施展飛劍,那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以及娉婷曼妙的身影,無不透著一種脫俗的韻致,令人怦然心動。而正當他入神之際,忽而覺著后脊背微微一寒,不由得回頭去看,頓時嚇得霍然變色。

    一道劍光疾若流星,直奔自己而來。其來勢之快,竟瞬間穿透靈威的阻擋,發出一陣隱隱刺耳的呼嘯聲。

    無咎想要躲閃,為時已晚,百忙之中,掄起長劍用力橫掃。“轟”的一聲震響,兇猛的力道便像是一座大山般傾軋而至。他把持不住,長劍脫手,難以立足,猛地離地往后倒飛。

    與此同時,石柱的靈威在侵擾之下驟然反噬,詭異且強勁的氣機,頓時在洞穴中掀起一道無形的狂濤逆襲而去。

    向榮首當其沖、且猝不及防,直接被撞到了洞壁之上。

    而有人倒霉,有人卻是早已瞅準了時機。

    只見木申閃身躲過靈威的反噬,飛奔往前。其用意不言自喻,就是要趁機除掉那個狡詐多端的心腹大患!

    無咎人在半空,猶自筋骨欲折而苦不堪言。尚未明白過來,“撲通”摔在地上。他這才發覺洞穴中的積水沒了,竟摔個實在。而兩手的虎口也被震裂了,真是禍不單行。他忍不住便想哼哼兩聲,卻見紫煙與葉子就在不遠處,只得呲牙咧嘴爬了起來,還沒來得及揉揉屁股,隨即又是一陣暗呼倒霉!

    木申那個家伙竟然竄了過來,他真會撿時候啊!不僅如此,勾俊與仲開也隨后跟來。而自己的那把長劍,竟被磕飛落在十余丈外。淺而易見,向榮等人的修為要更為的強大!

    無咎慌忙便欲返身,而木申已繞過洞穴并迎面沖來。

    哎呀,紫煙與葉子何不出手相助呢?

    無咎躲避不及,便想呼救,而尚未開口,木申已惡狠狠撲來。他愣在原地,一時不知所措。

    真要去赤手空拳對付一個修士,斷難再有僥幸啊!

    更何況還有余下的幾位管事,比起木申更為可怕。倘若被困,一切都將前功盡棄。紫煙與葉子身為仙門弟子,或許無恙。而本人落在木申的手中的下場,可想而知……

    木申見無咎呆若木雞,只當是被嚇傻了,微微冷哼了聲,伸出雙手便要催吐法力。恰于此時,對方突然像是還魂般地咧嘴一笑,隨即猛地揮手擲出一道黑影,并淡淡出聲道:“萬魂谷有人想你了,他讓我送你一程!”

    萬魂谷誰在想我?

    木申驚得臉色一變,急忙抽身暴退,并竭力護住全身上下,唯恐遭致毒手的暗算。隨后跟來的兩位管事不明所以,隨之往后退去。

    無咎才將擺出高深莫測的樣子,卻腦袋一縮轉身就跑,又猛然怔住而瞠目結舌。

    咦,四下里空空蕩蕩,一個人影都沒有。怪不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便再也聽不到身后的動靜。人呢?

    “當啷——”

    木申倒竄出去七八丈遠,輕松躲過襲來的黑影,隨著金石交鳴的聲響,這才發覺那是一把尋常的短劍,且尚未出鞘,直接砸在石壁上掉落下來,根本就毫無威力可言。他默然片刻,面皮抽搐,一摔袍袖,轉而抬頭怒視著前方,厲聲喝道:“你敢戲弄于我……”

    無咎猶在悶悶不樂,心不在焉道:“你這人不長記性,又怪誰來!”

    那兩個女子的突然消失,讓他有些悵惘。尤其是紫煙,你怎忍心不告而別呢?

    木申的鼻子里悶哼了聲,抬手將地上的短劍隔空抓了過來,就勢抖落劍鞘,便要動身往前痛下殺手。恰在此時,所在的洞穴猛然震動,緊接著隆隆聲從地下傳來,隨之石屑濺落而塵霧四起。儼如山崩地裂一般,幾如末日降臨!

    他與幾位管事皆不明其狀,各自四下張望。

    無咎同樣是心驚膽戰,而兩眼卻是緊緊盯著石壁上的那個洞口。

    不消片刻,駭人的動靜漸漸平息下來。

    木申緩了口氣,閃身往前撲去,去勢未停,詫然失聲:“別跑……”

    一道衣衫襤褸的身影扭頭招了招手,接著便消失在洞口中。

    木申氣急敗壞地撲到了洞口前,俯身便要鉆進去,而面對黝黑的深處,又不禁遲疑起來。

    幾位管事慢慢湊近,皆一聲不吭。其中的向榮則是捂著胸口,臉色有些陰沉。戈奇則是拿著那把丟棄的長劍,沖著幽深的洞口而默默打量。

    木申眼光一瞥,伸出手去:“那是我師父所贈的法器……”

    戈奇看著木申的背影,過了片刻,才沉悶出聲道:“此間事了,告辭……”他轉身就走,隨手將長劍丟在地上。余下的三位管事相繼轉身,便要跟著離去。

    木申轉身瞪眼:“我師父有令在先,務必要將兩個女子送回仙門。至于那個小子,則生死勿論。如今三人奪路而逃,諸位怎能一走了之?”

    戈奇頭也不回,反問道:“那你何不隨后追去?”

    木申臉色一僵,辯解道:“情形莫測,還須小心行事!不過……”他撿起地上的長劍,幽幽又道:“倘若我師父追究下來,只怕諸位難逃罪責!”

    戈奇腳下一頓,接著繼續大步往前,話語聲中怒氣漸起:“有工夫在此啰嗦,不如去玉井峰下查看。”

    木申恍然大悟,忙點頭稱是。

    那三人既然外逃,則必須要設法離開玉井峰。而但凡水流所向,必為低處。只須圍著山峰查找,則不難有所發現……

    ……

    無咎鉆入洞口便急急往前爬去,才不多遠,眼前烏黑,腳下一空,兩耳生風,竟是直直往下墜落。他嚇得張嘴就要大喊,誰料瞬間屁股著地,隨即“砰”的一聲,伴有水響,接著左右碰撞,繼續下滑,霎時四肢疼痛而天旋地轉。他唯有抱緊了腦袋強行忍耐,任憑自己墜向莫名的深淵。

    不知過去了多久,也不知被撞了多少回,只覺得整個人悠悠飄起,繼而又重重砸落水中。

    無咎急忙手腳亂舞,接著一通亂爬,隨著“嘩啦、嘩啦”的水聲,這才四肢著地,而眼前的所在依舊是烏黑一片,且寒風嗖嗖。

    此處是何所在,紫煙與葉子又去了什么地方?

    無咎從水中慢慢爬起,手中多了一顆珠子。借著明珠的光輝,四周的情形可見……

    ……

    ps:天氣轉涼,大家注意身體!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