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芳 > 210章 秋闈將至
    從西郊回來,池韞便足不出戶。</a>

    每日讀書射箭,陪大長公主。</p>

    而凌陽真人,上回攛掇康王妃和曹夫人,被梅姑姑敲打了一番,現下乖得像只鵪鶉,號稱閉關,已經月余不出現了。</p>

    自打成為池大小姐,池韞的日子就沒這么清閑過。</p>

    演武場,青玉急步而來:“師姐!”</p>

    池韞正在搭弓瞄準:“什么事?”</p>

    青玉緩了口氣,稟道:“花神簽,又有人抽中了!”</p>

    花神簽一月一抽,第一支是袁少夫人,第二支是商人劉三,第三支是學子孔蒙,俱都應驗。</p>

    現在朝芳宮香客如云,大多沖著花神簽來的。</p>

    但六月份過去,并沒有人中簽。</p>

    眼看七月份將要過完,池韞還以為又是空簽的一個月,不想事情還是來了。</p>

    她一松手,箭支呼嘯而去,正中紅心。</p>

    “既然中了,你就去解簽!</p>

    青玉一愣:“我?”</p>

    “當然是你!背仨y向倚云伸出手,接過箭支,繼續瞄準,“我早晚要離開朝芳宮,日后司芳殿就是你和涵玉的。你不解簽,誰去解簽?”</p>

    “可是我、我……”青玉結巴了,“我不會啊……”</p>

    “我如何解簽,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有何不會?”</p>

    青玉心道,這是看看就會的嗎?解第一支簽,必須會醫術,解第二支簽,必須懂行商,解第三支簽,必須知文墨。而且,還要從各種雜亂的信息里,找到有用的東西。</p>

    打理司芳殿這幾個月來,青玉察言觀色有了長足的進步,但要做到這份上,她想想都覺得不可能。</p>

    射完這支箭,池韞接過帕子,擦了擦手心的汗,對青玉道:“如何安撫香客,從他們的神態言語中,找到真正的訴求,這不難吧?過后再針對他們的心愿,尋到關鍵的人或物,便可助他們達成。這樣一想,是不是簡單多了?”</p>

    青玉稍微安定了一些,仔細想了想,說道:“可我沒有師姐的本事,便是找到關鍵點,恐怕也……”</p>

    池韞笑道:“抽中第三支簽的孔蒙,希望學業有成,難道我還能親自教他不成?說穿了,借的是別人的力。青玉,你現在不是無依無靠的小道姑,你背后有我,有大長公主,多少人想跟你搭上關系,只要你愿意,可以借力的地方很多!</p>

    聽了這番話,青玉慢慢回過味來:“師姐是說……人脈?”</p>

    池韞含笑:“去吧,試試自己的能力。你不放手去做,怎么知道自己能做到多好?”</p>

    青玉受到鼓勵,信心大漲。35xs</p>

    “那我去了,過后如何安排,請師姐給我把把關!</p>

    池韞點頭,目送她邁著堅毅的步伐離去。</p>

    絮兒遞來茶杯,好奇地問:“小姐,青玉仙姑真的能做到嗎?”</p>

    池韞喝了兩口茶水,回道:“一次不行,多做幾次就好了!</p>

    “可是,這回花神簽要是不靈,豈不是壞了名聲……”</p>

    池韞笑了起來:“花神簽的招牌已經豎起來了,一時沒應驗,他們也會自己找借口。等到后面應驗了,就覺得理所當然!</p>

    “這樣啊……”</p>

    青玉果然做成了。</p>

    中簽的婦人,兒子在鋪子里做事,求的是前程。</p>

    青玉通過劉三,給那邊介紹了一樁生意,鋪子的老板大喜,提了他當管事。</p>

    經過這件事,青玉信心大增,趁著凌陽真人閉關的時機,漸漸攬過觀務。</p>

    朝芳宮,儼然成了池大小姐的朝芳宮。</p>

    ……</p>

    進了八月,天氣終于沒那么熱了。</p>

    池韞跟俞敏約在酒樓相見。</p>

    “你的分成!彼七^錢匣,“話本剛剛上市,利錢還不多,將就買點胭脂吧!</p>

    俞敏拿著三十兩的銀票,樂不可支。</p>

    “這么多!我一個月才二兩月錢,這都頂得上一年了!”</p>

    池韞笑道:“早著呢!才賣了幾天,等下個月,你就成小富婆了!</p>

    俞敏算了算,一個月三十天,到時候少說翻個五六倍……</p>

    “原來寫話本這么掙錢!”</p>

    池韞慢悠悠道:“你別誤會,一般的話本沒這么掙錢。書商多半買斷,作者也就拿個十兩二十兩。你拿的錢多,一是給的分成本來就高,二是你寫得好,一上市就賣瘋了!</p>

    俞敏開心極了:“我的話本果真好看?”</p>

    池韞點點頭:“寫話本的,多半是落魄文人,對王侯世家一知半解?赡悴灰粯,是貨真價實的高門千金,日常起居,各家秘辛,信手拈來。平民百姓哪有對豪門不感興趣的,當然看入迷了!</p>

    俞慕之那本書,讓劉三大賺了一筆。</p>

    現下俞敏又寫出了一個分類,他磨刀霍霍,要大干一場。</p>

    聽說找了不少寫手,準備照著俞家兄妹的模版,出系列書,帶起一股風潮。</p>

    這些人可就沒俞家兄妹這么好的條件了,多半是買斷的,到時候進兜的銀子少不了。</p>

    說到俞慕之,池韞想起來:“你二哥呢?是不是該考試了?”</p>

    “對,初九下場!庇崦粜那橛淇,一邊吃著冰果子,一邊跟池韞說二哥的糗事,“昨天二哥偷溜出去玩,讓大伯發現了,追著打了一頓,F在憋在家里,不考完不許出門!</p>

    “錯過要等三年,也難怪俞大伯著急!背仨y問她,“他自己有把握嗎?”</p>

    俞敏道:“二哥的意思,中舉應該沒問題,不過會試就難說了!</p>

    畢竟會試集中了全國的英才,學問再好,都有落第的可能。</p>

    池韞點點頭:“我建議他,到時候多看看呂大人的文集!</p>

    “為什么?”</p>

    “陛下可能點呂大人為考官!</p>

    俞敏半信半疑:“你怎么知道?春闈的事,現在還沒決定吧?難不成花神還會告訴你這個?”</p>

    池韞裝神秘:“是!我們朝芳宮的簽可靈了!</p>

    “你個神棍!”俞敏嘟囔了一句,跟她分享新的八卦,“哎,我最近聽說……”</p>

    其實,挺好猜的。</p>

    皇帝與康王府漸漸離心,迫不及待組建自己的勢力,而科舉,就是最好的收攏人才的途徑。</p>

    呂康出身無涯海閣,在皇帝看來,算是同門。</p>

    他那么信任樓晏,當然也會信任呂康。</p>

    任命他為考官,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p>

    </p>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