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 第654章
    楚冠男發出的這枚鋼針,盡管飛得很快,但是,在嚴儼這樣的絕頂高手看來,飛得并不快。

    而且,從鋼針的破空之聲來看,似乎鋼針上挾帶的內力,并不是特別的強勁。

    但是,嚴儼估計,楚冠男可能是留了一手。因為單是從她用兩枚鋼針便殺死了兩個巨人來看,武功之高,至少應在白云子那個級別的高手之上了!

    既然楚冠男沒有顯露全部的武功,嚴儼也就沒有顯露出全部的武功,他在躲避那一枚鋼針的時候,顯得有些笨拙,似乎是堪堪躲過的模樣。

    楚冠男冷笑起來:“終于露出真面目了!何必在我面前,裝神弄鬼呢?”

    說完,楚冠男在高臺上,伸了一下懶腰。

    在這個時候,嚴儼這才發現,楚冠男的身體,盡管比駱洛神和秦落雁矮小了一些,但是,比例卻十分勻稱,堪稱是魔鬼身材。

    “我就奇怪了,你這么年輕的一個人,竟然會那么多的陣法!而且,武功還這么高。”

    說這些話的時候,楚冠男的聲音,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不再像以前那樣高冷。

    楚冠男前面說的幾句話,如同來自于高山雪峰。

    臉上蒙著黑紗,看不清臉面的丑俊,唯有兩只眼睛,卻是猶如晨星。

    這一雙晨星般的眼睛,看著嚴儼:“不得不說,我對你很有興趣了。”

    嚴儼冷冷地說:“我向來對一個丑八怪不感興趣。”

    楚冠男卻沒有惱怒,聲音變得有些溫柔:“你怎么知道我是丑八怪?”

    嚴儼說:“不是丑八怪,為什么不敢露出你的臉?”

    楚冠男說:“你這么說,我是不是應該相信,這是你的激將法?你對我的容貌,很感興趣,是不是?”

    嚴儼冷冷地說:“那是你的臆想!”

    “那么,我就滿足你這么好奇的愿望吧,俗話說得好:‘牡丹花下過,做鬼也快活’。”說這些話的時候,楚冠男依然是懶洋洋的,一副精神不振的模樣。

    嚴儼對于楚冠男的容貌,確實很好奇!不過,他的好奇心,不是楚冠男的俊與丑,而是楚冠男有多么的年紀了。

    因為在嚴儼看來,像楚冠男這種女人,至少也得三百歲以上了!要知道,白云子現在都五百多歲了。

    楚冠男一下子就拉下了她臉上的黑紗。

    當楚冠男的面貌暴露在嚴儼的眼皮底下的時候,嚴儼不禁吃了一驚!

    因為面前的楚冠男,盡管臉色有些蒼白,卻是容貌極美,五宮精致,乍看之下,猶如花樹堆雪,在極冷之中,平添了一種艷。

    可以說,單從姿色上看,楚冠南雖然比不了駱洛神和秦落雁的傾國傾城,卻也達到地球上的李榕和修武界的安歡公主那樣的級別了,而且,與李榕和安歡公主相比,楚冠男更有一種獨特的風韻。

    在楚冠男看來,她拉下面紗的那一刻,嚴儼一定會驚嘆而失神。當嚴儼因驚嘆而失神的時候,就是她出手的最好的機會!

    楚冠男出手了!

    楚冠男的這一次出手,依然是那一招“袖里藏針”。

    只見她手不動,臂不抬,只是揮了揮衣袖,便發出了漫天的雨!

    這些雨,如牛毛,似花針,卻是一場實實在在的針雨!

    在這次出手之手,楚冠男已經有過了兩次出手。

    第一次,是楚冠男朝著兩個巨人出手,舉重若輕,談笑之間,就從袖中發出了兩枚鋼針,射中了兩名巨人的“太陽穴”,使得兩名巨人哼也來到及哼一聲,就此斃命。用如此淡定的做法、如此冷血的心腸,殺死了兩名屬下,確實讓嚴儼吃驚了一把。

    第二次,是楚冠男朝著嚴儼發出了一枚鋼針,也是用“袖里藏針”的手法。但是,那一次,楚冠男很顯然沒有出盡全力,而且,只發出了一枚鋼針。

    但是,這一次,楚冠男顯然是出盡了全力,而且,發出的鋼針,不計其數,猶如漫天的花雨!

    鋼針不僅數量多,而且,發出了強烈的破空之聲,速度極快,力道強勁!

    在楚冠男看來,嚴儼在乍見她時,一定會震驚于她的花容月貌,必定會驚訝失神,那么,當她突然使出“袖里藏針”的功夫之時,嚴儼一定躲不過去!

    楚冠男是個十分驕傲的女人,這從她起的名字上,就可見一斑。

    楚冠男的人生目的,只有兩個:一是練功,二是殺戮。

    為了能讓自己的功力能得進步,楚冠男不惜殺害任何生靈。

    初見嚴儼的時候,楚冠男還有一點兒的愛才之心,但是,殺機很快占了上風,她必欲置嚴儼于死地!

    但是,楚冠男算錯了兩點。

    第一,楚冠男以為嚴儼會為她的容貌著迷,豈不知,在嚴儼前八世的人生中,見過了無數的麗姝,單是像楚冠男這個級別的美女,就成千上萬!就算是像秦落雁和駱洛神那種級別的美女,也見過了近百個。當然了,只有像獨孤傾城那樣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絕無僅有。

    試想一下,見過了浩瀚無邊的大海,還會對一潭碧水留連忘返嗎?見了巫山之云的瑰麗萬千,還會迷戀于其他地方的云彩嗎?正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啊!見過了萬紫千紅的牡丹,還會對路邊的一株小花駐足觀賞嗎?

    第二,楚冠男沒有想到嚴儼的武功會有那么高。

    盡管知道嚴儼精通陣法,盡管知道嚴儼接連殺了七個巨人,但是,楚冠男還是低估了嚴儼的武功。

    當楚冠男所發出了很多鋼針之后,那些鋼針挾帶著巨大的能量,向嚴儼激射而至。

    嚴儼面臨楚冠男的突然襲擊,卻顯得很從容,他衣袖輕拂,使出了一招“萬流歸宗”。

    這一招“萬流歸宗”,是專門破暗器的絕招。

    在前八世的人生中,嚴儼練成了無數的精妙招數。這些精妙的招數,在嚴儼的血脈動恢復之后,立即成了嚴儼與生俱來的記憶。

    只不過,有很多精妙的招數,都跟內力有關。

    在地球上的時候,嚴儼的頭腦中,空有許多精妙的招數,卻無法使用,因為在那個時候,他的內力不夠深厚。

    就以目前這一招“萬流歸宗”來說,就必須以十分深厚的內力為根基。至少,要用第七重的“鯤鵬功”。

    如今,嚴儼已經練成了第七重的“鯤鵬功”,就可以施展“萬流歸宗”了。

    當嚴儼使出了“萬流歸宗”的時候,那些射向嚴儼的鋼針,似乎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驅使,紛紛歸向同一個方位,如同小溪之歸大河,大河之歸大海。

    這一幕,讓楚冠男看得目瞪口呆。

    受到了楚冠男的突然襲擊,嚴儼并沒有暴怒,他看向楚冠男:“還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來吧!”

    楚冠男冷冷地說:“你得意什么?讓你知道本王的厲害!”

    說完,楚冠男取出了她的獨門兵器。

    楚冠男的兵器,讓嚴儼感到很吃驚竟然是一塊石碑!

    在嚴儼漫長的人生中,見過了無數的稀奇古怪的兵器,卻從來沒有見過有人用石頭當兵器的!

    但是,嚴儼知道,楚冠男所使的這一塊石碑,一定不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楚冠男的這塊石碑,厚度很像地面磚,長和寬,都將近半米。

    右手執著石碑,楚冠男朝著嚴儼殺了過去。

    楚冠男距離嚴儼,不到一百米的距離。

    當楚冠男手持石碑,殺向嚴儼的時候,石碑透出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沒有。

    楚冠男一出手,石碑所挾帶的強大的勁風,已將嚴儼的衣襟激得飛了起來,獵獵作響。

    嚴儼卓然立于空中,并沒有動。

    但是,嚴儼的身體沒有動,他的右手,早就握緊了玄鐵重劍。

    佛陀云:“彈指一揮間,便是六十剎那。”

    對于嚴儼和楚冠男這樣的高手來說,一剎那并不是極短的時間。

    因為一剎那間,往往就決定了生與死。

    從楚冠男的石碑出手,到嚴儼刺出了他的玄鐵重劍,總共也就是幾剎那的時間。

    玄鐵重劍,挾帶了第七重的“鯤鵬功”,威不可擋,有一種摧枯拉朽、排山倒海的氣勢。

    由于石碑和玄鐵重劍都挾帶了強橫的內力,因此,石碑和玄鐵重劍尚未撞在一起,但是,兩股不同性質、相向而行的內力,已經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隆!

    這兩股內力的強度,遠遠超過了兩列全速行駛、迎頭相撞的列車。

    巨大的能量,充斥在了嚴儼和楚冠男之間。

    說時遲,那時快!

    石碑和玄鐵重劍,終于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隆!

    轟隆隆!

    聲音驚天動地,力道則是山崩地裂一般。

    玄鐵重劍,挾帶了第七重的“鯤鵬功”,其鋒利之處,已經超過了削鐵如泥的寶劍。

    然而,當玄鐵重劍撞擊在石碑之上的時候,石碑竟然完好無損。

    原來,這塊石碑,乃是來自天空的隕石,其堅固之處,勝過了世上的一切金鐵。

    嚴儼一擊不中,立即反守為攻。

    玄鐵重劍,劃了一個漂亮的圓弧,猶如天外飛龍,斬向楚冠男的脖子。

    楚冠男反應極快,立即調轉了手中的石碑,封住了嚴儼的玄鐵重劍。

    轟隆隆!

    兩股巨力,再次撞擊在了一起。

    聲音之大,響遏行云,震耳欲聾。

    嚴儼與楚冠男交手的這兩招,皆是以硬碰硬,中間毫無取巧的余地。

    通過這兩次交手,嚴儼的心中,算是有了底:楚冠男的內力,比他差了一段距離。但是,要是他還停留在第六重的“鯤鵬功”上,就不是楚冠男的對手了。

    嚴儼不禁暗叫僥幸。

    搶得了先手之后,嚴儼的出手,再不遲疑,一劍快似一劍。

    每一劍刺出,都是石破天驚、雷霆萬鈞之勢。不僅力道極為強大,就連招數,也是極其精妙。

    到了這個時候,楚冠男才算是真正體會到了嚴儼的厲害。

    楚冠男知道遇上了平生未有的大敵,她奮起平生之力,拿著石碑,左擋右架,奮力抵擋嚴儼的攻勢。

    也是幾分鐘的時候,兩個人已經翻翻滾滾地拆了數百招。

    盡管不分勝負,楚冠男卻是暗暗叫苦。

    因為楚冠男發現了,她的內力在急速地消耗。

    而嚴儼,盡管消耗的內力,并不亞于楚冠南,但是,嚴儼的內力,能夠得到及時補充。

    到這里,不得不說,鯤鵬功,確實是天下第一神功。

    楚冠男不禁暗暗叫苦:“看來,再不使出壓箱底的絕技,今天我就要把命喪在這里了!”

    當下楚冠男突然咬破了舌頭,把幾滴血吐在了那塊石碑上。

    剎那間,那塊原本普通的石碑,散發出了奪目的光華!

    更加詭異的是:石碑散發出來的那些光華,瞬間變成了有質無形的內力,一齊攻向嚴儼!

    對嚴儼來說,這真是變起俄頃。

    對于楚冠男來說,她是想用這種方法,來激活石碑內部的能量,從而幫助她,一舉擊中嚴儼!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石碑不僅是一件兵器,還是一件暗器!

    楚冠男有著充足的自信,能夠打嚴儼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楚冠男失算了!

    當石碑散發的內力,攻向嚴儼的時候,嚴儼立即使出了一門叫做“敲骨吸髓”的武功。

    石碑所發出的內力,其實就是把自然界的一些能量,轉化成一種攻擊的力量。

    而嚴儼所使出的這一門“敲骨吸髓”的武功,就是把自然界的力量,化為己有。

    這樣,石碑所發出的那些內力,全部被嚴儼吸引了,成為了嚴儼的內力!

    這對于嚴儼來說,等于有人強行把一些鈔票,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也可以說,楚寇男是弄巧成拙了。

    如此一來,石碑上的能量都耗盡了,就成了一塊普通的石頭,再也沒有了使用的價值。

    如此一來,楚冠男也就失去了兵器。

    一時間,楚冠男如同一個輸紅了眼的賭徒。

    楚冠男迅速取出了一件東西。

    這一件東西,和魚網差不多。

    不過,和魚網不同的是:這一件和魚網差不多的東西,叫做彩網。

    彩網之上,一共有著七種顏色,光彩奪目。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