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其他小說 > 奇跡的召喚師 > 2035 曾經有過的恩怨(求月票)
    “咻!”

    幾乎是在羅真的想法剛剛落下的瞬間,高空中,一架敞開雙翼的話寬約有兩公尺的戰斗機飛掠而過。

    赫然,便是迦樓羅。

    迦樓羅順利的追上了羅真,并再次灑下式符。

    灑下的式符紛紛在半空中便生成了式神,讓遭到特別改造的仁王及夜叉再一次的落下。

    只是,這次,仁王與夜叉身上竟是都有著青藍色的海鷗在飛舞著,并垂下鋼索,吊著一個個的仁王和夜叉。

    “那是飛鷗!”

    京子一眼便認出了那些青藍色海鷗的正體。

    正是專門用來運送物品的運輸式式神————〈wt2·飛鷗〉。

    茲岳俊輔竟是以飛鷗作為飛行手段,讓自己的式神群都得以飛行。

    而且,仁王及夜叉手中的武器也改變了,不再是棍棒及盾牌,而是弓箭、鞭子以及流星錘等可以遠距離攻擊的武器。

    下一秒鐘,仁王們及夜叉們紛紛舉起武器,準備攻擊羅真。

    不過,它們的動作卻是驟然一頓,身上居然出現了裂核現象。

    “怎么了?”

    京子愣住了。

    羅真倒是笑了起來。

    “果然,傳聞都是真的,茲岳俊輔在靈性的抵抗力上比較弱。”

    既然如此,羅真身上張開的詛咒性質的結界就對茲岳俊輔有效果。

    若是換做其余的〈十二神將〉來了的話,那絕對是不會受到詛咒的侵蝕的,只有茲岳俊輔不在此列。

    羅真也是因為考慮到這一點,方才使用了這個結界。

    “雖然你大概只是被倉橋源司當槍使了,但這次就當做一個教訓,繼續回去療養一陣子吧。”

    說著,羅真打了一個響指,那些產生了裂核現象的仁王及夜叉就紛紛都重新變回式符,飄向地面。

    既然式神的主人出了問題,想突破這些人造式的結構就不難了。

    但是,追上來的〈十二神將〉并不是只有茲岳俊輔一人。

    “在這里!”

    “快追上去!”

    “把他從那條龍的身上打下來!”

    “別怕!禪次郎已經說過了!他受到法陣結界鎮壓!現在就算能動也不像之前那么可怕了!”

    伴隨著這樣的噪音,一只只身穿防障衣的烏天狗竟是從后面的大樓間飛了出來。

    “那是...木暮先生的式神...!”

    京子再次順利的認出了對方的來歷,面色一變。

    四只烏天狗便是木暮禪次郎的式神。

    “轟隆隆...!”

    地面上,一個持刀的青年便駕駛著摩托車,以極快的速度追在北斗的身后,看著半空中飛掠著的北斗,眼神異常的銳利。

    除了木暮禪次郎以外,還能是誰呢?

    “————唵·侄灑吶擘悉啰·摩拿也摩訶啰灑曳藥·侄縛他拿呴縛皅帝摩吒啰頗咤呢·娑婆訶————”

    始一出現,木暮禪次郎就毫不猶豫的詠唱了軍神毗沙門天希求的調伏真言,將軍神的加護降到自己的身上,拔出神刀,直接從摩托車上站了起來。

    “————晻·吠室羅·摩拏也·娑婆訶————”

    木暮禪次郎就拿出了全力,將咒力全部灌注到了神刀上,看那樣子,似乎是打算直接將北斗給劈下來。

    “嘎!”

    “嘎!”

    與此同時,四只烏天狗亦是在北斗的周圍展開包圍圈,并發出極大的叫聲,干涉著咒力的流動。

    拜此所賜,北斗身上的龍氣受到了些許的影響,不再如之前那么靈活了。

    “昂!”

    北斗就像是覺得有些不舒服一樣的發出不滿的聲音。

    但烏天狗們卻是不管不顧,拼盡全力的叫著,發出能夠干涉咒力流動的噪音。

    木暮禪次郎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咒力積蓄得越來越多,讓神刀散發出來的靈氣越來越恐怖。

    “怎...怎么辦啊?羅真!”

    京子有些著急了起來。

    羅真也無奈似的聳了聳肩。

    “還能怎么辦?只能反擊了唄!”

    即便是羅真,面對〈十二神將〉豁出全力發動的攻擊,不迎擊的話,都是很勉強的事情。

    雖然有金烏在保護,但木暮禪次郎的那一刀若是劈下來,羅真自己姑且不論,北斗也不論,京子是肯定無法完好無損的。

    于是,羅真轉過身,看向了木暮禪次郎。

    剛好,木暮禪次郎的目光也投了過來,與羅真的視線對上。

    兩人就這么隔空對視,一個眼神平靜,一個眼神銳利。

    旋即,羅真手一翻,在一陣火焰的翻涌中握住了一把劍。

    太陽的圣劍————「卡文汀」。

    羅真喚出了這把圣劍了。

    “那把劍...!”

    木暮禪次郎看到羅真手中的卡文汀,瞳孔瞬間一縮。

    沒辦法,從卡文汀上波動而起的宛如太陽般灼熱的靈氣實在太驚人了,由不得木暮禪次郎不吃驚。

    “嘭!”

    羅真卻是舉起了圣劍,讓圣劍的劍身上燃燒起了火焰。

    見狀,木暮禪次郎瞬間明白了羅真的打算。

    “想和我對砍嗎...!?”

    木暮禪次郎叫出聲。

    “來吧,神通劍。”

    羅真則勾勒起了嘴角。

    兩人身上的咒力就同時高漲。

    ““喝啊!””

    下一刻,羅真與木暮禪次郎同時劈出了斬擊。

    羅真劈出的是灼熱的太陽之炎所形成的火焰斬擊。

    木暮禪次郎劈出的是經過軍神加持的咒力的斬擊。

    一紅一藍兩道斬擊如兩輪彎月,一道從天而降,一道沖天而起,重重的轟在了一塊。

    “咚————!”

    轟鳴聲,震耳欲聾的響動了起來。

    咒力的氣浪以及火焰的熱浪便同時在半空中震蕩開來。

    “砰!”“砰!”“砰!”

    四周的大樓受到了震動的影響,玻璃一塊接著一塊的碎開。

    “可惡!”

    木暮禪次郎與自己的摩托車一起被襲來的氣浪和熱浪給吞沒,速度大減,不知所蹤。

    反觀羅真,依舊穩穩的站在北斗的頭上。

    而北斗則是沖出了氣浪和熱浪的暴風,毫不回頭的繼續往前飛掠。

    高下,在此立判。

    但是...

    “————曩莫·三曼多·縛日羅赧·悍————”

    隨著一陣充滿著狂氣的咒語聲,一道炎蛇從地面上沖出,掠向了羅真的方向。

    那是不動明王小咒。

    羅真立即抱住沒有反應過來的京子,從北斗的頭上一躍而下,避開了掠來的炎蛇,跳向半空。

    其身上,華麗的漆黑外衣鼓蕩,讓羅真升空飛掠,輕飄飄的落在地面上。

    羅真這才抬起頭,看向前方。

    在那里...

    “我做夢都在等著這一刻。”

    說著這樣的話,一個青年緩緩的走來。

    銀色的短發。

    叉型的刺青。

    鍍銀的墨鏡。

    毛領的夾克。

    “〈噬鬼者〉...”

    京子干澀的聲音響起。

    來者,正是鏡伶路。

    “喲,好久不見了,臭小鬼。”

    鏡伶路露出狂放的笑容。

    羅真頓時也笑了,眼神更是不再像之前那般漫不經心。

    “好久不見,死混混。”

    羅真似笑非笑的出聲。

    這里,總算是出現了一個他想動手揍一揍的人物。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