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都市小說 > 農門丑婦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第五百九十八章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陸嵐下了馬車,一路黑著臉跟在那對主仆身后,直到他看到那個龐然大物。

    “沈鳳丫!”眼前這個一切,已經讓陸嵐驚呼出她的名字。

    “陸三爺,這就是我最大的生錢之道。”連鳳丫說道,指著面前那龐然大物:“你不是要我商業之上,三分天下嗎?”

    陸嵐已經驚得發不出聲來。

    他此刻終于明白,這女人為什么要費勁功夫甩開那些跟著他們的尾巴……的確,眼前這個東西,實在不適合讓外人知道。

    “你是想要做水運生意?”

    桃花眼直勾勾落在女子平靜的面龐上,卻被女子那素淡的面龐上,忽如其來浮現的笑意怔住了。

    “水運生意?”女子聲音清雅,卻似乎旋著一絲漫不經心,好像這水運生意,在她的眼中,依然瞧不上眼。

    “也對,”連鳳丫點頭:“你說水運生意,算是吧。”她轉身,看向身后已經驚住了的陸三郎:

    “三爺啊,你我有約,我履約而至。”

    陸三郎卻沉默了,大費周折的造船,真的只是為了區區的水運生意?

    陸嵐不是外界所看到的那個模樣,紈绔?混賬?

    也許是。

    但他同樣精明敏銳。

    “水運運河……”

    聰明人,點到為止,他提及一個重要的信息。

    連鳳丫打了一個響指:

    “三爺果然猜到了。”

    陸三郎卻反常地沒有一絲欣喜,“你可知,運河建成,試運行期間或許,天家對于行商走船,規則比較放松。

    但一旦一切上了軌道之后,行商走船,一定是會被管制的。”

    “這不必擔心,早些時候,陛下許我水運行船的許可令。”

    陸三郎一聽,整個人一震,他不敢置信地扭過頭,一雙黑漆如星夜的眼,死死地攫住了那女子的臉上:“你……”

    眼前這個女人,竟然早就已經安排好一切。

    造船,不是一夕之間,一蹴而就的事情。

    如今眼前這個比尋常漁船貨船,不知規格大了多少的船體,就是她籌謀已久的證據,

    行船令……更是早就已經取得。

    她竟然在還沒有抵達京都城之前,就已經開始布局了!

    如此的心計,如此的運籌帷幄……當真,只是一個尋常農家女子可以做到的?!

    “可縣主可知道,運河建成,少說也要八年五年的?”

    “要是從杭州往京都發船呢?

    把杭貨賣到京都,把京都里的稀罕物,一路南賣?”

    陸三郎聽此話,心中只需稍稍計算,已經被那一筆巨額的財富驚到了……只要船造好了,這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沿著河道一路行船,船行到哪里,貨就賣到哪里。

    貨賣到哪里,銀子就掙到哪里……嘶~!

    就是陸三郎這樣出生富貴之家的富貴公子,也被這一筆巨大的利潤,心跳加速。

    錢財動人心,但這女子算無遺漏,提前布局的本事,真的讓人心驚膽戰。

    而要做到這一切,那么,更讓人心驚膽戰的是……她對于當前政治形勢的判斷,極為精準,可謂眼光毒辣!

    “沈鳳丫,這條船太大了。”陸嵐望著那巨大的木體大船,意有所指:“我陸三郎不敢上啊。”

    連鳳丫眼中利光一閃,勾唇道:

    “到了這一刻,恐怕就容不得三爺猶豫反悔了。”

    陸嵐狠狠吸一口氣,又狠狠吐出那口胸腔中的濁氣……他并非天真之人,很清楚,這女人說的是事實。

    “看來,這條船,我陸三郎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了。”

    “三爺是個看得清楚形勢的。”

    女子聲音淡淡。

    陸嵐卻聽得一陣心驚肉跳。

    與此同時

    從淮安城中,那間客棧里前后門出的兩輛馬車,都被人截住。

    蒙面的黑衣,一把拉開車簾子,“空的!”

    “上當了!”

    另一幫人馬,差不多時間追上另一輛馬車,“又想要使調虎離山,暗度陳倉的舊戲?

    這種兒戲的把戲,耍一次就夠了,還想騙第二次不成?”

    為首的黑衣蒙面,冷笑著大步上前,對著馬車,露出猙獰的笑意,兇狠地扯開那簾子,入目……

    他眼皮一跳,下一刻氣得跳腳:

    “娘的,這暗度陳倉的老舊戲法兒,反著唱?”

    說罷,厚嘴唇子一扯:“反著唱也沒用,阿南在追另一輛。”

    “走,兄弟們,去與阿南會和。”

    這邊往相約的地方去,那邊也氣沖沖地趕了過來。

    “人呢?”

    “人?人不是在你那邊?”

    “我這邊是空的……難道你那邊也是空的?”

    兩邊人馬一對望,立即齊齊變臉,阿南罵了一句:“他姥姥的!走,去那間客棧!”

    趁著夜色,一行夜行衣,夜色中疾馳。

    趁著夜色,連鳳丫坐上漁船,深夜走水路出淮安城。

    陸嵐都沒有想到,她會一刻都不停留,白天到,夜里就離開。

    他沒有想到,恐怕跟著他們的人,也沒有想到。

    “那兩輛馬車?”

    “有沈家族徽的那輛先走,走前門,

    沒有沈家族徽的那輛后走,走后門。”

    “兩輛都是空的。”陸嵐明白她唱的暗度陳倉。

    “所以我們此刻才能安然出城。”連鳳丫哈了一口氣,夜里寒氣入骨,頗為寒涼,唇邊哈出的氣,隱隱發白:

    “用一輛馬車,你不會以為能夠蒙蔽他人的眼吧?”

    陸嵐垂首……的確,先已經有了一次教訓,對方不會再上當受騙。

    但誰能夠想到,放出兩輛馬車,哪一輛都是空的,而彼時,他們已經出了城。

    “怎么恰好有那地道?”

    連鳳丫不打算隱瞞,既然陸三郎上了她的那條船,這點信任,還是必須的:

    “你忘了,我約你三天后赴約。所以江去已經提前三天快馬加鞭趕到淮安報信。

    他比我們快三天,夠不夠時間挖一條地道?”

    夠!

    太夠了!

    陸三郎心里點頭。

    同時越發覺得面前女子心思縝密的有些可怕。

    “你說過的那位一先生,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咱們逃脫他眼線的辦法,竟然是地道。”要是那位一先生知道了的話,怕是會鼻子氣歪。

    “聰明的人,都自視甚高。輕易看不上別人,要是誰能讓他們瞧上眼,估摸他們還會覺得,那是那人的幸事。”

    這一刻,陸嵐再次發覺這女人對于人心的洞察人性的特點,全然了然于心。

    “鳳淮縣主,如果你是男兒身,朝堂之上必有你一席之地。”

    陸嵐慎重道。

    “我只是想活,好好的活。”

    “沈鳳丫,你真是個可怕的女人。”陸嵐桃花眼中不見一絲玩笑,盯著對面女子,滿眼都是認真肅然。

    身前女子凍得蒼白的唇,翹起,彎眼一笑,月牙灣,“小和尚下山去化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了千萬要躲開……”

    女子清澈的嗓音唱起小曲兒來,比平日多了幾分嬌俏可愛。

    陸嵐有些呆了去,“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沈鳳丫別唱了,難聽死了。”

    寒涼的夜里,漆黑的水道上,一片墨色中,漁船篝火一叢,伴著悠揚清透的哼唱聲,陸三郎裹著蓑衣,悠悠睡去。
海南飞鱼开奖