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芳 > 244章 公開行刑
    少年們在內侍的帶領下,出了宮門。

    等候在那頭的學子,看到他們出來,紛紛站了起來。

    戴嘉大聲道:“陛下公正嚴明,已經治了蕭達的罪!

    聞聽此言,學子們爆出歡呼聲。

    戴嘉轉身面對宮門,拜謝:“謝陛下圣恩!

    學子們跟著下拜:“謝陛下圣恩!

    這一幕,看得人心潮澎湃。

    有官吏感慨道:“真是好久沒看到,這么讓人激動的情形了,當初先帝在時……”

    后面半句話沒說,但聽到的人,豈能不明白?

    先帝在時,極受百姓愛戴,F在這位陛下,可就差遠了……

    “提這個干什么?這事了結,咱們總算不會被連累了!

    眾官員心有戚戚,紛紛盤算,回家怎么打孩子。

    鬧事鬧到皇宮來,真特么熊!

    熊孩子們毫無自覺,以為做了一件大事,正在得意洋洋地吹噓。

    戴嘉等人又跟他們分享:“陛下罰了蕭達杖刑,明日在此行刑,可別忘了來看!

    少年們哈哈大笑:“來!一定來看看蕭達被打的樣子!”

    一片歡慶中,只有柳絲絲苦著臉。

    她后悔極了。怎么就聽了池小姐的話,跑來作證?

    現在蕭家根本沒有倒,只是降職,真要報復她……

    “柳姑娘,多謝你的義舉!”

    突然聽得聲音,她愣了一下,抬頭一看,卻是池璋向她深深揖禮。

    被他提醒,重獲自由的少年們,也跟著施禮:“多謝柳姑娘仗義相助!

    他們又跟同窗介紹:“就是這位柳姑娘,當時在蕭廉的船上,聽說我們受了冤枉,不顧安危,特意跑來為我們作證。要不是她,我們可沒這么容易出來!

    “柳姑娘,多謝你了!

    “謝謝!

    學子們一個個過來,鄭重施禮,弄得柳絲絲不知所措。

    就連呂康,也笑著拱了拱手:“自古俠女出風塵,果然如此!柳姑娘好膽色,呂某佩服!

    柳絲絲哪敢受他的禮,急忙避了避:“大人過譽了!

    “這可不是過譽。路見不平,不是誰都能出手相助的,更不用說像姑娘這樣的處境,更彰顯仁義!

    戴大人聽說了,也拱了拱手:“多謝柳姑娘相助!

    別的家長,也過來道謝。

    今天這件事,如果不能證實少年們無辜,那么參與靜坐的學子,都落不了好。

    謝她一句,太應該了。

    柳絲絲從來沒像現在這么驚惶過。

    從正陽門出來,到馬車邊上,這么一小段路,一直有人向她施禮。

    這些人,要么是學子,要么是官員,他們以前見她的時候,不是高傲得一眼都不瞥,就是輕慢地調笑。

    他們是帝國的上層,掌握著權勢與財富。

    而她是最低賤的伎子,明面上錦衣玉食,眾星捧月,實際上身似浮萍,任人欺凌。

    可現在,她得到了他們的尊重。

    上了馬車,她整個人還是飄的。

    直到池韞的聲音響起:“柳姑娘,這感覺不錯吧?”

    柳絲絲總算冷靜下來,默默坐到她對面。

    池韞吩咐車夫啟程,問道:“蕭達的官職沒丟?”

    柳絲絲點了點頭。

    看她意料之中的樣子,柳絲絲忍不住道:“池小姐,你早就知道不可能把他拉下來?”

    “這不是很正常嗎?”池韞道,“禁軍統領,何等要職,豈是這么一件小事,就能拉下來的!

    “那你還叫我去……”

    “我可沒說,能夠一氣斗倒蕭家!背仨y笑吟吟,“不過,你不必擔心自己的安危。經此一事,你名聲大噪,你說,蕭家還會不會動你?”

    當然不會。

    要是出了事,大家第一個就會懷疑蕭家。

    她的分量,可不值得蕭家犧牲。

    池韞收了笑,給她斟了杯茶,鄭重奉上:“多謝柳姑娘義舉,救我兄長于水火!

    柳絲絲在心里嘆了口氣,接了過來。

    罷了罷了,結果也不壞。

    馬車抵達長樂池,柳絲絲下車之前,池韞囑咐:“對了,柳姑娘。最近要是有人來給你贖身,最好不要答應!

    柳絲絲愣了下:“為何?”

    “你若贖了身,便依附于人了,到時候有人想討好蕭家,將你獻過去,結果會是如何?”

    柳絲絲打了個寒顫。

    “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難處,你可以去折桂樓,跟掌柜的說一聲!

    池韞微微一笑,最后向她施了個禮:“再會!

    馬車啟動,很快消失在街角。

    柳絲絲怔怔地看了一會兒,扭頭望向長樂池邊最高的一棟樓。

    折桂樓的掌柜,出了名的人面廣,背景深。能靠上他,日后在長樂池,她就是第一號的花魁娘子了。

    這個池小姐,可真能耐……

    第二日,學子們呼朋喚友,浩浩蕩蕩去正陽門看行刑。

    見了面互相問一句。

    “嚴六,你怎么走路一拐一拐的?被打了?”

    “還說我,你手都不敢伸出來,是不是也抽了一頓?”

    “呵呵……”

    少年們尷尬地互視,然后齊齊大笑出聲。

    結伴干了一件大事,又一起挨了罰,原就要好的比往日更加親近,有過節的此時也冰釋前嫌。

    官吏們也過來觀看,嘖嘖稱奇。

    禁軍統領打屁股,真是難得一見呢!

    看蕭達以后還敢在他們面前囂張不!

    時候到了,城門開啟。

    蕭達僅著中衣,被押了出來。

    人群里發出一陣陣歡呼聲。

    “來了來了!快看!”

    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蕭達頭皮發麻,問道:“怎么這么多人?”

    胡恩回答:“奴婢不知!

    蕭達猶豫了一下,又問:“胡公公,能不能驅走他們?”

    胡恩客氣地道:“蕭將軍,過了正陽門,百姓來去自如,奴婢沒有資格驅走他們!

    “那換個地方行刑呢?”

    胡恩還是搖頭:“陛下圣旨,寫明了行刑地點,奴婢不敢更改!

    刑凳已經安好了,蕭達絕望地被按在上面。

    “蕭將軍,陛下為了您的顏面,特意點明,不用去衣,您忍忍就好!

    蕭達咬咬牙。

    行,不就是五十杖嗎?他挨得起!

    蕭達埋著頭,準備當縮頭烏龜,熬過去算了。

    豈料他才挨了一下,那邊便響起喊聲:“一!”

    板子又落了下來,喊聲隨之而起:“二!”

    蕭達差點背過氣去。

    還帶數數的!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