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芳 > 218章 假正經
    池韞出了司芳殿。

    抬頭就看到,一名緋衣官員,站在偏殿前與一名禁軍將領說話。

    天子蒞臨,今日的朝芳宮,到處都是軍士官員。

    遇到他,一點也不稀奇。

    池韞有些日子沒見樓晏了。

    他入職通政司,比之前繁忙得多。何況,到底身份未明,總是偷偷摸摸見面,叫人發現,落人口實。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樓晏穿新官服的樣子。

    紅色明亮,襯著他挺拔的身材,白皙的臉皮,別有一番風流意態。

    從她這里看過去,他側臉肅穆,目光端凝,威儀自生。

    池韞不禁在心里感嘆,這就是高官的樣子!

    然而她卻想起,那天在書閣,他散著衣襟、面皮泛紅的模樣,日常平靜無波的眼神,迷醉一般,仿佛星子都碎在里面。

    ……罪過罪過。

    池韞不禁向殿里合了合掌,究竟是在這里想這些冒犯了花神娘娘,還是自覺玷污了神君一般高冷的樓大人,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再仔細一想,自家也是個神仙人物,談不上誰玷污誰,對吧?

    池大小姐完成自洽,就大大方方地看著。

    過了會兒,樓晏那邊說完了,那將領抱了抱拳,大步離去,他就往這邊看過來。

    池韞對他燦爛一笑。

    樓大人也大大方方舉步而來。

    “圣駕出行,忙壞了吧?”池韞笑著問他。

    皇帝一句話,旁人要做的事可就多了。禁軍、巡檢司、府衙,早兩日輪番過來,就怕給人鉆了空子。

    不過,樓晏現下在通政司,這些事并不歸他管轄,今天會伴駕隨行,說明他很受信重。

    看來樓大人已經在奸臣這條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還好,照舊例便是!

    池韞瞅了他兩眼,問:“樓大人可要坐下來歇歇腳,喝口茶?”

    樓晏自然是想的,大概是今天穿得太正式了,偏要端出正經的樣子,想了想,才點點頭:“有勞!

    池韞心里憋著笑,往里伸了伸手:“大人請!

    于是兩人一前一后,進了后殿。

    青玉涵玉已經很自覺了,上了茶水和糕點,就退到了門邊。

    還好今天圣駕在此,并無香客,他們倆這樣獨處,也不怕被人看見。

    池韞親自動手,重新煮了一壺茶,推到他面前。

    樓晏靜靜看著她,這行云流水一般的動作,無論哪時看都賞心悅目。

    聽說那位玉妃,打從進了宮,最為人稱道的便是兩樣。

    一是書法,二是烹茶。

    他不記得她字寫得如何,但有一次,進宮面圣的時候,見她給陛下煮過茶。

    那動作與習慣,和記憶一模一樣,然而總帶著謹小慎微的意味,和她的隨心隨性全然不同。

    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看得下去的。

    想到玉妃,樓晏擱下茶杯,問道:“剛才是怎么回事?”

    池韞不解地看著他:“什么怎么回事?”

    樓晏說:“玉妃才從這里出去,先前還聽到喧嘩之聲,禁軍過來,內侍又說無事!

    “哦!背仨y神色自若,“就和現在一樣,我給她煮了壺茶!

    樓晏的臉色頓時變了。

    他看了眼外頭,壓低聲音:“你瘋了嗎?她早就不是當初的錦瑟了!”

    池韞淡淡笑道:“我就是想親眼看看,她還是不是當初的錦瑟!

    樓晏按住脾氣:“現在知道了?”

    池韞緩緩點頭。

    她默默飲了杯茶,帶著幾分惆悵道:“我與她相伴多年,竟不知她是這樣的人!

    樓晏說:“當初她半仆半主,只能依附于你,不敢生出更多的心思。如今玉重華已死,她成了陛下的寵妃,所思所想當然與昔日不同。人在不同的境況里,就會有不同的表現。便如我,昔日同窗見了,連招呼都不愿打!

    池韞心中一疼,抬頭望著他。

    “你和她不同!彼p聲道,“你從未變過!

    “……”樓晏控制不住嘴角一彎,又心生后悔,想扇自己。

    明明是在告誡她,怎么她說了句話,就莫名開心起來了?

    真是沒出息!

    可心情已經變了,他只能順勢問下去:“沒發生什么事吧?”

    “就嚇了嚇她而已!背仨y輕描淡寫地說,“好叫她知道,死人不是隨便欺負的!

    樓晏默了默。

    她向來是這個性子,既大方,又斤斤計較。

    倘若錦瑟另有苦衷,看在多年情分上,一個名字,給就給了。

    可她只是自己貪心,又帶累了玉家名聲,怎么也要收點利息了。

    “你放心,她不敢在陛下面前露餡的,只會時時懷疑,擔驚受怕!

    樓晏低聲道:“你也不怕她殺人滅口!”

    池韞卻輕蔑一笑:“她倒是想殺,可殺得了嗎?她能動用的人手,怕是線在陛下手里攥著。何況,義母派來的暗衛,也不是吃素的!

    說完,她又看著樓晏,輕輕柔柔一笑,聲音也低緩下來:“還有你,我不信她能避開你的安排!

    當她這樣說話的時候,聲線就有了幾分婉轉纏綿的意味。

    樓晏臉上一熱,不自覺點了頭:“我是安排了人……”

    話說半句,他意識到自己被繞進去,暗惱。

    對上她,腦子都不靈光了。

    只能悶悶喝茶。

    池韞瞧他這樣,低頭一笑,茶桌下的手就不安分了。

    樓晏反應可快,才輕輕觸了下,立時被反手抓住,握在掌心里輕輕揉搓。

    池韞抬頭覷了他一眼,卻見樓大人面容還是那般冷肅,襯著那身官服,莊重得不得了。

    不禁在心里暗罵一句,假正經。

    大約太久沒有親近了,僅僅只是抓著手,兩人便有些心猿意馬。

    樓晏算著時間,離年底還有三四個月,有些心焦。

    怎么日子過得這么慢呢?

    池韞則想,時間不對,地點不對,還是不要逾矩的好,不然憑添風波。

    此時無聲勝有聲,兩人都沒說話,靜靜享受這時光。

    可惜,好時光很快被人打斷了。

    外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高燦洪亮的大嗓門響起:“我家大人可在此處?”

    待青玉將他讓進來,樓晏與池韞已經分開,站了起來。

    “大人!”高燦神情焦急,進來就喊,“大事不好,賢妃娘娘出事了!”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