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芳 > 249章 又出宮了
    柳絲絲如今名聲大噪,客人早就滿了。

    康王世子不想暴露身份,長隨也是有力無處使,只得回來稟道。

    “一個伎子,想見居然還見不著?”康王世子覺得這事真荒唐。

    長隨問:“要不,小的通報一下身份?”

    康王世子興致索然:“她也值當!回吧!”

    原就是一時興起,他再想起這事,已是幾天后。

    ……

    池韞從蘭澤山房回來,便接到了字條。

    她立時改裝易容,避人耳目,悄悄出了朝芳宮。

    經由一家茶館的后院,她上了一輛馬車。

    樓晏放下卷宗,對她微微一笑。

    “叫我來什么事?還得穿成這個樣子!背仨y小聲抱怨。

    樓晏慢慢掃過她的模樣。

    男裝扮多了,越發像了。

    “喝花酒,當然要穿成這個樣子!

    “哈?”他說什么呢?

    馬車啟動,一路疾馳。

    兩人在折桂樓前下了車,一進去便被被迎入一間雅居。

    樓晏推開窗,只聽外頭傳來叮叮咚咚的樂聲。

    池韞凝神聽了一會兒,對他做了個口型:“柳絲絲?”

    樓晏點頭,俯在她耳邊小聲說:“那位出宮了!

    池韞“啊”了一聲,也湊過去:“你懷疑他會來這里?”

    樓晏笑道:“我不知道他除了這里,還能去哪!

    皇帝從來沒有微服私訪的愛好,上次出宮,他直奔長樂池,也沒去過別處。

    樓晏又說:“他這幾天,一直宿在承元宮!

    池韞一怔。這意思是,他好幾天沒見玉妃了?

    “那……”

    “靈秀宮給他送宵夜,也沒見到人!

    這事在宮里已經傳遍了,上至皇后,下至低位美人,都覺得玉妃失寵了。

    打從玉妃進宮,從來沒被冷落過這么長時間。

    當然,皇帝也沒去別的地方,這讓她們不敢輕舉妄動。

    池韞神情變幻,不知該作何想。

    “他這是移情了嗎?”

    宜安王那個人,頗有幾分癡性。當初戀慕玉重華,就一直惦記著。他把玉妃當成玉重華,也就三年如一日地寵著。不知道這回突然冷落玉妃,是不是因著柳絲絲的緣故。

    如果是的話,那么這位柳姑娘,大概要發達了。

    過了會兒,門外傳來三聲響。

    “進來!

    一個伙計打扮的人推開門,輕聲道:“來了!

    樓晏點點頭,伸手在墻上一按,掛的那幅畫慢慢挪開,露出后面的柜子。

    這個柜子,比當日畫舫上那個大多了,跟個小房間似的,里頭甚至還擺了凳子。

    他伸手牽了池韞進去,也不知道在哪里撥弄了兩下,一塊木板被推開,露出一條細縫來。

    柳絲絲正在彈撥琵琶,聽得小廝稟報,起身理妝。

    不多時,皇帝進屋,她迎上前:“姚公子!

    皇帝托了她一把,笑道:“今日事忙,好不容易脫開身,忽然想起你的曲子來,沒打擾你吧?”

    柳絲絲含笑:“怎敢說打擾?公子駕臨,是絲絲的榮幸!

    兩人坐下來,柳絲絲命人置辦酒席,皇帝卻道:“不必了,喝茶就好!

    柳絲絲自然不會違逆,便給他煮茶。

    柜子里兩個人,從頭看到尾,樓晏不禁挑了挑眉,扭頭看了看池韞。

    他俯到她耳邊,輕聲說:“不是你教的吧?”

    池韞也很驚訝,沒想到會在柳絲絲身上,看到“自己”。

    她說:“不是,應該是她自己瞧見了,誤打誤撞!

    樓晏終于明白過來了:“還以為他醒悟了,原來是看到了另一個影子!

    池韞默了默,說道:“說醒悟了也沒錯,這動作雖然有幾分相似,但柳絲絲只是柳絲絲!

    宮里那位玉妃,完全就是個影子。

    她的形貌、舉止、言談,都是模仿。

    可她到底不是玉重華,仿得再像,也只是個影子,空蕩蕩而沒有靈魂。

    柳絲絲不一樣,她沒有刻意去仿,只是覺得那位池小姐的動作很好看,順手學了學。盡管帶了她的痕跡,但仍然是柳絲絲,一個鮮活的人。

    皇帝這是進化了!

    不甘愿只看一個影子,而想擁有一個活人。

    這樣才對。

    一個虛妄的影子,哪里比得上顰笑動人的美人呢?

    池韞忽然感到一緊,卻是樓晏攬住了她。

    她想到上次在畫舫……不禁掙了掙,低聲:“你別亂來!

    樓晏聲音含笑,俯在她耳邊說:“你想多了,只是這樣方便說話!

    是、是嗎?

    池韞有點心不在焉。

    隨后感覺到,他輕輕咬了咬她的耳朵,帶著幾分醋意說:“以后別在人前露出行跡,他和先前不一樣了!

    皇帝之前迷戀玉妃,對別的女子并不多看?伤F在從柳絲絲身上看到了玉重華的痕跡,就開始冷落玉妃,可見已經不把玉妃當成玉重華了。

    那樣的話,他再看到另一個人像玉重華,會不會也心動呢?

    料不準,他不敢冒險。

    池韞感到熱氣撲面,好一會兒才穩下來,低笑道:“你放心!

    上次給玉妃看,那是故意嚇她的。

    她早就做了準備,連字跡都換過了,動作步調當然也可以改。

    在池大小姐的身體里醒來,她就下定決心,成為另一個人。

    不知道樓晏是不是被安撫住了,池韞只覺得耳朵一熱……

    她匆忙推開他,瞪了一眼。

    哪里學來的混賬手段!

    可惜太黑了,根本看不見彼此,這一眼毫無威力。

    樓晏低低一笑,重新拉了她的手,看那邊的情形。

    皇帝目不轉睛地看著柳絲絲,問道:“你打算一直這樣嗎?”

    柳絲絲笑問:“姚公子,您這是……”

    皇帝道:“你就沒想過,日后要怎么辦?”

    柳絲絲一怔。

    這話不是沒人問過她,通常問的意思就是,要不要替她贖身。

    想起那位池小姐的話,柳絲絲搖了搖頭:“公子好意,絲絲心領了。然而絲絲這樣的身份,恐怕會給公子帶來麻煩……”

    皇帝直接問道:“你愿不愿意跟著我?”

    柳絲絲大吃一驚。

    樓晏和池韞也大吃一驚。

    他這是什么意思?要把柳絲絲接回宮里去嗎?

    她是個伎子!

    皇帝被迷暈頭了嗎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