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芳 > 442章 傻子
    康王世子哪有進宮上藥的心情?

    事情到了這份上,眼見風向轉不回來,他只能狠狠抹了把臉,做出悔恨的樣子,說道:“胡公公,這事是本世子考慮不周,委實沒有想到這方面,竟叫陛下如此為難!

    胡恩很上道,立刻扶住他,溫言勸說:“世子的誠心,陛下是知道的。也是太著急了,才會如此。您不必放在心上,趕緊上了藥,好生回去歇著吧!”

    康王世子還能說什么?只能賭咒發誓,以示自己的悔恨,直到群眾的聲浪平息,才婉拒了胡恩,上了康王府的馬車走了。

    看著康王世子離開,學子們歡呼起來。

    百姓們本就是來湊熱鬧的,哪會嫌事兒大?一路跟著起哄,直鬧得康王府的人灰頭土臉。

    一場風波就此平息,官員們卻神情復雜。

    “常相?”

    常庸回過神,聲音平淡:“回吧!

    事情發生得突然,解決得也迅速,好像跟他們全無干系。

    對,就是這個全無干系,太莫名其妙了。

    康王世子這么做,分明沖著他們來的,意圖把這件案子糊弄過去,推給他們一個無能的罪名,好不了了之。結果呢?突然冒出來一群學子,三言兩語把他擠兌得灰溜溜走人。

    哪有這樣的巧合?根本就是有人背后指使吧?

    常庸不禁想起去年,正陽門曾經發生過相似的一幕,當時千夫所指的是蕭達,因為他意圖誣陷幾名學子打傷他兒子。

    對了,被他誣陷的人是誰來著?

    常相爺翻找著記憶,想起來了。

    其中一個學子姓池,已故池老相爺家的孫輩。

    而池家前不久出過一樁喜事,是池大小姐出嫁,嫁的人是——

    樓晏。

    這就是他今天去靈山縣的原因?

    這筆賬,肯定會被康王府算在自家身上吧?

    這個奸滑的小子!

    ……

    馬車出了正陽大街,在角落停了一會兒。

    過不多時,有人挑開簾子上來,喜氣洋洋地喚:“大妹!”

    池韞含笑回應:“二哥!庇謱λ砗蟮捻n齊點頭,“三表哥!

    韓齊也是一臉笑,既覺得痛快,又隱隱帶著不安。

    他問:“表妹,我們這樣真的沒事嗎?不會惹麻煩吧?”

    池韞還沒說話,池璋已經滿不在乎地答了:“韓表哥你就放心吧!其一,我們站在道理上。其二,這些話其實是代朝上諸公說的,他們不好站出來,而我們沒有顧忌。其三,康王府也要臉面。所以說,他們只會把這筆賬算到那些人頭上,而不會向我們報復!

    聽他這么說,池韞不禁露出笑容。

    “二哥跟隨江先生讀書,果然今非昔比!

    她什么都沒說,他就完全領會了。

    池璋笑嘻嘻:“還是當然,還要多謝表妹幫我找的好先生!

    韓齊滿臉羨慕,不禁問:“池二表弟,你說我給江先生投文章,會有機會嗎?”

    池璋道:“韓表哥有這個心思,我幫你轉交!”

    韓齊喜笑顏開:“好!我最近寫了幾篇文章,你先幫我看看合不合先生的意?”

    說著,韓齊從袖子里取出幾沓紙,有點不好意思:“我琢磨很久了……”

    池韞順便看了兩眼,指出幾個地方:“江先生性子曠達,表哥盡可暢所欲言,照本宣科,或者過于沉舊的觀點,引不起他的興趣!

    “對對,”池璋連連點頭,“別人都以為,先生教應試,定然喜歡保守一些的風格,其實不是這樣的。先生說過,思想有多遠,才能決定人能走多遠。我們這樣的少年郎,就應該朝氣蓬勃,想別人所不敢想。而他所教的,就是讓我們學會正確地表達,分清楚妄想與現實,不至于被世俗埋沒!

    這番言論,韓齊從未聽過,頓時眼前一亮,心想,難怪池璋要感謝先生,如果沒人點醒,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體會。

    表兄妹三人談了一路的文章,先送了韓齊回家,又將池璋送到巷口。

    池璋跳下車,沖她喊:“大妹,再有這樣的事,你叫我!”

    池韞笑瞇瞇:“好,多謝二哥拔刀相助!

    池璋哈哈一笑,帶著仗義行俠后的豪邁感,昂首挺胸回家去了。

    ……

    康王世子一路疾行,不管身后隨從的急切的呼聲:“世子爺,世子爺,您的傷還沒上藥……”

    眼見康王世子進了后院,隨從只能無奈停下,囑咐仆婦:“快跟稟告世子妃,世子的傷需要上藥!

    仆婦忙忙追著康王世子去了,然而還是沒趕上。

    她們到的時候,世子已經進了屋,并且喝出了其他人:“都滾出去!”

    世子妃正在打理王府細務,驚訝地抬起頭,卻看到康王世子臉上陰云密布,身上的衣裳隨便披著,甚至沾了點點血跡。

    這是從宮門回來了?這么快?

    她擱下手中筆,對誠惶誠恐的管事娘子點點頭:“先出去吧!

    仆婦退了個干凈,屋里只有他們夫妻倆。

    世子妃起身翻出藥箱,說道:“還沒上藥?來,先處理傷口!

    然而康王世子一把推開了她。

    世子妃沒站穩,不但撞翻了藥箱,還差點跌倒。

    她扶住桌子,皺眉道:“你發什么瘋?有話不會好好說?”

    康王世子陰著臉道:“好好說?就是因為聽了你這個婆娘的話,本世子今天才會丟這么大的臉!”

    世子妃早猜到出了意外,此時語氣淡然:“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你不說我怎么知道?”

    康王世子冷笑著看她:“你讓我跪到宮門請罪,怎么就沒想到這么干有一個漏洞?本世子竟被一群小毛孩子問得無地自容!”

    世子妃心中一緊,問道:“什么漏洞?”

    康王世子便把學子們質問的話說了一遍:“你果然想害我吧?今日本世子白挨了打,還成了笑話!”

    話音剛落,“嘩”的一聲,他就被潑了一臉的墨。

    康王世子難以置信:“你這個潑婦,本世子還沒怎樣,你倒動上手了?”

    世子妃臉色比他還陰,冷冷道:“你是傻子嗎?人家拿話堵你,你就不會回敬了?說你逼迫陛下,那你就以死證清白。!”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