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其他小說 > 絕色總裁的貼身護衛 > 第3539章 你還要利用我到什么時候?
    沈浪瘋狂的毆打,鐵棒重重的落在了玉羅剎的雪臀上。

    “不!你還是殺了我吧!”

    玉羅剎內心屈辱之極,羞怒到極點。

    她好歹也是西牛賀洲的七大妖皇,何時受過這種程度的屈辱?她情愿死,也不愿忍受這種非人的折磨。

    沈浪冷笑道:“殺了你?玉羅剎,你想死是你自己的事情,本公子可沒興趣殺你。只要你為之前的事認錯,并保證在萬壽山不再向我動手,我就饒了你。”

    “想讓本座認錯?你做夢!!!”

    玉羅剎冷眸泛起強烈的殺機,她都恨不得扒了沈浪的皮,喝他的血!

    要她在這個臭男人面前服軟,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是嗎?”

    沈浪呵呵冷笑,又是一棍子落下。

    玉羅剎疼的雙腿都微微彎曲起來,眼眶中都滲出一絲水汽,哪里還有半點妖皇的風范,簡直就像是一個受委屈的小女孩。

    “咚!咚!咚!”

    沈浪掄起鐵棒,連打了一百多下,下手不可謂不狠,已經把玉羅剎的屁股給打腫了。

    然而,即便如此,玉羅剎依舊不肯道歉,她咬著銀牙忍受著非人的痛苦和屈辱,美眸中泛起淚花,但卻沒有哭出聲來,所有的苦楚只能默默忍受。

    “玉羅剎,你還不道歉?”

    沈浪的精神狀態本就不佳,他都打累了,也沒看到玉羅剎有半點屈服的意愿,不禁有點無語。

    “呸!無恥男人,想讓我道歉?除非殺了我!”玉羅剎忍著淚水,憤然嬌喝道。

    見玉羅剎性情如此剛烈,沈浪都有點不好意思再打下去了。

    估計再打下去,玉羅剎也不會屈服的,沈浪沒有虐待的傾向。

    反正已經讓這女人嘗到苦頭了,沈浪索性收回了鐵棒。

    玉羅剎見沈浪停了下來,冷眸中泛起濃濃的煞氣:“你怎么不繼續打了?”  這話問的沈浪有點尷尬,他其實是心軟了,但不得不擺出一副惡狠狠的表情吼道:“玉羅剎,看你是個弱女子,這次本公子就放了你。倘若你下次還敢暗算偷襲我,我

    定會讓你承受更大的屈辱和痛苦!”

    說罷,沈浪手握墨綠色寶珠,稍稍解開了木蠱纏絲。

    “老娘殺了你!!!”

    誰知,在沈浪解開木蠱纏絲的一瞬間,玉羅剎眼中泛起濃烈的殺機,指尖凝聚出一柄白玉色長劍,劍尖白光爆閃,朝著沈浪直刺而去。

    “我靠!”

    沈浪嚇得渾身寒毛豎起,趕忙繼續催動起手中的墨綠色寶珠。

    玉羅剎身軀四周再次涌出大量的木蠱纏絲,猶如密密麻麻的蜘蛛絲一樣。木蠱纏絲在玉羅剎手中的長劍刺中沈浪肉身的前一刻,封住了她的行動。

    “該死!”

    大量的木蠱纏絲將玉羅剎肉身纏繞的嚴嚴實實,玉羅剎手中的白玉色長劍定格在沈浪胸前一寸的位置,無論她如何用力,手中的長劍也無法再向前移動一絲。

    沈浪額頭冷汗直冒,幸好自己反應快,否則就真被這妖女得手了!

    玉羅剎眼見殺不了沈浪,心中一狠,將體內殘存的混沌靈力一口氣釋放,右臂涌出極盛的白光,繃斷了纏繞著右臂的木蠱纏絲。

    電光火石之間,玉羅剎抽回了手中的長劍,朝著自己雪白的頸脖處抹了過去,企圖橫劍自刎!

    “你瘋了!”

    沈浪臉色大變,急忙搶過她手中的白玉長劍,將長劍擊飛了出去。

    好在沈浪反應頗快,那白玉長劍只在玉羅剎的頸脖處劃出一道血痕。倘若沈浪速度慢了一絲,只怕玉羅剎的腦袋就要被割下來了!

    這女人是玩真的!

    “你這惡毒的臭男人,你還要利用我到什么時候?”

    玉羅剎情緒崩潰,口中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怒吼。

    “那你也不用自殺吧?”

    沈浪有點無語。

    “你把本姑娘羞辱成這樣,我偏偏還殺不了你,那我還有什么顏面活下去?”

    玉羅剎怒目瞪視著沈浪,眼眶通紅,淚水止不住的從雙眸中涌了出來。

    沈浪沒好氣道:“不就是被我打了一頓,就沒臉活下去?像你這么懦弱的妖皇,我還是第一次見!”

    “玉羅剎,你要是真有自殺的力氣,還不如想辦法跟我一同離開這萬壽山。等出了萬壽山之后,我自會給你機會與我來場光明正大的決斗!”  玉羅剎嬌喝道:“臭男人,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的花言巧語?你不過就是想利用本姑娘,等利用完之后,哪還會給我活路?橫豎都是一死,本姑娘寧愿現在去死,也不

    愿看你奸計得逞!”

    沈浪嗤笑出聲:“女人,你還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我承認我是想利用你,不過我為人做事還是有原則的,說不會殺你就一定不會殺你!”  “剛才之所以羞辱你,純粹是因為你把我惹急了!你說我利用你,你何嘗不是在利用我。對眼下的狀況來我,你我之間相互利用,未必是個壞事。只憑你一人的本事,

    做夢也別想走出這萬壽山。你只有跟著我,我們兩人聯手,才能有一線生機離開這鬼地方!”

    “最后重復一遍,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出力,我一定不會為難你。至于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完全可以等離開萬壽山之后再解決。”

    玉羅剎滿臉憤恨道:“我憑什么聽你的?”

    沈浪不爽道:“你要是不想聽我的,現在就可以去自殺,老子也懶得攔你了!”

    “假如你還重視自己這條命,不妨跟我一路走下去。倘若真到走不下去的那一步,你再尋死覓活,我也懶得攔你。”

    “總之,這兩條路,你自己選擇吧!”沈浪補充了幾句。

    玉羅剎面色陰晴不定,她雖然依舊覺得沈浪是在騙自己,但就如這男人所言,自己這么快死了的確可惜。

    想到自己已經承受了那么大的屈辱,玉羅剎的心態反倒好了一些。

    好死不如爛活!與其現在就橫劍自刎,讓這無恥男人鄙夷,還不如繼續探訪萬壽山尋求一線生機。

    只要能活下來,她就有機會弄死沈浪這個王八蛋!  玉羅剎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好,本姑娘可以答應你,至少萬壽山中不會再對你下手!不過你這個臭男人若再敢對我動手動腳,那就休怪我不客氣!”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